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章:举手投足的事

第五十章:举手投足的事

  柳异轩却一点也不慌张,只是张了下嘴,连续吐出四团虫子来,四团会飞的虫子。

  一团红色的虫子率先迎上的我的六阳天火,双方一接触,六阳天火“哧溜溜”就熄灭了。

  一团黑色的虫子直接冲进了水龙的口中,那条原先奔腾咆哮的水龙忽然就像被抽了筋、剔了骨,化成一片水雾,消失无形。

  一团金色的虫子在半空中分成三片,瞬间组成三个圆,开始不断旋转,越转越快,和那三道雷箭一接触,三道雷箭就被旋的斜飞了出去,全射了个空。

  一团青色的虫子则直接落到地面上,一落地即响起一片噬咬之声,那些藤条瞬间枯萎,眨眼间化成一堆灰尘,散落在地。

  这说起来慢,实际上就是电石火花一瞬间,我敢保证,前后没有绝对超过五秒的时间。

  仅仅五秒,我们四道奇门术的配合就被全盘击破,输的一败涂地。

  所幸四团虫子没有回击的意思,一破了奇门术,就飞回柳异轩的身边,纷纷落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就像在他身上画了四片不同颜色的油彩。

  一片寂静。

  看似配合无间的四道攻击,在柳异轩看来,只是举手投足的事。

  我脊背上冷汗涟涟,马平川脸色发青,疯老头也难得的板起了脸。

  柳异轩又举起那棒槌般的手指,一一指向身上四片虫子,看着疯老头,面色骄傲的介绍道:“红色的叫火鬼,黑色的叫静水,金色的叫辟雷,青色的叫木枯,我体内还有一种土蛛,专门炼来对付你的五行奇门术的。”

  疯老头道:“我会的可不止五行奇门术。”

  柳异轩忽然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来,随即笑道:“难怪你活了这么久还比不上王越山学了几年,王越山比你看的透彻。奇门术虽然说是千变万化,可万变不离其宗,其根本还得借助五行之气来施展,只要我有这五种虫子在身边,你纵有千百种手段,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疯老头点头道:“不错,奇门术是离不开五行之气,不过你也不是没有弱点,只要对着你的弱点攻击,你总会露出破绽的。”

  柳异轩的脸上又显出那种骄傲之色来,说道:“是,我也有弱点,不过我的弱点,你们也许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了。”

  “谁说的?”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开来,一道寒光贴地飞向柳异轩,直削他的双足。

  马平川又发动了攻击。

  马平川的斗志比我高的多,在四道奇门术被柳异轩毫不费力的破解了之后,我心中就只剩下了恐惧,而他却还能出手攻击。

  不过,有什么用呢?面对柳异轩这种不死之身,肚子那么要害的地方被切了道尺把长的口子都没事,削他的脚还有意义吗?

  而且,他这一击,已经是第三次攻击了,柳异轩早就习惯了他的攻击方式,说不定还会趁势反击他一下,那就惨了。不是我妄自菲薄,只是我心里清楚的很,我们三个没有一个能接下柳异轩一击的。

  还真有用!一个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情况,忽然出现了。

  柳异轩脑袋被劈了一刀时,一动不动;肚皮上被刺一刀时,一样一动不动,被我和疯老头四道奇门术围攻时,依旧一动不动,却被马平川这削向双足的一刀,逼的跳了起来,迅速向旁边闪了几步,躲开了刀锋所向。

  柳异轩虽然膨胀臃肿,却很灵活,可他的灵活仅仅是相对于普通人来比较的,对马平川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马平川一见他躲了开去,身形滴溜溜一转,像道鬼影一般又贴了上去,矮身疾走,长刀所向依旧是柳异轩的双足。

  柳异轩似是十分忌讳,急忙再度跳开,口一张,一群白色小虫飞了出来,分成四队停在他前后左右,怒声道:“你是怎么知道虫王在我脚心的?”

  疯老头也疾声道:“小心,那些虫子就是白杀,速度奇快,身体坚硬,毒性虽然不烈,却可使人全身麻痹,更可怕的是牙齿能快速的咬合,迅速的在生物身上钻出一个血洞来,是虫师修炼虫术之中非常厉害的虫子,千万别被咬中。”

  柳异轩这么一说,我顿时心头一喜,虽然我不知道他说的虫王是什么东西,却知道马平川已经猜对了,只要他还有弱点,就没有击不到的人。可疯老头这么一喊,我的心又提了起来,如果这些叫白杀的虫子这么厉害,我们三个估计都得死在这里。

  但我的大仇还没报,甚至仇人是谁都还不知道,我还不能死!一念至此,急忙振作精神,看向场内。

  马平川似是对那些白色小虫十分忌惮,停止了攻击,冷冷的说道:“你的弱点并不难找,是人都会有保护自己缺陷的习惯。”

  我没有听明白什么意思,转头看向疯老头,疯老头却一脸兴奋,显然是明白马平川话里的意思了。

  柳异轩的脑子并没有那么聪明,起码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聪明,一皱眉头,五官的变化在膨胀到极致的面孔上显得异常清楚,看上去很是滑稽,怒声道:“说清楚一点。”

  马平川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我曾经看过这家伙近一个月没说话,可见沉默寡言到了何种地步,要他多说话,简直比要他的命还难。

  疯老头却笑道:“还不明白吗?小马驹在二楼时,用刀刺穿过道,去刺你的脚时,你就跳了下来,其后我们几次攻击你,甚至肚皮都被切破了,你却站着一动不动,这就变相告诉了我们,你的弱点什么位置。”

  “人都有保护自己缺陷的习惯,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心态,比如一个人胳膊断过,就算痊愈了,他也会尽量避免使用那条断过的胳膊去提重物,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而你连肚子那么要害的地方都不保护,却刻意避开对你脚上的攻击,不用问,你弱点就一定在脚上。”

  我一听顿时恍然大悟,顿时对马平川又生出一丝敬佩来,没看出来这家伙少言寡语的,观察力却这么敏锐。

  柳异轩也对马平川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样才有点北派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的意思,我之前小瞧你了。”

  接着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也使我感觉到了一丝威胁,我这人最不喜欢这种感觉,为了不让你有机会威胁到我,我决定现在就把你杀了,你可要当心了。”

  话还没落音,我就闻到一股血腥味陡然浓烈了起来,心头陡然一惊,知道马平川杀意已起,要出手了。

  果然,马平川挥刀就冲了上去,这人的胆子就像是铁打的,好像从来不知道恐惧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但是,胆子是胆子,实力是实力,这完全是两回事。

  比如马平川,实力就没有胆子大。

  就在马平川刚一动身的时候,疯老头就大喊了一声:“不要!”

  可马平川这回却没有听他的,因为柳异轩的话已经说出来了,就算他不向柳异轩出手,柳异轩也会对他出手,马平川一向不喜欢处于被动的局面,特别是这种生死厮杀。

  可他人刚冲到一半,身形就猛的一顿,随即再冲了几步,又是一顿,随即又踏出几步,再度一顿,三顿之后,人已经到了柳异轩的面前。

  柳异轩眼神奇怪的看着他,并没有躲避,马平川也没有挥刀相向,只是双肩之上、双腿之上,慢慢渗出四片血迹来,身子一晃、两晃、三晃,终于支撑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我都没看清楚马平川怎么受的伤。

  马平川一摔倒,疯老头就忽然也动了起来,用的依然是雷箭,而且是连发,一口气发了十七八道出去,分别罩向柳异轩全身各处要害。人随雷走,扑向躺在地上的马平川。

  “不要!”这次是马平川发出了嘶吼声。

  一团金色虫子飞起,瞬间组合成一面巨大的金色圆圈,挡在柳异轩面前,不住转动,十几道雷箭被激荡的到处乱射,击打在柳异轩身体周遭的空地上,扬起一阵阵的烟尘。

  四只白色虫子飞了起来,迎向疯老头,疾若流火,双方迅速接触,疯老头身形也是一顿,四只虫子分别穿过疯老头的双肩和双腿,在空中盘旋一圈,飞了回去,停留在柳异轩的身边。

  疯老头“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就摔在马平川的旁边,他可没有马平川的体质,能连挨三次攻击。

  这一次,我看的清清楚楚。

  柳异轩手一伸,将马平川抓了起来,沉声道:“真能挨,竟然能连挨三波白杀的攻击,好身板,可惜,我不能再让你活下去了。”

  说完话,口一张,一条七彩斑斓的虫子蜿蜒爬出,有香烟长短,粗如手指,肥嘟嘟的,看上去甚是恶心。柳异轩另一只手捏开马平川的嘴,就这么含着,慢慢向马平川口中送了过去。

  我虽然从来没见过这种虫子,却知道这个一定就是柳异轩所说的万虫之王,而这个万虫之王,眼看着就要进入马平川的腹中,还是柳异轩嘴对嘴送进去的。

  我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