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四章:长期血票

第五十四章:长期血票

  我忽然想起今天在林猴子家院子中的恶战,马平川和疯老头同样遭白杀攻击,疯老头流血就是正常的量,马平川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浸湿了,看来疯老头说的是真的。

  当下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把胳膊往马平川面前一伸,故作轻松道:“喝我的吧!我身体壮实,血也多,前两天没事还准备放着玩呢!”

  我以为马平川怎么也会推辞一下,起码客气几句总会有的,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一句话没说,抓住我的手腕,一口就咬了下去,我只觉得手腕处猛的一疼,他已经开始吮吸起来。

  看着马平川喉头上下吞动,胳膊上一阵阵发凉,也不知道是血液流失引起的还是心理因素,好在只疼了一下,之后并不感觉到疼痛,我也就装没事人儿一样,站在哪里不动。

  马平川吞了好几口,苍白的脸上开始有了一丝血色,缓缓松开我的手,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转身就出了厨房,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我顿时气的刚想大骂几句,薛冰就过来伸手捂住我的伤口,低声道:“谢谢你!表哥就那样,面冷心热,话不多,可他一定会记在心里。”说着话,还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

  手腕上一阵痒痒的感觉传来,再被她这么一看,我魂儿都快飞了,哪里还有半点怨言,只恨不得让马平川再多咬几次才好。

  疯老头一见,立马笑道:“你们聊,你们聊,反正晚上也没事,谈谈人生,聊聊理想都行,我老头子就不杵在这里碍眼了。”说着话转身出了厨房,还随手将厨房门给关上了。

  我当然知道疯老头这是在给我创造机会,心头感激,可看了一眼薛冰,却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张了张嘴,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薛冰粉脸一红,故作冷静说道:“无聊!”虽然语气仍旧冰冷,可脸上的红霞却已经深深的出卖了她。这是个好兆头,起码说明她不排斥我。

  我看着薛冰一副娇羞模样,不自觉间竟然痴了,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你真好看。”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坏事了,再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薛冰双手往下一按,一把抓住我的伤口处,冷着脸道:“你再胡乱说一声试试?”

  我疼的一抽,有过这经验的都知道,伤口一开始形成的时候,并不算非常疼痛,可要是伤口形成之后再去触碰,那疼的滋味简直就是翻倍。

  这一疼,脑子就糊涂,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张口说了一句:“我只是觉得乌鸦那小子太没眼光了,这么好的女孩子都不知道珍惜。”

  这句话说完,我差点抽自己一耳光,哪壶不开提哪壶就不说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就我们两人,提到乌鸦不是脑袋抽筋就是被驴踢了啊!

  果然,薛冰的脸一下就冷了下来,之前虽然也没给我好颜色,却透着一丝娇羞,现在却是彻底的冷了下来。

  手一松,薛冰转身走出了厨房,也不给我治伤了,我也不知道是彻底失心疯了还是怕以后都没机会表白了,赶紧三两步跟到厨房门口,大喊道:“薛冰,我喜欢你。”

  有没有效果我不知道,反正这话一喊,薛冰走的更快了,一直到上了楼梯,都没有转头看我一眼。

  好不容易有了一次单独相处的机会,就这样被我破坏殆尽。

  正沮丧着,疯老头忽然从我刚才藏身的楼梯下面走了出来,对着我一挑大拇指道:“行啊!小花花,没看出来啊!胆大嘴贫脸皮厚,追女三大要素你全占了啊!我看有希望。”

  我翻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滚!”说完也没心情找吃的了,自行回到房间,往床上一倒,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转来转去都是薛冰的影子,连手腕上还没好的伤也不觉得疼。

  过了好一会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睡梦中还梦见了和薛冰在林间小道散步,正走着马平川忽然蹿了出来,抓着我胳膊就是一口,导致我第二天醒来,看着手腕上的伤口,就想起马平川来,恨的牙根痒痒。

  在我洗漱完毕去吃了早点的时候,发现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笑,估计昨天晚上那一嗓子起到了效果,羞得我一个劲埋头猛吃,吃完就逃一般的向书房蹿去。

  一进书房,疯老头三人都在了,马平川的气色已经完全恢复,依旧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板着一副臭脸装逼,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薛冰也冷着张脸,好像谁欠她一大笔钱似的,只是目光和我一对视,立马慌乱的转移开去,不敢再看我一眼。

  疯老头却笑眯眯的坐在办公桌后,一见我就笑道:“哈哈,大情圣小花花来了,赶紧的,坐下坐下,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

  我一脸疑惑的走到薛冰身边坐下,薛冰马上紧张了起来,我故意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将腿一伸,放在茶几上,悠闲的说道:“啥事?说吧!”

  疯老头看了一眼薛冰,脸上又露出那种老狐狸般的笑容道:“这事说起来,有点为难,要是直说吧!又怕你不理解,这样吧!我给你说个故事先,虽然主角不是你父亲,却也和你父亲有关的,有没有兴趣听听?”

  我翻了疯老头一眼,这不是废话嘛!这七八个月来,我问过无数次关于父母的事,可疯老头从来都是绝口不提,难得今天他主动提出来要说有关于父亲的事,我怎么可能拒绝。

  疯老头一见我没说话,知道我是埋怨他一直不告诉我关于我父母的事,“嘿嘿”干笑两声,开始讲述了起来。我头一次听说关于父亲的事,格外用心,而且疯老头极具讲故事的潜质,事情的前因后果交代的都清楚不说,该起的起,该落的落,听的我十分震骇。

  不一会疯老头说完了,我闭上眼睛用自己的思路整理了一下,疯老头说故事的能力确实不错,可叙述中吹牛皮性质的言辞太多,我得把这些去掉后,差不多是以下的意思。

  疯老头在父亲还没加入猎杀之前,就已经很有名了,虽然行事疯癫,却深受南北猎杀两派中人的推崇。当然,我怀疑里面有吹牛的成分,北派猎杀推崇他有可能,人家南派不一定就搭理他。

  父亲在加入北派猎杀之后,很快就名声鹊起,接连做了几件大事,除了几个穷凶极恶的凶煞之物,一时风光无双。这个我深信不疑,我都这么优秀,我的父亲当然应该是个英雄。

  由于父亲本身就是跟随疯老头学的手段,两人经常一起出现,加上父亲做事比较高调,对外人的态度又比较强硬,给人一种比较狂的印象,所以大家都称呼两人为“疯狂二人组”。

  这点我也保持怀疑态度,我虽然只见过父亲一次,可印象非常深刻,父亲给我的感觉就像温暖的太阳,不但没有一丝狂傲的气息,相反还很和善。当然,也不排除父亲对外人会有点狂傲,因为我在撞仙儿时,父亲赶过去后,对那些妖精的态度简直就是嗤之以鼻。

  接下来就是疯老头自吹自擂,我启动了自动过滤频率,反正最后的结论就是疯狂二人组很出名、很牛逼。

  之后疯老头发现了马平川和薛冰,将两人招入猎杀,并开始训练他们,这期间大约有两年半左右,北派猎杀的事务全担在了父亲的肩上,父亲顺理成章的成了北派猎杀的大掌令。

  马平川和薛冰出师之后,疯老头给他们安排了第一次任务,猎杀一个藏在某地水库中作祟的水怪,虽然只是比较低级的凶兽,父亲和疯老头还是不大放心,暗中跟了去,防止不测。

  谁知道还真的出了事,那水怪是条巨鳝,虽然并没成妖,却也个大身长,十分厉害,加上在水中作战,是那巨鳝的主场,却不是马平川的长项,一个疏忽,导致薛冰受了伤。

  虽然说薛冰完全可以治疗自己的伤,却让马平川红了眼,一怒之下将那巨鳝斩成了十七八段,整个水面都成了血河,巨大的血腥味,招来了一大群恐怖的生物。

  马平川是个好战份子,毫不犹豫的对这些东西开了刀,结果越杀血腥味越重,血腥味越重招来的凶物就越多,来的越多马平川杀的就越多,形成了恶性循环。

  父亲和疯老头也想看看马平川的实力,所以迟迟没有出手,任由马平川杀戮下去,一直杀了两天一夜,马平川硬是将所有被血腥味吸引过来的凶煞之物杀了个干净,才伤重不支倒地。

  这是大家第一次知道马平川受伤后必须喝血,当时喂马平川血的人就是父亲。

  可奇怪的是,马平川喝了父亲的血后,有很长一段时间,精力都特别充沛,再受伤都不需要喝血补救,而且受伤后的流血速度也大大减慢。

  我不傻,疯老头说完我这么一理顺了,马上就知道疯老头这是什么意思,敢情昨天晚上马平川喝了我的血后,感觉出来我的血对他来说有同样的功效,向我要血来了。

  这他妈分明是拿小爷当长期血票使用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