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七章:弄假成真

第五十七章:弄假成真

  疯老头等的就是这句话,马上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此事凶险难料,我老头子无所谓了,黄土已经到脖子了,一条老命丢了也不算夭折,可这三个孩子不一样啊!他们年轻、聪慧,未来不可限量,而且家中都有双亲需要赡养,万一三个孩子有个闪失,我怎么跟人家大人交代啊!”

  我一听,心头暗笑不止,疯老头太会糊弄人了,敢情兜了半天,还是绕到钱上去了,我就知道,要想让疯老头不要钱白干活,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李局长一听就不说话了,他是个老狐狸,怎么可能不懂疯老头话中的意思,他不但懂,此刻应该还很感谢疯老头,因为是疯老头让他叫冤大头来的,有这个冤大头在,根本用不着他说话。

  果然,赵总一听就笑了,对李局长道:“李叔,要钱你早说嘛!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弯子,还找上临演了,累不累啊!行!说吧!要多少?”说着话,伸手掏出支票薄来。

  我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个赵总以为是李局长变着法找他要钱呢!这下李局长估计解释不清楚了,也好,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去。

  谁知道李局长一瞪眼,怒道:“糊涂!我要用钱还用得着和你兜这么大的弯子?直接打个电话给你你敢不给?你老子官再大,别忘了这里是我管!而且你老子是我老领导,没有你老子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是在替你花钱消灾呢!懂不懂?”

  这几句话说的虽然重,确实在理,赵总老子的官再大,县官不如现管啊!李局长要钱的话,赵总背景再硬,不给还真麻烦,后两句则是表白了自己的立场,是还老领导的人情,根本不是自己要钱,这李局长还真会说话,几句话就把自己摘清了。

  那赵总虽然年轻,却也久见风浪,一想还真是这么个理,赶紧见风转舵道:“是是是,小侄错了,李叔你别发火,这事我全力配合。”

  李局长这才将板着的脸缓了下来,说道:“再怎么说我也是这个城市的父母官,你们年轻人是这个城市的未来,有事了我当然要管,何况我和老领导的关系在这,我让你做的事,能把你往沟里领?肯定是为你着想。”

  那赵总连连点头,李局长话锋一转,对疯老头道:“树老,让你看笑话了,年轻人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你说个数吧!”

  疯老头哪会错过这个机会,一只手一伸道:“这个数,不为难吧?我的就算了,三个年轻人值得可不是这个价钱,这可是看你李局长面子的数字了。”

  赵总一见,两眼一翻道:“五百万?老头你想钱想疯了吧?老子出去二十万一个有的是人把命卖给我,信不信?”

  疯老头笑道:“信!也许十万就能买到一条命了,中国十几亿人口,穷人多的是,很多人都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可是就算你买上一万条命,能让你的工地不闹鬼吗?”

  李局长将脸一沉,沉声道:“给钱!五百万买工地平安,值得!别忘了,死的那几个工人,花的可不止这个数。”

  赵总一听,顿时安静了下来,往办工桌上一趴,“唰唰”写了几笔,随手一撕,把支票递给了疯老头,起身伸手点着疯老头道:“老头,你给我听好了,工地的事你要是整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转身就走,连李局长都不打声招呼,态度嚣张至极。

  疯老头接过支票,笑道:“不送,赵总慢点走,回去的时候认清点路,以后再来的时候就熟悉了。”

  我只当是疯老头故意呕那个赵总的,没想到疯老头一语成鉴,没多久这个赵总果真又上门了,当然,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李局长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他在这个城市里一向呼风唤雨惯了,何时受过这等难堪,心头恼火自是难免,不过随即又恢复常态,对疯老头道:“树老,你看,这钱也收了,是不是早点出发,事关百姓生死性命,早一天解决,我才能早一点安心呐!”

  疯老头随手将支票丢在桌上,按了下按钮,根叔闪身而进,疯老头对根叔道:“大根,准备两口箱子,装点土特产给李局长带上。”根叔转身出去,片刻而回,提了两口密码箱,往桌前一放,拿起桌上的支票,就退了出去。

  我心里暗赞,疯老头太滑了,这么简单的事,收了五百万确实多,时候李局长明白过味来,难免会不痛快,不过有这一百万堵李局长的口,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李局长双目一亮,脸上却笑道:“树老,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看这密码箱可不像是装土特产的啊!”

  疯老头笑道:“李局长,你这为了百姓奔波劳累,我代表全城百姓感谢一下你,小小心意,你就当全城百姓一人请你喝了杯茶的。”

  李局长一听,“哈哈”大笑,也不推辞,笑道:“好好好,树老美意我要不领,那就不识抬举了,茶要喝,事也要办,咱们这就走吧?”

  疯老头一点头,示意我把两口箱子提着,一行五人出了门,上了李局长的车,李局长亲自开车,向他家的方向开去。

  疯老头的家在城市的西北方向,刘老板几人的别墅则在东南方向,而李局长走的方向则是东北,看样子有钱人都跑郊区了。

  不多会就看见了一片别墅区,统一规划,青瓦白墙,很有点古韵,每一家都是单门独栋,宁静清幽,确实是个好住处,只是每家从外面看都一样,有点分不清。

  车子在一户门前停了下来,李局长笑道:“树老,你刚才说给我屋里整张平安符的,不会不算数吧?进去瞅两眼去?”

  疯老头点头应了,几人下车进门,我也没忘把两口密码箱提进了李局长家。

  一进门我就一愣,这李局长的家在我想象中,应该是金碧辉煌的才对,可现实却远非如此,不但没有丝毫的奢华感,甚至有点高雅,素墙净地,几件简单实用的家具,满满两大柜的书,看着有点书香门第的味道。

  这顿时让我对李局长另眼相看起来,这家伙绝对收了不少钱财,却能忍住不显摆,确实非一般人能及。

  李局长夫人大概上班去了,家里没人,我将箱子放在茶几上,李局长看都没看一眼,转头对疯老头说道:“树老,你看平安符应该放在哪里合适?”

  疯老头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来,三叠两叠,手一挥黄符飞去,稳稳落在隔断之上,就地取材,从书柜中取了个水晶球,压在黄符之上,说道:“就放这里,不要动它就行,保你家中百邪不侵。”

  李局长点头应了,张罗着要沏茶,我们哪是那么不识相的人,起身推辞先办事为主,李局长也不客气,带我们出了门,一路向别墅区对面的工地上走去。

  从别墅区的位置看去,这片工地范围极大,四周用铁皮围拢,工地上吊臂轰鸣,人声鼎沸,无数工人正在忙碌,场面热火朝天。

  可我却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阴冷之气,正笼罩在工地的上空,不由得吃了一惊,急忙喊住几人,闭目凝思,让感知像触角一样向工地的方向延伸过去。

  不感知不要紧,这一感知顿时冷汗就下来,在整个工地的上空,笼罩着一大片像乌云一样的黑雾,而且地面上也是黑雾缭绕,不断向上空升腾,我能清楚的感应到,这些黑雾充满了邪气。

  更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种邪气,我清楚的记得,在那大黑蛇和柳异轩的身上,也曾见过,可大黑蛇和柳异轩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这邪气又是从何而来?

  疯老头三人虽然感知不到,却能从我的表情中揣摩出一二来,疯老头见我冷汗都下来了,奇道:“有这么厉害?”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双眉头已经皱了起来,这和我们之前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原本以为是捡了个便宜,没想到弄假成真了,这工地上的东西,绝对不是孤魂野鬼可以比拟的,只怕今天少不了一场恶战。

  薛冰看了我一眼道:“有几分把握?”

  我摇了摇头道:“现在还看不出来,不过,气场煞气之重,不在柳异轩之下。”

  马平川眉头一皱道:“那又如何,砍了就是。”

  李局长也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见我们不走了,生怕我们再临阵逃脱,急忙说道:“树老,我们先进去看看再说。”说着话伸手拉住疯老头的手,进了工地,我们也只好跟上。

  五人刚进入工地范围,就听见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欢呼,不少人都往一个方向跑,隐约听到有人在喊:“挖到古董了,挖到古董了。”

  我虽然才到城里几天,可也对现在的世界有了点了解,知道现在是太平盛世,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这些年古董的行情一路高涨,小小一个瓶子都有成千上万的价值,弄的人人为之癫狂,大有全民玩古的架势。

  果然,李局长一听说前面挖到古董了,顿时双眼一亮,笑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走,树老,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