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一章:暴走

第五十一章:暴走

  无论如何,我不能让马平川和疯老头死在我的面前,这七八个月下来,我已经将他们当成了亲人,现在只剩下我还能行动,那么,就让我来保护他们。

  主意一定,一团怒火从心头升起,瞬间就红了眼,我只觉得脑门上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像一个小型炸弹忽然爆炸了一般,一股炙热的暖流从额头游下,迅速的游走全身,使我全身的皮肤都觉得一阵阵的刺疼。

  我咬牙切齿的喊出了两个字:“慢着!”

  柳异轩一愣,那七彩斑斓的小虫则“哧溜”一下缩回了口中,身上被膨胀到极致的皮肤顿时一阵涌动,慢慢才平静了下来。

  柳异轩看着我的眼神中,泛起一丝惊疑来,臃肿不堪的脸上更是满是讶异,愣愣的看着我不说话,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全身被撑的几乎半透明的皮肤,都开始泛起一种妖异的红色。

  与此同时,摔倒在地的疯老头忽然大喊道:“不要啊!小华,你要压制住,保持自己的神智,千万不要丧失理智啊!”

  疯老头这次没有喊我“小花”。

  仍旧被柳异轩提在手中的马平川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我的眼神之中,忽然充满了恐惧。

  我从来没有在马平川的眼神中,看到过这么深的恐惧。

  可我已经管不了那些,现在的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打到柳异轩,救出疯老头和马平川。

  不管是谁,伤害了我的亲人,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一阵风般的冲了上去,速度之快,令我自己都大吃一惊,从来没有想过,我竟然可以这么快,这种速度,我觉得已经远远超过了马平川。

  柳异轩显然也很是震骇,见我冲上来了,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连声道:“怪不得!怪不得!王越山真牛逼!真牛逼啊!我佩服他!我佩服他!”

  几句话说完,我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手一挥,一拳直接打他的面门。

  “嘭”的一声,直接命中,柳异轩庞大的身躯像一只断了线的破风筝一样,被我一拳打的直接倒飞了出去。

  我又是一愣,这和我想像的不一样,我本来是想先用水龙掩护,接近他们,先救出疯老头,在用五行奇门术缠住柳异轩,救出马平川,只要能救出他们俩,我就无所谓了。

  谁知道竟然直接冲了过来,一拳打向柳异轩,而且竟然打中了,还将柳异轩打飞了出去。

  我忽然莫名的害怕了起来,感觉自己的神智虽然还在,可现在操纵着自己身体的却不是我!

  果然,我并没有后退,也没有去扶疯老头和马平川,而是又一阵风般冲向柳异轩即将落下的地方。

  我冲到地点时,柳异轩的身体正好落了下来,这速度,使我更加的害怕。

  这绝对不是我!

  拳头再度挥出,从下而上,一拳打在正在下落中的柳异轩肚子上,“嘭”的一声,柳异轩像个皮球一般,笔直的向上再度弹起。

  我机械般的挥拳,一下、两下、三下……

  柳异轩被打的根本就连地面都沾不到,片刻就挨了几十拳,可奇怪的是,被打的越狠,他就笑的越响,自从我冲向他开始,他就一直在哈哈大笑。

  我努力的想停下来,可令我恐惧的事情发生了,我根本停不下来。

  现在的我,就像一头愤怒的野兽!只想着摧毁,摧毁一切!

  我的身体忽然闪了开去,等柳异轩“砰”的一声摔落在地的,猛的伸出双手,抓住了柳异轩双手中指,一使劲,生生扯了下来。

  柳异轩惨叫了一声,口中忽然飞出一团白色虫子,迅速的向我面门扑来。我知道那是白杀,想转身逃跑,可身体却站在原地不动,双手丢了柳异轩的两根断指,一阵快到极致的抓捏,眨眼间面前就落了一地的白杀尸体,每一只都被捏的肚破肠流。

  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柳异轩终于停止了大笑声,翻身爬了起来,站在我的面前,像一坐肉山。

  可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却充满了恐惧,自己看他的眼神,充满了蔑视,就像在看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丑。

  我忽然充满了自信,身体是谁在使用有什么关系?只要能杀了柳异轩就行,这么一想,自然轻松了许多,可头脑却忽然一种昏眩,觉得非常疲倦,很想美美的睡上一觉。

  疯老头的喊声传了过来:“不要!小华,千万不要把自己让出去,千万不要!”

  别人也许不懂疯老头在喊什么,我却明白,陡然一激灵,又恢复了灵台一点清明。

  就在这时,柳异轩口一张,无数只虫子源源不断的飞出,形成一道七彩斑斓的虫柱,密密麻麻一片,铺天盖地般向我飞来,起码也有三四千只。

  然后柳异轩就瘪了下去,虽然仍旧臃肿,却比原来好了许多。这直接导致他的身手更加灵敏,从他向后跳跃的身姿上就可以看出来。

  不对!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柳异轩在向后跳跃,他想跑!

  念头刚升起,身体已经蹿了出去,一瞬间就绕过那些各色各样的虫子,眨眼到了柳异轩身边,一把抓住柳异轩的胳膊,一带倒地,一把提起脚脖子,反复轮摔。柳异轩就像一块破抹布一样,被摔来摔去,连一点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嗡嗡”之声,是被我绕过的那些虫子追了上来。我竟然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忽然停止了摔打柳异轩,一脚踩住他的腿,双手猛的抓住他的脚一扭一拧。

  “咔嚓”一声,一截断骨从脚脖子处刺了出来,柳异轩杀猪般的惨叫起来。

  我用力一撕,生生将一只脚从柳异轩的腿上分了家,脚一断开,就看见那只七彩斑斓的肉虫正在拼命往里面钻。

  我一手抓住断脚,另一只手双指闪电般一探,已经夹住那只肉虫,随手丢在地上,抬脚就踩了下去。

  柳异轩惨呼一声:“饶我一命!我再也不敢了。”

  我还是踩了下去,我可没有疯老头和父亲那么软的心肠。

  “噗嗤”一声,肉虫成了肉饼。这时,那数千只虫子也到了我的身后,却全都停了下来,随即“嗡”的一下,尽数绕过我,扑到柳异轩的身上,瞬间就将柳异轩覆盖的一点也露不出来。

  我看着这一切,感觉就像在做梦。

  又是“嗡”的一阵响,数千只虫子飞起,纷纷分散开来,眨眼就连一只也寻不到了。地面上,柳异轩只剩下一堆白骨,还缺了一只脚。

  我丢了还拿在手中的断脚,脑海中一片茫然,虽然柳异轩已经死了,可我却不知道如何要回我自己的身体。

  疯老头还在嘶喊:“小华,千万不要让出自己!你会再也回不来的,不但会害了你自己,还会害了更多的人。”

  我走了过去,向着疯老头的方向。

  到了近前,一脚踢在疯老头的头上,疯老头顿时就昏了过去。这并不是我的意思,只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马平川忽然嘶吼一声,挣扎着站了起来,手中拎着长刀,却无力举起砍向我。不过,我能闻到那股浓烈的血腥味,我能看出马平川眼中的杀意,如果不是他已经被白杀重伤,我相信他一定会对着我的脑袋劈过来。

  我的身体转身向马平川迎去,马平川双目通红,嘶声道:“我早就该杀了你!从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当时我就应该杀了你!”

  我忽然想起,头一次在自己家院子里看见马平川时的情景,那次我就闻到了那种浓烈的血腥味,马平川还摸着鼻子问了疯老头是不是我师傅,看样子他说的是真的,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确实是想杀了我。

  一抹鼻子就起杀心,一起杀心他身上就会散发出那种浓烈的血腥味,是马平川的特征。

  一拳挥出,马平川的身体飘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也昏了过去。他本来就受了很重的伤,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又受了我一拳,能不死都算幸运的。

  可这都不是我的本意,即使马平川曾经想杀我,我也没想过要去打他一拳。

  我想嘶吼,可张不开嘴巴,我想跑过去看看疯老头和马平川,可迈不动腿脚,我的身体,根本就不听我的指挥,只能感觉到全身的皮肤都火辣辣的疼痛。

  我的身体转了个方向,向门外走去,对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有一种想摧毁的欲望,想撕裂所有的东西,包括有生命的和没生命的。

  而且更可怕的是,我的身体逐渐兴奋了起来,皮肤上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喉头舌尖充满了对鲜血的渴望。

  我竟然想喝血!

  虽然我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模样,可我能感觉的到,我正在变成一头真正的野兽。

  我现在只想快速的离开这里,这里还有已经昏迷的疯老头和马平川,可我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却又慢慢转了过来,目光所看向的,正是疯老头的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