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八章:青龙镇尸

第五十八章:青龙镇尸

  疯老头应了一声,几人也朝那人群汇聚之处走去,远远的就听见一片鼎沸之声,看样真的挖出了东西。

  我们四人走的快,一挤进人群,就看见一个身穿牛仔衣的红脸男子,正在和一个农民工装扮的工人讨价还价,而那个农民工手中抓着一个暗青色的玺印,足有六七公分宽,呈正方形,上面雕了条形态凶猛的青龙。

  这青龙雕的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盘踞玺上,隐有流动之感。在玺印的四周,布满了阴刻花纹,咋看像是符咒,却又和道家使用的符咒略有不同,十分的古怪。

  我们四人一见全都大吃一惊,外人不懂,我们却清楚的知道,这是奇门术中的玺镇。

  鬼魂只是一缕怨念,有形无实,实际上一般的阴魂根本就伤害不了人,尸却不一样,有形有实,往往都是心中一股怨念不散,借助地下阴气引起的变异。

  这东西不但可直接伤害生物,还可借生物的阳气,增加其功力,而且由于本性迷失,茹毛饮血,其危害远远超过了一般阴魂。更要命的是这些东西的牙齿和指甲中含有大量的尸毒,一旦被其咬伤或抓伤,就会尸毒攻心,也随之变成僵尸,危害性甚巨。

  关于僵尸伤人的事情,在古代就屡见不鲜,到了近现代,由于大面积实行了火化政策,已经越来越少,不过仍旧偶有耳闻。

  比如1995年的成都僵尸事件,就曾闹的满城风雨,最后出动了部队才将其消灭。又如2004年,某医院发生集体诈尸事件,监控拍的一清二楚,十数具尸体自己爬起跑出了太平间,其后也是部队秘密进行的消灭行动,并封锁了相关消息。

  部队使用的武器,一般都是喷射似火枪,可以直接将僵尸焚烧成焦炭,但在我们奇门术中,使用的却是糯米、墨斗、桃木剑、黑狗血之类的东西。可我们今天来,只以为是孤魂野鬼作祟,没想到竟然会有僵尸出现,根本就没有准备,只怕万一对上阵,准定吃亏。

  但是,对付僵尸还有两样更高明的东西,一是金钱剑,这个金钱不是现在用的纸币,而是铜钱,铜钱外圆内方,有天圆地方之意,在奇门术里象征着法力无边。而且铜钱耐磨不易损坏,面额价值又小,导致流通的勤,钱过万人手,指指通人心,沾染了大量的阳气,用来刺杀僵尸,是非常适合的道具。而且铜钱流世甚多,所以流传甚广,甚至很多神棍都能拥有一把。

  另一样其实算是一个统称,都叫镇尸,以物镇之,尸即不动不走,是为对付僵尸的最好办法。但这镇尸又分为三个等级,等级规划制度非常严格,话说白了,能玩的转镇尸的,那都不是一般人。

  镇尸之中,最普通的就是符镇,湘西赶尸人、茅山术中使用最多。符咒又分为黄、蓝、紫、银、金五色,其中黄符最为普遍,金符威力最巨,一般道门中人都以黄符为主,能用到紫符的都少之又少。

  其次就是钱镇,这就不简单了,必须将事先准备好的铜钱打入僵尸口中,以铜钱的阳气破坏僵尸体内的阴气,僵尸的舌头也是僵直的,无法吐出铜钱,体内阴气被铜钱不断破坏,无法凝聚,只需要一埋,要不了多久就腐败了。

  最后就是玺镇,玺镇的威力是最大的,一块镇尸玺,可以使周围数十里的僵尸连动都不敢动,为什么呢?因为上面雕刻的符咒是请龙符,上龙雕刻的也是青龙,青龙属于龙脉一族,代表邪龙,最喜吞噬尸体,只要僵尸一动,请龙咒就会发动,青龙出动,有多少僵尸吃多少。

  所以镇尸玺在奇门术中也被称为青龙镇尸,是门极其高深的手段。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玩的,别的不说,光请龙咒本事小点的就玩不转,青龙虽然是邪龙,可毕竟是龙脉一族,本事小了的根本使唤不动它。而且,这下镇之地,必须得精挑细选,必须是地穴之眼,下通地水才行得通,不然青龙过不来,请了也是白请,方位有一点偏差都不行。

  最主要的,是这些事都必须一个人来完成,从镇尸玺选材雕刻,使术请龙,到寻地下镇,都不得借他人之手。

  这看似简单,实际上融合了奇门术、风水术、和镇尸的所有精华,还得精通雕刻,不然刻出来龙不像龙,蛇不像蛇的玩意也没用。所以说,能玩得转镇尸玺的,那绝对是个牛逼轰天的人物。

  而我们所看到这块镇尸玺,通体为碧玉,青中带墨,光莹流润,材质上来说就是上上之选。雕工更是精细,四方阴刻请龙符浅而不断,清清楚楚,那条青龙飘逸灵动,凶猛异常,一看就是高手中高手才能做出来的东西。

  但是,问题也就来了,这玩意可不是随便就埋下去的,有些玩奇门术的,一辈子都做不出一块镇尸玺来,足见其多珍贵,既然在这里发现了,那就说明这个地段必然有一个不得了的厉害僵尸。

  几个月前,疯老头和我说起这些的时候,我曾天真的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见到这样的东西,谁知道这才进城几天,就亲眼看见了一块青龙镇尸玺,还是这么高级的一块,说实话,我连转身就跑的心都有了。

  这时那红脸汉子还在和那农民工兄弟争论价格的高低,这些家伙都是些专门捯饬古董的,相当有眼力,整天就在工地上转悠,哪里一有古董出土,马上赶到现场,以最低的价格收进,往往一转手就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赚。

  那红脸汉子和捧着青龙镇尸玺的农民工兄弟还在争讨,我对疯老头一递眼色,疯老头一点头,上前笑道:“兄弟,我问一下,这东西是在哪里挖出来的?准备多少钱卖?”

  那红脸汉子一听,就瞪了一眼疯老头道:“呦!哪个裤裆没拉紧,把你给露出来了,你老几啊?什么意思?想插一杠子还是怎么的?我可告诉你,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这里我先来的,谈不拢才轮得到你,懂不懂规矩?乱插什么话啊!”

  旁边还有几个汉子也异口同声的喝问了起来,看起来还真有这个规矩,谁先到的谁先谈,谈不拢再下一个,可能也算是他们这一行里不成文的规定吧!

  这个时候,李局长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往那红脸汉子身边一站,板着脸道:“怎么的?郭老二你还想咬人是怎么的?这是树老,你敢有一点冒犯,我就把你那些破事都翻出来查一遍。”

  那红脸汉子一看是李局长,顿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马上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支递了过去,陪着笑道:“呦,李局长,您老人家怎么会在这?这是您老的朋友?按道理来说,我是不该说什么的,可这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啊!”

  李局长也不接他的烟,眼一眯道:“你们是哪一道?什么道上不道上?黑社会啊?我明确的告诉你,我在这里,就得按我的规矩来,懂了没?”

  那叫郭老二的红脸汉子一脸讪讪的低下了头,手仍旧保持着递烟的姿势不敢动,也不敢再说话了,旁边几个汉子也不在吭声。我顿时佩服起来,看起来这个李局长在民间的威望还真可以,镇这些家伙妥妥的。

  李局长一见他们不说话了,才伸手接过郭老二递过去的香烟,郭老二忙不迭的给他点上,抽上一口才说道:“前段时间,这个工地上出了几条人命,我特意请了树老来帮忙侦破的,这东西很有可能就是凶器,是要作为证物的,懂吗?别看见什么都上面凑。”

  说完又对疯老头道:“树老,你请,别让他们妨碍了你,你先过一眼,如果不是和事情相关的东西,就让他们争去,咱们不搀和这些破事。”言下之意清楚的很,如果和工地闹鬼的事情无关,咱们就不搀和,给郭老二他们一条财路。

  我顿时对李局长又看重了一分,这家伙还真有一手,怪不得像郭老二这些混混们都服他。

  郭老二几人也是面色一喜,纷纷看向疯老头,就等疯老头说出“不是”两个字,就好继续做他们的生意了。

  可疯老头哪会漏过这样一个宝贝,脸一苦道:“还真是,各位兄弟对不住,这东西事关重大,小老儿只能挡一下几位兄弟的财路了。”

  郭老二他们都是玩古董的行家,虽然不懂奇门术,却也知道这玩意价值不菲,听疯老头这么一说,几人脸上顿时露出一片失望之色。

  李局长点头道:“既然是那东西,那大家都散了吧!警察办案,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们别在附近扰乱。”

  这工地上确实死过人,大家都有耳闻,听他这么一说,也就纷纷散了,郭老二几人更不愿意因为这个和李局长作对,刚想随工人散去,疯老头忽然一指郭老二道:“大兄弟,你留下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