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六章:震鬼铃

第五十六章:震鬼铃

  听到这里,大家都明白李局长是什么意思了,疯老头笑道:“李局长,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出手,去将那小区里作祟的玩意给除了呗?”

  李局长马上笑道:“可不是,昨天我可都听蓝小姐说了,你们个个都是当今高人呐!而且我自认眼睛还不瞎,昨天那场面,其中猫腻之处,确实有很多啊!我个人相信,只要树老肯出手,这事对你老来说,就是易如反掌。”

  “而且,树老出手除去了祸端,得益的可都是普通百姓,起码以后就再也不担心鞭炮扰民了,也是功德一件,树老你说是不是?”

  我一听暗骂卑鄙,分明是知道对方背景是大官后,去拍人家的马屁,送人家一个人情,却要我们白出力,还用双关语威胁疯老头,说昨天的事猫腻很多,实际上就是在告诉我们,昨天的事他想翻还是翻得出来。

  不但如此,临结束还扣了顶大帽子,疯老头要是不出手,就是不为普通百姓着想,这李局长,简直精滑到了一定程度,软硬兼施,恩威并下,手段确实是一流的。

  我知道这事已经铁板钉钉了,首先这事听上去就不算个事,最多也就是挖地基什么的碰到人家坟了,大部分都是些普通的鬼魂,没什么了不起的,能劝就劝,不能劝一记奇门术就搞定了。

  其次疯老头不会不卖李局长这个面子,毕竟我们都还要在这城里呆着,他是公安局长,疯老头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得罪他,相反攀上交情之后,确实好处多多,这一点从昨天的事上就可以看出来了。

  却不料疯老头一开口,我就吓了一跳,差点以为疯老头忽然变得有骨气了。

  疯老头道:“李局长,不是我老头子推托,这事我也略有耳闻,不大好办,真的不大好办!不是我老头子说教,隔行如隔山,李局长侦案断犯肯定不在话下,可对这些歪门邪道里的东西,却一定没有我老头子懂的多。”

  李局长一听,脸上顿时有点不好看了,但仍旧陪笑道:“那是,那是,蓝小姐都说了,在这一行里,你是头顶头的第一个。”说着话,还伸出个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疯老头也没客气,一副坦然受之的表情,继续说道:“话不说不明,灯不挑不亮,我要是不说清楚了,李局长一定以为我树海峰不讲道义。昨天李局长对我们的照顾,我们哪会不知道,今天李局长有事就推托,那倒显得我们不厚道了。”

  “所以,这其中利害,我必须得给你讲一下,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我得先分析一下给你听,免得到时候出了事,场面不好收拾。”

  说到这里,转身走回办公桌后,一脸本经的手一伸道:“李局长,你先坐。”

  李局长被他这么一说,大概感觉到好像不是什么好办的事了,随身坐了下来,询问般的看向疯老头。其实何止李局长,连我和马平川也一齐看向疯老头,想听他能把这么简单的事说出个什么道道来。

  疯老头的面色愈加严肃,说道:“从一开始那工地挖地基出事时,我就知道是邪魅作祟,之所以迟迟不敢动手,实在是事关重大,不得不左思右想,仔细策划。”

  “要知道大部分的邪魅,实际上更怕我们人类,为什么?因为我们人类身上有阳气,这阳气看不见摸不着,对邪魅来说却是要命的东西。”

  “李局长,你想一下,工地上最不缺的是什么?砖头钢筋农民工,对不对?像那么大工程的工地上,往少里说,三百号农民工有吧?农民工兄弟们,缺房缺车缺钱缺女人,就是不缺阳气!三百多条汉子聚集在一起,那阳气该有多足啊!”

  “可就这样,还是出事了,而且是连伤带死,接连不断的出事,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作祟的那玩意不简单啊!三百多条汉子的阳气在那东西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后来请人作法的事我也听说了,可不是一个两个,连续请了好几个啊!每一次都是请去的人被整的惨不堪言,有一个腿都被砸断了,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有了这个馊主意,凌晨三点放鞭炮。”

  “为什么三点放鞭炮呢?三点这个时段,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间点,妖魔鬼怪都喜欢这个时间点出来晃悠,一大堆鞭炮齐鸣,火花乱溅,也确实够吓唬人的,确实能使邪魅远避,所以,这个道道在我们这一行里,叫做响铃,又叫震鬼铃。”

  “凡是工地上每有一个小进度,就在凌晨三四点钟放鞭炮的,那这个工地一定不干净,而且邪魅祸害的还不轻,这是必然的。”

  “我这样一说,以李局长的聪明,也应该明白了,三四百条汉子的阳气都震不住的东西,能是简单的吗?何况现在那东西已经被鞭炮逼得一两个月不敢露头作恶了,更加怨气深重,再出手只怕不会再留情。”

  “这事我们要插手的话,往小里说,也得伤筋动骨,特别像我这么一把年纪的,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一定,往大里说,只怕我们四人有命去管,无命回来。”

  说到这里,疯老头又慢悠悠的加上一句:“李局长,我再说句不该说的话,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你的房子离那里不远,现在那东西正满肚子的怨气,搞不好就会溜达到你们小区去作祟啊!”

  “而且,就算那工程靠着震鬼铃能够顺利完工,你觉得有人敢住吗?到时候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这个事,还真得抓紧了办,不然越拖越麻烦。”

  那李局长哪里明白这些道道,听疯老头这么一说,也紧张了起来,浓眉一锁道:“树老,原先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找你,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才知道这事严重了,身为公安局长,保护一方百姓是我的职责所在,我要不知道也还罢了,如今我知道了,无论如何也得求你出手。”

  一句话说完,又给疯老头戴了一顶高帽子道:“树老,我知道你是菩萨心肠,不可能坐视百姓遭殃的,这毕竟是你的地盘,这东西在你的地盘里作恶,分明就是不给你面子。”

  我一听就想乐,李局长这后半句话里,连激将法都用出来了,看来这李局长平时没少研究三十六计。

  疯老头却猛的一拍桌子,发出“啪”的一声响,“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大义凛然道:“李局长,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树海峰再打退堂鼓,也就太不识抬举了,这件事,我管定了,哪怕因此赔上自己的老命。”

  说到这里,又话锋一转,脸上露出极其为难的表情道:“只是……”

  李局长何等精明,一见疯老头这表情,就知道还有下文,急忙问道:“树老,你要我怎么配合你?只要在我权利范围之内,你尽管提。”

  疯老头听李局长这样一说,马上接口道:“这事你还真帮不了我,必须要那个工程方的负责人亲自来一趟才行。”

  李局长一听,伸手就掏出电话来,很快拨通了一个号码,简单寒暄了两句,就让对方马上赶到这里来,随即就挂了电话。

  也就半个小时左右,根叔带了一名青年男子上来,也就二十多岁,穿着打扮很是得体,长相也算不错,只是眉宇之间有种骄横之气,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一看就是从小就在蜜水里泡着长大的。

  李局长对这小伙倒满客气,称他为赵总,将刚才疯老头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那小伙嘴一咧道:“李叔,你大老远的喊我来,就因为这点破事啊!那事不早就摆平了嘛!鞭炮能用几个钱,犯不着再大张旗鼓了吧?”

  “再说了,房子建好一卖出去,死不死人又不关我事,我总不能保证每个买我房子的傻逼都长命百岁吧!”

  我一听顿时一肚子都是火,这小子完全就不是个东西,简直就没把人命当回事,这样的人,早死早好,老子还不想管他的破事呢!

  疯老头一听,马上笑道:“李局长,赵总说的对,咱们也不用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至于你们家,那好办,我给你整个符挂屋里,包你全家平安。”

  李局长不乐意了,也不喊赵总了,将脸一沉道:“小赵啊!事情不能这样说,我好歹也是个公安局长,守护一方百姓是我的职责所在,怎么能眼看着有恶性事件发生而不及早制止呢!你要是不配合,那我就打电话找老领导谈谈。”说完真的掏出了手机,敢情那个所谓的老领导,就是这年轻人的老子。

  那赵总一见,急忙说道:“得!李叔你别打电话了,你说怎么办我全部配合就是,别什么事都烦老头子,等会又要训我了。”话虽如此说,脸上却仍旧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

  李局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一见那青年同意了,马上露出笑容,转向疯老头道:“树老,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吧!我和赵总全力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