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八章:虫人合一

第四十八章:虫人合一

  喊声一起,三楼上的门忽然就开了,一个圆球状的物体“呼”的一声砸了下来,疯老头面色一变,大喊道:“闪开!”

  众人纷纷闪避,其中一个大汉大概是急与表现自己,却不退反进,猛地蹿了出去,迎着那圆球就是一拳。

  “波”的一声响,圆球四分五裂,紧接着就响起了那大汉的惨叫声。

  这时我们才看清,那圆球竟然是无数只虫子组成,被那大汉一拳打散,一大半落到了地上,却有许多落到了大汉的手臂上。

  这当然不是那大汉惨叫的原因。

  那些虫子一落到那大汉的身上,就拼命叮咬,眨眼间整截衣袖就不见了,等我看清楚的时候,那大汉的一条胳膊已经血迹斑斑,被噬咬了无数个血洞。

  我顿时大吃一惊,这虫子竟然如此厉害,这样看来,别说我们十几个人了,就算再来百十个,也是白白送死而已。

  其余那些大汉更是吓的纷纷躲避,生怕沾染上那些虫子,原先那股狠劲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而落在地上的那些虫子则汇聚到了一起,黑压压的一片,迅速的向疯老头爬去。

  疯老头冷哼一声,随手掏出张黄符,手一夹一晃点燃,甩手丢出,空中化成灰烬,“呼”的一声,一道火圈将那些虫子围了起来。

  那些虫子惊慌失措,顿时没了队型,纷纷游走躲避。可那火圈却越燃越旺,瞬间已经连成一片,一阵阵焦臭味传了出来,烧的那些虫子在火中不停炸响。

  这说起来慢,实际上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可就在这一分钟之内,那大汉的手臂已经只剩下一截白骨,那些虫子正顺着胳膊向上爬,速度极快,一圈一圈的向上蚕食,已经越过手肘部位。

  就在这时,马平川忽然动了,一道黑影就蹿了过去,寒光一闪,那大汉一条胳膊齐肩而断,血花洒起,犹如一道血泉,喷洒不止。

  我早就捏了六阳天火印,趁那断臂尚未落地,一个火球射出,“呼”的一下点燃,一股焦臭味顿时又飘了起来。

  三人虽然事先没有丝毫交流,但配合的还算默契,从那圆球砸下来到完全被消灭,也就两分钟之内的事,唯一一点可惜的是,那大汉的一条膀子是没有任何指望了,落到地上的时候,已经成焦碳了。

  那大汉用剩下一只手死命捂着断臂伤口,转身就跑,跑了几步就摔倒在地,疼的满地打滚,撕心裂肺的惨嚎。

  疯老头转身对早吓的跑远远的几个大汉一招手道:“将他抬去医院。”那几个大汉巴不得找个借口离开这里,闻言一齐涌了过来,抬起那断臂大汉,瞬间退去,只留下我们三个人站在楼房对面。

  “嘿嘿嘿嘿”第三层的房间内传出一阵阵的阴笑声来:“树海峰,几年不见,你的六阳天火又纯熟了许多,还多了两个徒弟,可喜可贺啊!”

  疯老头冷哼一声道:“柳异轩,之前饶你一命时我就说过,只要你为非作歹,我定会来追回你的性命,你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这回定要你狗命。”

  柳异轩又“嘿嘿”的阴笑了两声,才回声道:“我怎么没有看见王越山啊!这几年我可没闲着,凭你可能不是我的对手哦!”

  疯老头道:“区区虫人合一,我还没看在眼里,虽然越山不在了,我一样能取你性命,是你自己了断呢?还是洗干净脖子等我来砍?”

  疯老头话刚落音,三楼房间内就传来柳异轩的怒吼:“什么?王越山不在了?他死了吗?我苦修数年,就为了找他报当年之仇,谁?是谁杀了他?我要去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我一听大怒,上前一步道:“家父不在了,我还在,有什么道道划出来我接着,别玩了几天虫子就把自己当成个货了,躲在房间里说大话谁不会?”

  柳异轩大概没有想到我会说话,沉默了一下,似是仍旧不确定我的身份,问了一句:“你是谁?王越山的儿子?”

  我大声道:“是的!王越山是我的父亲。”

  房间内忽然响起一阵轻笑声,柳异轩悠然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你还没死吗?看样子老大那个天心破白搞了啊!白花了好多钱挖渠,不过没关系,今天我就收拾了你。”

  我听的一愣,忽然想起在山村之中,替长锁家除阴鼠的时候,疯老头确实说过,那个天心破好像是针对我的,后来也曾询问过关于水库挖渠的事,可谁都搞不清具体情况,也就算了,没想到柳异轩却一口说了出来,他口中的老大肯定就是那个想对付我的人,得想办法套出来才行。

  一念至此,我刚想说话,疯老头已经笑道:“有我在,一个区区天心破算得了什么!你们老大和你一样,也就只配做个缩头乌龟,背后害害人罢了。”

  我一听就知道,疯老头这是故意将话题往柳异轩口中那个老大的身上引,想套出点什么来,当下也笑道:“说不定他们老大缩的比他更狠,千年王八万年龟,头不缩龟壳里,早就被拧下来了。”

  楼内的柳异轩笑道:“不用激将,我们老大交代过,不许暴露他的身份,不然我肯定告诉你们,凭你们几个,在老大面前就是蚂蚁,口气再狂,也撼动不了大象。”

  说到这里,语气一转道:“不过,老大并没有说不可以杀了你,所以,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们。”

  一句话说完,“嘭嘭嘭”连响三声,三扇玻璃窗被撞碎,三道人影蹿了出来,分别扑向我们三人。

  疯老头疾喊道:“别硬接。”其实不用他喊,我们都见到了刚才那个大汉的下场,哪里敢硬接,纷纷抽身后退。

  “砰砰砰”又是三声,三道人影落地,却是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两大一小,尸体上布满了血孔,就像是三个血肉蜂巢,看上去十分可怖,两个大的依稀可以分辨出是一男一女,面目却根本就看不清了,小的似乎是个女孩子。

  疯老头怒吼一声:“你……”后面的话却说不出了,显然是急怒攻心。

  楼上又是“轰”的一声,墙壁直接倒塌了一大片,形成一个大洞,一个膨胀到极致的人慢慢从破洞中走了出来,站在过道上。

  说实话,说他是人,只是因为他大致看上去还有人的轮廓,实际上的比例,已经完全不能用人来形容了,如果非要挂上一个“人”字的话,那绝对是畸形。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只看了这个不像人的人一眼,胃里就一阵翻腾,强忍了两三次,好不容易才没吐出来。

  一颗像面团发酵了般的脑袋,除了两个眼珠子还是正常的,其余的地方都肿胀不堪,头皮上面本来还剩几根头发,这一出来,风一吹竟然掉了,大概是因为皮肤被撑到了极致,毛孔都撑开了,根本就留不住毛发。

  全身上下更是像被充足了气一般,根本就看不见脖子,赤裸着身体,皮肤已经呈现出半透明状态,隐约可见身体内的虫子在不断游走。如果我不是早就有了心理防备,知道柳异轩虫化后的大概模样,估计也得吓半死。

  柳异轩一出来,就转动着眼珠子看了看我们三个,忽然笑了一下,他不笑还好,我勉强撑得住,他这一笑,肿胀不堪的五官往一起一挤,我再也忍不住心中恶心,“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与此同时,就听身后一阵汽车发动声,刘老板几人竟然开车跑了。不过这不怪他们,他们始终只是平凡人,面对这样的怪物,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这种心理素质的。

  柳异轩笑道:“树海峰,怎么样?我送给你的礼物不满意?那可是林猴子一家三口,我本来只是想利用他一下,并不想要他的命,可你非要插手,你不是想救他的命吗?我看你还怎么救,救啊!救给我看啊!”

  我只觉得头皮一炸,这竟然是林猴子一家三口,林猴子的妻女我们没见过,不认识也就罢了,林猴子我们却是见过的,现在尸体就在面前,却连是谁都认不出来,可见被折腾到了什么程度,这柳异轩就是个疯子,完全没有丝毫的人性可言。

  当下忍不住心头火起,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个火球射了过去,直打柳异轩那庞大的身躯。在我看来,已经没必要再和他说什么了,他身躯膨胀到这种程度,行动必受限制,一个火球就算烧他不死,起码也能要他半条命。

  谁知我火球刚一出手,柳异轩就将大嘴一张,“呼”的一下从口中飞出一大片红色的虫子来,迅速在他身前形成一道防护,火球一下打在那些虫子上,“哧溜溜”就灭了。

  我顿时愣住了,这还是头一次看见六阳天火发出去没有烧起来。

  柳异轩“哈哈”笑道:“就这把戏还在我面前耍?小子,五年前我就吃过你父亲六阳天火的亏,难道我还不知道改进吗?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的虫人合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