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三章:不喝血就会死

第五十三章:不喝血就会死

  蓝小姐一下车就叫了起来:“哎呦!李局长,你这是干什么呀?这小兄弟是我请来的,你怎么用枪指着人家?要吓着人家怎么办?”

  我一听这警察官还不小,竟然是个局长,不由得心里暗暗叫苦,这可是一地尸体,林猴子一家三口,加上柳异轩的尸骨,四条人命,能站着的就我一个,而且他们的死,多少都跟我有点关系,这要都算我头上,就算不挨枪子,也得判好多年啊!

  谁知道那局长一听,立刻就把枪收了起来,对刘老板几人手一挥道:“快,把还活着的人赶快送医院。”

  薛冰走了出来,伸手一拦道:“不用了,这点小伤用不着送医院,如果我都治不好的伤,送医院也是白搭。”说完向我们走了过来。

  刘老板几人一见就不动了,他们都看到过薛冰和我们在一起过,近朱者赤,这个道理他们都懂,能和我们在一起的,能是平常人嘛!

  可那局长却不知道,眼一瞪道:“那怎么行?要是不送医院,再死了人你负责啊?”

  蓝小姐走到那局长身边,凑在局长的耳朵边耳语了几句,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局长顿时露出一脸惊讶道:“真的?”蓝小姐点了点头,那局长不说话了。

  薛冰走到疯老头身边看了看,又看了看马平川,果断弃疯老头直奔马平川,疯老头大骂道:“他妈的,没一个好东西,一点不知道尊老爱幼,没看我都快死了吗?还先给他治,他睡一觉自己就好了,有什么好治的。”

  薛冰也不理他,走到马平川身边,看了看马平川身上大片的血迹,眉头一皱,伸出双手分别捂住两处伤口,闭目凝神。不一会就将手移开,再放到别的伤口上去,而原先被她手捂过的地方,完全痊愈,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等马平川身上几个大一点创伤全都恢复,也醒了过来,薛冰将手往他嘴边一伸道:“喝点,你失血过多,再不补充的话,恢复的会更慢。”

  我听的一愣,这马平川又不是吸血鬼,怎么还要喝血呢?就算失血过多,正确的方法也是去医院输血吧?

  马平川眉头一皱,伸手推开了薛冰的手,面无表情的爬了起来,活动一下手脚,淡淡的说道:“我没事。”

  我忽然看到,他身上的那些小伤口,正在慢慢的恢复,片刻就恢复了正常,要不是衣服破损处仍旧被鲜血浸湿了一大片,我都怀疑他之前有没有受过伤。

  薛冰见马平川执意不喝,只好起身走到疯老头身边,疯老头还在大呼小叫个不停,薛冰也不理他,伸手就捂在伤口上。

  疯老头露出一种很舒服的表情,一直到薛冰将手拿开,还赖在地上喊这里疼那里疼,马平川走过来冷冷的说道:“还有哪里有伤?”

  疯老头马上摆手道:“没有了,没有了。”说完一骨碌爬了起来。

  这时那个局长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疯老头,点了下头,算是打个招呼,说道:“既然你们没事了,等下跟我回局里录下口供,这里有四个人被毒虫咬死,虽然和你们无关,可你们毕竟是目击证人,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懂了吗?”

  他都这样说了,分明是为我们开脱,我们哪有不懂的意思,急忙点头答应。

  那局长掏出电话来,打了个电话,不一会警笛呼啸,来了好几辆车,将林猴子一家三口的尸体和柳异轩的尸骨抬了去,还“咔嚓咔嚓”拍了好多照片。

  接下来将我们带回了公安局,那局长亲自询问,在他的一路指引下,我们这口供录的那叫相当顺利,将一切都推倒了毒虫身上。不过我们说的也是实话,林猴子一家三口确实是毒虫所害,至于柳异轩嘛!实际意义上也是被毒虫所杀,我只不过拧断了他一只脚罢了。

  当然,关于拧断柳异轩一只脚的事,在口供中我只字未提。

  由于我们只是目击证人,录完口供,天色已晚,刘老板和蓝小姐等人就将我们接了出来,非要请我们吃饭,薛冰却要送马平川回去,理由是马平川受了重伤,需要好好恢复一下。

  这个理由大家当然没法拒绝,只好将我们送到疯老头的家中,几人才纷纷告辞。

  疯老头和马平川今天都伤的不轻,一回来就被安排休息,薛冰连救两人,面色也十分难看,我虽然身上没伤,却也浑身不舒服,脑袋里乱的像一团浆糊,连饭都没吃,到了客房倒头就睡。

  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饿的慌,何况我这十八九的小伙子,正是能吃的时候。我开始只觉得身体疲倦,早早睡下,到了后半夜,生生给饿醒了。

  一琢磨这么晚了也不好意思再麻烦人,还是自己去厨房找点吃点吧!反正我也好对付,能填饱肚子就行。

  下了楼拐往厨房,刚到厨房门口,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顿时脑袋一蒙,下意识的躲到楼梯下面,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儿。

  这血腥味我太熟悉了,马平川一生杀意就有这个味儿,这家伙曾经想杀了我,在我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时候,他那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杀意,等他恢复的时候,人太多了肯定不好下手,现在我忽然闻到这味儿,肯定是我经过他房门的时候,被他发现,知道我现在一个人来厨房了,来下手了。

  果然,我刚躲好,马平川就出现了,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装逼,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包不知道是什么饮料,边走边喝,发出“咕咚咕咚”的吞咽声,顿时把我的馋虫也成功勾引了出来。

  马平川一路进了厨房,折腾了两下,又转身出来,手里又提了两袋饮料,没开灯我也看不清楚,估计是没找到我顺手提的。

  等他走远,我才轻手轻脚的从楼梯下面出来,进了厨房,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可吃的,正郁闷中,门外忽然又传来了脚步声,而且这次还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我急忙躲到角落中,生怕是马平川去而复返。

  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厨房门一开,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飘了进来,随即就听到薛冰的声音道:“表哥,你撑不住的,你已经很久没有补给了,再这样下去,你会垮掉的。”

  马平川冷冷的说道:“不要你管。”随即好像撕开了什么东西,又传来一阵“咕咚咕咚”的吞咽声。

  薛冰道:“表哥,我们都是天赋异常的人,最能理解彼此的心情,我知道你不想伤人,可你的身体,再不补充新鲜血液的话,肯定会垮掉的,这些冰封的血液,早就离开人体多时了,对你来说根本就没有用,喝多少都没有用的。”

  我听的一愣,马平川真的要喝血?这家伙难道真的是吸血鬼?再联想到他那鬼魅一般的速度,和伤口自愈时的情况,我不由得有点懵了。

  薛冰又道:“来,表哥,你喝我的血,两个人分担总比一个人承受来的好,我又不需要上阵对敌,留着这么多血也没用是不是?”

  紧接着另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小雪饼说的对,你喝再多冰封的血液也没有用,上帝是公平的,赠与了你特殊的能力,一定会拿走你另一项能力,如果你不喝,身体不但会垮掉,还会死。”竟然是疯老头的声音。

  我已经知道马平川根本不是来找我麻烦的了,当下再也忍不住了,从角落中跳了出来,喊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鼓励小马驹喝血呢?他身上的血腥味还不够重吗?”

  一句话喊完,疯老头和薛冰都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我也会在这里,马平川则是面色一沉,随手将手里的东西藏到身后,另一只手抹去嘴角的血迹。

  就在这一瞬间,我已经看清楚了,马平川手里藏着的,确实是一个血袋,就是医院用的那种,看样子马平川真的在喝血。

  见我从角落里蹿了出来,疯老头和薛冰几乎同时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顿时有点冒火,大声道:“你们几个有意思没?你们有什么事告诉过我?你们拿我当过自己人吗?我在你们面前就像一个透明人,你们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秘密,今天事情不说清楚,咱们散伙。”

  我说的当然是气话,就算他们真的不说,我也不会离开他们,在我的心里,已经把他们当成了亲人。

  谁料我这话一说,大家却出奇的安静了下来,过了半晌,马平川缓缓将藏在身后的血袋拿了出来,凑到嘴边狠狠的吸了一口,“咕咚”一声,吞了下去。

  然后才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道:“我不喝血,就会死。”

  疯老头接口道:“小马驹从十岁起,体质开始变得和正常人不一样,拥有快速愈合的身躯和超快的速度、惊人的爆发力,医学上来说,叫做基因变异,对我们来说,就是天赋的觉醒。但是,他这种天赋有一个缺陷,血液流动过快,受伤会流失大量的血液,血液再生根本供不上,所以只要受伤,就必须喝新鲜的人血补充身体所需,不然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