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七章:给老子滚出来

第四十七章:给老子滚出来

  蓝小姐一听就愣住了,可能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有动作了,被薛冰趁机拉了过去,我和马平川则顺利的将疯老头抬了出来。

  一下楼梯,疯老头就怒道:“装!继续装!你奶奶的,你知道害得老子少赚了多少吗?蓝小姐每天进账起码好几万,我都穷成这样了,敲一点怎么了?赶紧放老子下来,不然等会就拿你们两个喂虫。”

  他不愿意让我们俩架着,我们俩还不愿意抬呢!互相看了一眼,一齐松手,也不管他了,自行走下楼去。

  我们算好了疯老头肯定会跟上来,本来我们和柳异轩之间,就注定会有一场生死之争,没有蓝小姐的两百万,我们也会出手。

  果然,疯老头骂骂咧咧的跟了下来,马平川去将那辆老式吉普又开了出来,三人一坐稳,就咆哮着奔了出去。

  疯老头双目紧闭,似在思索问题,我和马平川说了两句话,马平川这人足够无聊,一句没理我,我也只好闭上了嘴巴。

  城里路好,我刚想闭目休息一会,疯老头又忽然说话了:“你们知道不知道?那个柳异轩,其实也是个可怜人,之前的遭遇很是悲惨。”

  这话一说我就来兴趣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能比听听柳异轩怎么个惨法更好的呢?

  疯老头也没等我们问,就继续说道:“柳异轩是南洋华侨,小时候家境很好,长的十分乖巧,加上其天资聪慧,甚得家中长辈喜爱。”

  “但在其十岁时,家中发生了重大变故,因得罪了一名虫师,惨遭报复,亲人一夜之间死光死绝,仅剩他一个孤苦无依。为了报仇,他隐姓埋名,投入那名虫师门下,学习虫术,企图有一天能手刃仇人。”

  “却不料那虫师不但是个歹毒之人,还有一个怪癖-娈童,长相乖巧的柳异轩落在了他的手上,其遭遇之凄惨,可想而知。柳异轩为了报灭门之仇,硬是咬牙忍了下来。”

  “但那虫师的手段十分高超,柳异轩在其门下十六载,刻苦修习,仍旧不是其对手。无奈之下,只好修习了虫术之中最为凶险的一招--虫人之术,以己体养虫,以虫为食,人即是虫,虫即是人。”

  “你们也听林猴子说起过他吃虫的场景,可想而知那有多恶心。其实岂止恶心,以人养虫本就是十分凶险之术,随时会遭虫反扑,一个不小心,就会反被虫控。而且,其中痛苦,更是难以忍受,每以自己之身养一次虫,就得体验一次这种痛苦。”

  疯老头这一提,我顿时想了起来,林猴子曾经说过,柳异轩吃了一把虫子之后,有无数只虫子从他耳目口鼻钻进他的体内,几乎将他撑的爆裂,想来那种痛楚,确实不易忍受。

  疯老头继续说道:“但是这种虫术威力十分巨大,经过他自体饲养的毒虫,只听他一个人的命令,和他完全合为一体,他意念一动,那些虫子就会随他意念做出攻击,凶猛、灵巧、切带有剧毒。”

  “这么凶险的术,在虫师的历史上,几乎没人修炼,毕竟能受得了那份苦楚的人,少之又少。而柳异轩却在仇恨的驱使下,硬是练成了。”

  “柳异轩练成虫人之术后,首先就杀了他的师傅,将他师傅的尸体挫骨扬灰,打散了魂魄,使其永世不得往生。”

  “虽然大仇得报,可虫人之术一旦修炼,就永远无法停止下来,不然定遭虫反噬,除非虫师身亡。而且,他师傅之死,使他四面树敌,师门之中人处处追杀,无奈之下,只身逃来了中国。”

  “起初柳异轩是藏身在深山之中一处小村寨,本以为能平安终老的,谁知道天意弄人,就在他到这个村上的第二天,邻居家一对夫妻就暴毙身亡,只留下一个双十年华的哑女。”

  “柳异轩见那哑女可怜,处处照顾,那哑女也逐渐和他熟悉了起来,一来二去,两人互生情愫,竟然好上了。”

  “哑女无父无母,他也属于外乡人,乡民们也乐意两人成为一家,就选了个日子,请村上有威望者主婚,两人正式结成夫妻,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当然,柳异轩修炼虫人之术时,都是躲开哑女的。”

  “如果一直如此,柳异轩也许真的会老死山林,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哑女怀胎十月,一朝分娩之时,竟然生下了一团虫卵来,而哑女更遭万虫噬咬身亡。”

  “在虫人之术年复一年的折磨下,还有十六年不堪回首的阴暗经历,再加上这么一刺激,柳异轩终于崩溃,开始走上了邪路。”

  “不过这家伙也算倒霉,一开始犯事,就遇上了我和越山,那时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处于疯癫状态,实力只能发挥出六七成,被我们轻易拿下,重罚了一顿。”

  “当时我们也是一时心软,加上他当时并没有做出人蛹这般丧心病狂之事,所害之物皆为畜类,哑女之死只是无心之失,所以不但放了他一马,越山还教了他一招奇门之术,可以缓解他修炼虫人之术的痛楚。”

  “他千恩万谢,承诺一定洗心革面,没想到如今却犯下人俑之恶,想来是终究承受不住虫人之术的反扑之力,现在想来,柳异轩的神智很有可能已经遭虫所控,已经不能再算是个人了吧!最多只能算是披着人皮的虫。”

  我听的忽然莫名的伤感了起来,如果真如疯老头所言,那么这个柳异轩的遭遇,确实还满惨的。

  马平川忽然冷冷的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我一愣,顿时明白了马平川的意思,也紧跟着问了一句:“疯老头你啥意思?这回我们还放过他?这样的人留在世上,要祸害多少人啊!他可怜,那些被他祸害了的姑娘就不可怜?”

  疯老头缓缓说道:“你们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以前我们放他一马,是因为他还算是个人,现在他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没有资格再留在这个世上,地狱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但你们一定要小心他的虫人之术,等下动手的时候,不要企图活抓他,直接要了他的命就行。”

  马平川点了点头,我也松了口气,要是疯老头执意再放那个柳异轩一次,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幸亏疯老头没有老糊涂。

  这时车子已经穿过城区,到了刘老板家附近,远远的就看见刘老板等几人站在路边等候,顿时好奇起来,这些家伙的耳目竟然这般灵通,我们从家里开车出来,也就十几分钟,这些家伙竟然就得到了消息,在这里等候了。

  刘老板一看到我们的吉普车,就兴奋的挥起手来,我正想下去问问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对付柳异轩的,谁知道疯老头来了一句:”别理他们,直接开过去。”

  马平川一踩油门就蹿了过去,我回头看了看,几家老板正慌忙上车,看样子都是属狗皮膏药的。不过也不怪,这些家伙都被柳异轩害的不轻,除了刘老板,其他几家个个家破人亡,现在知道我们要去对付柳异轩,自然会跟着,看看柳异轩怎么死的也能解解心头之恨。

  从刘老板家到林猴子家,也就一里来路,眨眼即到,马平川骨子里的暴力基因发作,直接撞破铁门,冲进院子才停下。

  林猴子一家人可能已经跑了,只剩下一栋楼房,外带一个大院子,全都静悄悄一片,连一点声息都没有,使我们吉普车的刹车声听起来特别的刺耳。

  刘老板几家的车明显比我们的吉普好出太多,我们三个刚下车站定,他们几辆车也到了。

  几家老板一下车就围了过来,每人还带了三四个身高体壮的保镖,刘老板走在最前面,一脸愤慨的说道:“树先生,你说吧!要怎么对付那孙子?我带来的这些人,个个都能打善斗,全都是能豁出命的主,安家费我都给过了,需要干什么你吩咐一声就行了。”

  我看了一下,五家老板总共带来了十五六个大汉,个个身材魁梧,目露凶光,确实都不是好惹的主,不由得心头一喜,这么多人对付一个,还有什么好怕的。

  疯老头却斜眼看了下那些保镖,对刘老板挥挥手道:“如果你非要他们送死,我也不反对,不过我丑话说前面,他们是死是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别指望我救他们。至于你们几个,要不想死就站远点,一个虫子就能要你们的命。”

  刘老板一听,急忙后退几步,和其余四家老板躲到了车上,那十几个大汉却“呼啦”一下就围了过来,自觉的站在我们身后,个个气势汹汹,看样子都想在自己的主子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疯老头也不理他们,转身向前走了几步,到了林猴子家的三层小别墅正对面,冲着楼上大吼了一声:“柳异轩,给老子滚出来。”

  他这一喊,站在我们身后的大汉也齐声喊了起来:“柳异轩,给老子滚出来!”一时喊声四起,声势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