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十九章:地泉之眼

第五十九章:地泉之眼

  那郭老二听的一愣,看了李局长一眼,走了回来道:“这事和我半分钱关系也没有啊!李局长您知道我的,让我捯饬点古董我还行,您要让我杀人,借我八个胆也不敢啊!”

  李局长道:“没说是你杀人,让你帮个忙而已,啰嗦。”

  郭老二一听,顿时乐了,说道:“李局长您吩咐,有什么事我能帮上的,不是我吹,在这个城市里的小混混,多多少少都卖我三分面子,我准能给您打听出个子午卯来。”

  李局长点了点头,对疯老头一指道:“行了,别吹了,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听树老吩咐就行了。”

  郭老二的眼睛可不瞎,也看出来了,知道疯老头必定来头不小,不然李局长不可能这么一再捧着,听李局长这么一说,马上凑了过来,对疯老头笑道:“老爷子,你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

  虽然他一脸笑的那么灿烂,我们却都知道这家伙卖的是李局长的面子,不然这些地头蛇论身份又不配认识疯老头,怎么可能对疯老头这么恭敬。

  疯老头到没客气,随手拿过那农民工兄弟手中的青龙镇尸玺道:“大兄弟,我考考你,这个东西,大概年代有多久?”

  郭老二一听就乐了,笑道:“老爷子,这你还真找对人了,我郭老二别的本事没有,对这些东西辨年断代,我保证不比电视上那些专家差。”

  说着话,伸手接过那青龙镇尸玺道:“这玩意看着外面流荧晶潤的,实际上不是包浆,这是它本身材质就好,上好的新疆和田碧玉,山流水的料,虽然有点绺裂,材料还是相当不错的。”

  “但是老爷子你要问的年份嘛!那就没什么意思了,从这东西的刀工、刻痕和外面的包浆来看,这玩意就是个新东西,但上面几处表皮上又有一层沁色,为什么呢?很简单,老玉新雕,骗骗一般人还行,想骗我,门都没有。”

  疯老头长眉一皱道:“新东西?有多新?”

  郭老二又看了两眼那青龙镇尸玺道:“以我的经验来判断,这东西就不说土沁了,连个土色都没上去,最多不超过五年,很有可能是最近这两三年才埋下去的。”

  接着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光凭这块山流水的料,现在就值一老鼻子的钱了,何况这雕工不错,如果我没看错,这是广州工,龙足够威猛,打磨的荧润,而且包括了镂雕、透雕、深雕、浮雕和阴线雕,算得上极品了。”

  他这一说,那农民工马上不干了,手一伸将青龙镇尸玺抢了回来,抱在怀中道:“这东西是我和兄弟几个挖水管道的时候挖出来的,不管是谁,想拿走都得给个合适的价钱。”

  疯老头笑道:“当然当然,钱少不了你的,我问一下,你想要多少?”

  那农民工兄弟犹豫了一下,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来,一狠心一咬牙道:“五万!少一分都别想拿走。”

  那郭老二一听就急了,跳脚道:“你这兄弟,也太不厚道了,刚才还跟我说一万呢!怎么一转眼就翻了五倍上去。”

  疯老头手一摆道:“五万就五万,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你得带我到你刚才挖到这玺印的地方去看看。”

  郭老二一听,顿时一愣,急忙道:“老爷子,他唬你呢!再有钱也不是这样玩的,这玩意虽然是山流水的料,工也不错,可颜色太暗了,又是新东西,年代不到位,里面还有绺裂,市场最高也就五万左右,这老小子拿你当羊子宰呢!”

  疯老头笑道:“无所谓,我主要是要破了这个案子,钱不钱的,有公家呢!对不对李局长?”

  李局长点了点头,拿起电话拨了出去,不一会就有个很斯文的年轻人送了五万现金过来,那农民工拿了钱,将我们带到一处挖了半截的土沟前面,刚想走,又被疯老头一把抓住道:“慢着,你也听到了,五万对这东西来说,算多的了,可不是就这样拿了就算了的,你找几个人来,继续往下挖,挖到一片青石板为止。”

  这些活对农民工兄弟来说太简单了,一听就笑道:“好说,好说。”马上招了几个兄弟过来,铁锨洋镐齐上阵,挖了有五六米深,就有一人喊道:“我挖到了,底下好像是块青石板。有一米左右长,三四十公分宽。”

  疯老头一听大喜道:“抬起来,把青石板抬起来你们就可以走了。”

  几个工人纷纷跳了下去,一起用力,将青石板抬了起来,奇怪的是,底下竟然是一汪泉水,粗细如井口,泉水清澈碧透,不知深幽。

  我们四个对看一眼,知道找对了地方,这分明就是地泉之眼,不用说,这青龙镇尸玺就是安置在这泉眼之上的,这泉眼直通地心,正是请龙符召唤青龙的通道。

  疯老头让那些农民工兄弟都散了,让郭老二和李局长也远远的离开,并且不许任何人靠近。李局长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急忙去办了,没一会整个工地都安静了下来。

  疯老头这才对我们一笑道:“今天大家有福气了,虽然这里确实存在着不简单的东西,可有这青龙镇尸玺在,我们连手都不用伸,等着看好戏吧!”

  不知道怎么的,我却忽然莫名的有点紧张,双手都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总觉得这泉水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窥伺我一样,而且那种恶意,都赤裸裸的表现了出来。

  马平川忽然说道:“如果小花判断失误会怎么样?”

  我顿时就是一愣,确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自从我拥有了这种感知能力之后,从来没有失误过,但这并不代表就不会失误。

  疯老头却笑道:“怎么可能,我对小花花的感知能力是百分百相信的,他说是僵尸,那就一定是僵尸,而且这人将青龙镇尸玺埋在这里,不就是为了镇尸吗?总不能是为了开我们的玩笑吧!”

  薛冰却说道:“我也觉得这事好像不大简单,一切都太顺利了,从工地上发生人命开始,好像就在等着我们来,这青龙镇尸玺更是早不出现晚不出现,我们一来就出现了,你们不觉得这太过巧合了吗?”

  随即又说道:“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如果真要这么算计我们,那可得不少人配合,起码包括李局长、赵总、刚才的郭二和一帮工人,甚至连介绍李局长认识我们的蓝小姐都跑不掉嫌疑。”

  “要是从蓝小姐这边追起的话,那刘老板、林猴子和柳异轩都得计算在内,牵涉的人员太多,需要安排的事情太多,任何一个环节出了纰漏,我们都走不到这一步。”

  说到这里,猛的一个激灵道:“如果这个人能把这些都计算到的话,那这个人也太可怕了,所以,我情愿是自己猜错了。”

  话刚落音,那泉水忽然沸腾了起来,“咕嘟嘟”直冒水泡,如同一锅水被烧开了一般,疯老头忽然面色一苦道:“闺女,你还真猜对了,我们爷几个都上了人家的当。”

  我脸色一变,急忙问道:“如果是我感知失误,我们几个会怎么样?”

  疯老头双眼看着那沸腾的泉水,苦笑道:“如果我们几个真的被人算计了,那么,今天就是我们的死期,青龙被召唤出来却又没东西吃,你想想会怎么样?”

  我顿时一愣,瞬间冷汗又下来了,双眼眨也眨的盯着那地泉之眼,只期盼能是我们的幻觉,可很快我就发现,我们确实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