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十九章:八十一种虫子

第四十九章:八十一种虫子

  话刚落音,马平川已经冷喝而起:“我来试试。”人随声起,瞬间到楼下,脚一踩墙壁,借力一蹬,已经上了二楼,在二楼过道中站定,长刀出手,寒光一闪,从三楼的过道下面直刺了上去。

  柳异轩“哈哈”一笑,庞大的身形陡然提升,躲过从下面刺出的一刀,从三楼上一跃而下,背向马平川,面向疯老头道:“树海峰,你想让这两个小子谁先死?”

  我又是一惊,柳异轩的身形看上去臃肿不堪,好像随时都有被撕裂的可能,可动作却灵敏异常,和他的外形看上去一点也不相符。

  疯老头还没来及说话,陡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开来,马平川已经抽刀转身,大喊一声:“受死吧!”连人带刀从二楼扑了下来,半空中长刀一举,从后面直劈柳异轩。

  我顿时一喜,马平川的实力我是知道的,不论是谁,敢把后背丢给马平川,都是极不明智的决定。

  可是这回我却错了。

  不是我低估了马平川,而是我低估了柳异轩。

  马平川一刀落下,柳异轩连躲都没躲,就这样站着硬挨了一刀。

  马平川一刀的威力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换成我硬挨一刀,肯定会要了我的命。

  柳异轩也差点要了命,马平川的命。

  马平川一刀砍下来的时候,疯老头就大叫一声:“弃刀!快躲开!”马平川一刀得手,丝毫没有犹豫,手一松丢了刀,连续几个后翻,离开了柳异轩的身后。

  也就是因为马平川听了疯老头的话,才侥幸逃得一命,因为就在他手中刀劈中柳异轩脑袋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一只白色的虫子悄无声息的从刀口处钻了出来,闪电般的顺着刀身向马平川滑去。

  刀泛寒光,白色的虫子又小又不起眼,马平川又沉浸在一击得手的喜悦中,不一定能够注意到。

  我看见了,可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幸亏疯老头也看见了,他眼睛虽然小,可该看见的东西从来没落下过。而且,他一定认识那虫子,不然不会让马平川弃刀躲开,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刀对马平川的意义。

  柳异轩虽然中了刀,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伸出膨胀的像棒槌的手指,轻轻一捏,抓住刀身拉了出来,脑袋上的伤口迅速的愈合,连一点疤痕都没有。

  柳异轩看了看手中的刀,随手丢在地上,头也不回,依旧背对着马平川,嗤笑道:“你就是被称为北派猎杀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马平川?不过如此,见面不如闻名,要不是树海峰及时出声提醒你,现在你已经躺下了。”

  马平川的脸色白中发青,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马平川虽然傲,却不傻,他知道这个被自己一刀劈中之后,仍旧若无其事的人,想要击倒自己是件很容易的事。

  疯老头却忽然露出他那招牌式的老狐狸笑容道:“没看出来,你的虫人合一长进了这么多,连治愈之虫和白杀都炼成了。”

  柳异轩也笑了起来,对疯老头眨眨眼道:“你见识真不错,你猜猜,我现在身体内有多少只虫子?我赌你一定猜错。”

  疯老头也眨巴眨巴眼,脸上露出认真的表情,略微思索了一下道:“我还真猜不出来,不过我能猜出来你还能活多久,会死在哪里。”

  柳异轩笑容一收,脸上露出一种十分骄傲的神色道:“我的身体内有八十一种虫子,防御的二十种,可以防御各种物理和非物理伤害,包括你的奇门术;治愈的十种,可以迅速治疗我所受到的各种创伤;提供补给的十种,可以让我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活下去;另外四十种,都是足可以让人在一瞬间毙命的,包括你刚才看见的白杀。”

  “除了一只万虫之王,其他八十种每一种有九十九只,合计七千九百二十一只,这些都是我的孩子,是我用自己的血肉养成的,只要它们在,我就不会死。”

  疯老头脸上明显一愣神,随即又回复了原样,继续笑道:“你错了,你一样会死,而且就在今天,就在这里。”

  柳异轩的眼中闪出一丝轻蔑来,“哈哈”大笑了两声,用棒槌般的手指向身后指了指,又一指我和疯老头道:“就在今天?就在这里?就凭你们?树海峰,你老糊涂了吧!你觉得你们有这能力吗?”

  疯老头笑道:“真巧的很,我会的奇门术也多的很,虽然具体数目没计算过,不过我保证不止八十一种,一个奇门术消灭你体内一种虫子,还是可以办到的。”

  柳异轩摇头正色道:“不可能!你的奇门术不能同时发出来,每次只能用一个手段,就算再快,也需要缓冲时间结印,我却能八十一种虫子齐用,你已经输了。如果你现在认输的话,我看在你上次曾放过我一马的份上,也放你一马,只要你以后不要再让我碰上,还有机会多活几年。”

  我口中不自觉的发起苦来,虽然我明知他们俩的口舌之争只是在争气势上的长短,两军对阵勇者胜,用在这里也合适,谁的气势更盛一点,谁赢的机会就大一点。

  不过,我清楚的知道,就算疯老头在气势上赢了,这一次我们也会输的一塌糊涂,柳异轩说的是正确的,我们的奇门术,没有办法在同一时间内使出第二种来。而且,外人看不出来,我却能看得出来,疯老头的眼神之中,已经有了一丝畏惧。

  疯老头却仍旧没有放弃的意思,“呵呵”一笑道:“要不,试试?”

  柳异轩轻蔑的摇摇头道:“你老了,如果王越山还在,说不定还有可能赢我,你不行!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甘心,我就在这里,你大可放手一试。”

  话刚落音,马平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试试就试试!”

  话声刚起,地面上那把长刀忽然毫无征兆的弹射而起,从地面上一掠就到了柳异轩的身前,一刀刺进柳异轩那膨胀到极致的肚皮上,一抽一拖一削,柳异轩的肚皮上已经切开一道尺把长的口子。

  “唰”的一声,长刀抽出,闪电般回到马平川的身边,马平川没有伸手去接刀,只是手中银光闪现,那长刀就稳稳的插在他的面前。我和他中间隔了个柳异轩,没看清楚,应该是蚕丝类的东西。

  可是,即使一刀得手,柳异轩仍旧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尺把长的刀口使他肚皮上的皮肤都翻卷了起来,露出肚子里密密麻麻的虫子,那些虫子在他的腹腔中不停蠕动,看上去十分诡异。

  紧接着从虫团之中钻出来数十团像鼻涕一样的东西,在那刀口上来回跑了几圈,那刀口就奇迹般的恢复了,连一点点的伤痕都看不出来。

  我都看傻眼了,柳异轩这家伙没吹牛逼啊!这估计只是一种治愈之虫,还有九种我们没看见庐山真面目的,这太强悍了,简直就是不死之身啊!这仗还怎么打?

  马平川的脸上也是一片惨白,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这一刀造成的伤害有多大,也正因为如此,他比我更能了解到柳异轩的可怕。

  就在我们都有点发怵的时候,疯老头忽然出手了,一出手就用上了他最得意的手段,五行印术中的水印,一条水龙咆哮而起,奔腾汹涌,直扑柳异轩。

  疯老头当然不会只指望一条水龙就能收拾得了柳异轩,水龙一出,马上换印结式,三道雷箭疾出,每一道都粗如手臂,劲若奔雷。

  三道雷箭之后,紧接着就是木印决的千花万树之术,从柳异轩脚下瞬间钻出无数的藤条,不住互相纠缠编织,向上攀升不停。

  与此同时,疯老头对我大喊道:“六阳天火。”

  我毫不迟疑的抛出去一个大火球,目标却不是柳异轩,而是那些即将编织成木箱的藤条。

  藤条几乎贴在柳异轩的身上,一旦包住他,六阳天火一燃,就算不死,也绝对将他烤熟了。疯老头前面施展的水龙和雷箭,都只是为了拖住柳异轩而已,真正的杀着,却是以六阳天火配上千花万树。

  我们虽然之前并没有就战术配合进行过交流,却总是能明白彼此的用意。

  成败就看此一举。

  柳异轩却一点也不慌张,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失望来,喃喃道:“就这么点本事了吗?果然,王越山一死,猎杀之中再无能人了啊!”声音之中,隐约还有一丝寂寞。

  一句话刚说话,那水龙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我心头狂喜,水龙的威力我清楚,绝对不是那么好受的,哪怕对方是不怕任何伤害的柳异轩,硬受一下,也得五脏翻腾。

  水龙后面还有三道雷箭,只要能击中一道,起码能让柳异轩懵上一会,这样一来,千花万树就能编织完成,六阳天火一点,任你是大罗金仙,也得烧出一身油来。

  我已经计算过距离,从千花万树完成,到六阳天火点燃,只要十秒的时间!而任何人想挡下水龙和三道雷箭,都不可能在十秒内完成。

  十秒,决定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