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六十一章:千万别伤害薛冰

第六十一章:千万别伤害薛冰

  我本来全力以赴都不是黑童子的对手,这一分心,顿时连挨了几下,一条手臂疼的钻心,几乎抬不起来了。

  可偏偏这个时候,马平川和青龙缠斗不止,疯老头不停用六阳天火拦住那僵尸,薛冰根本没有战斗力,都没法帮我,我心头一慌,那黑童子又连续出没两次,这两次却是奔着我身后的薛冰去的,我阻拦不及,只好硬挡了两下。

  我连挨两下,中间间隔不过十来秒,顿时心头火起,刚想反击,那黑童子却悠忽不见,我就像是大象对上了蜜蜂,根本就有力无处使,心中叫苦不迭。

  可我还不敢让开,这黑童子只有我能感应到,其他人更是白给,只好咬牙苦撑,心中只期盼马平川和疯老头能快点解决了青龙和僵尸过来帮我。不过说实话,我自己也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如果青龙和僵尸那么好解决,疯老头也不会怕成那样了。

  那黑童子却是越来越诡异,每次出现都奔着我我身后的薛冰而来,这更使我手忙脚乱。

  疯老头大喊道:“小华,打起精神来。”其实我何尝不想,可面对这个黑童子,我根本找不到还手的机会。

  而此时那僵尸被疯老头逼的急了,凶性大发,接连躲过两记六阳天火,逼近了疯老头。

  我刚想喊疯老头小心,马平川已经逼退青龙,蹿过去“嘭嘭”几脚,生生将那僵尸踢退,然后又闪电般转了回去,挥刀挡住青龙的扑击。

  我头脑中灵光一闪,一个念头还未来及成形,黑童子悠忽一下竟然出现在我身旁,手一伸对着我身后的薛冰抓去,这次竟然是直击薛冰的咽喉要害之处,而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我身边,哪里还来得及阻拦。

  就在这时,疯老头忽然出手,一记六阳天火袭向那僵尸,那僵尸一闪躲过,向前扑了一步。那黑童子的手已经伸到了薛冰的脖子半尺之处,忽然就缩了回来,化成一缕黑烟,消失不见。

  我顿时又是心头一动,隐约觉得好像摸索到了什么。

  随即那青龙又扑向马平川,马平川毫不惧怕,挥刀击退。青龙一退,黑童子果然如我所料,出现在我身边,袭击的目标仍旧是薛冰。不过这回他可没吃着好果子,我早就在等他出现,他一现身,正好撞在我的手指上,一记雷箭发出,那黑童子嘶吼一声,迅速变幻成一缕黑烟散去。

  我心头大喜,急忙叫道:“大家注意,这三个东西的攻击是有顺序节奏的,青龙攻击完是黑童子,黑童子之后是僵尸,僵尸攻击完又是青龙,轮流攻击,不能一起行动,大家注意顺序,就能提前出手封住他们的攻击。”

  我一说完,几人同时一振,观察了一轮,见果然如我所言,顿时精神大振,马平川更是来回闪动,不时帮疯老头将僵尸逼退,加上黑童子被我射了一记雷箭,对我忌惮多了,局势终于稳定了下来。

  可我知道,这种局面根本无法保持多久,我只能牵制一个黑童子,还得靠不时的用身体硬挡,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一会,我就得倒下。

  而疯老头根本没有准备对付僵尸的家伙,只能用六阳天火逼住僵尸暂时无法过来,还得靠着马平川不时帮忙。可马平川又能撑得了多一会呢?他一边对付青龙,一边还得留意疯老头那边,等到他力尽之时,也就是我们全盘溃败之时。

  就在这时,那条盘旋升腾的青龙却犯下了一个大错,这个错误直接导致了整个局面都改变了形势。

  那青龙见久战不下马平川,对他手中长刀又颇为忌惮,轮到它出击的时候,竟然直接舍弃了马平川,凌空飞扑向被我护在身后的薛冰。

  我正全神贯注的等待黑童子现身,根本就没防备青龙来袭,等到反应过来,薛冰已经被那青龙一口咬中肩头,生生撕下一片皮肉去,鲜血瞬间染红了肩头。

  这一下惹恼了马平川和我。

  要不是黑童子适时出现,我肯定去找那青龙拼命,可我刚一想动,马上又想起黑童子来,只好逼退适时出现的黑童子,护住薛冰,让她自行疗伤。

  马平川却冲了上去,到了近前,凌空跃起,直劈青龙,浓烈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瞬间弥漫了开来。

  但青龙身在空中,轻轻一闪就已经躲开,马平川力道已泄,又无着力点,落了下来,偏偏此时疯老头已经逼退了僵尸,接下来就是青龙攻击的时间。

  马平川正好落在青龙下面,而且旧力刚泄,新力未生,连防守都来不及。

  青龙呼啸而下,一口对着马平川咬下,气势汹汹。

  我们三人几乎同时大喊道:“快躲开!”

  可马平川却没有躲,也许是来不及,也许是他根本就不想躲,就这么站在哪里,昂头直视凌空扑下的青龙,待那青龙到了头顶,忽然将手一伸,一条手臂直接伸进了青龙张开的巨唇之中。

  青龙一口咬下,血光涌现。

  马平川闷哼一声,被咬中的手臂奋力一拉,竟然将青龙的身躯硬拉下来两尺左右,另一只手中长刀忽然闪起,一刀就刺在青龙的眼珠子上。

  青龙惨嘶松口,疼的盘旋不止,马平川一条手臂上全是血迹,齐肩处两个血洞几乎被咬了个对穿,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几下说起来慢,实际上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仅仅一眨眼之间,马平川伤,青龙瞎了一只眼,可见这一接触有多惨烈。

  我心头猛然一紧,这个马平川完全是拼命,而不是战斗,他刚才绝对是想拼着舍弃一条胳膊来拼掉青龙的一只眼珠子,这样的人,实在太可怕了。

  而让他起了这种拼命念头的,正是薛冰受伤,不管是谁,是人也好,是兽也罢,千万别伤害薛冰,只要伤害了薛冰,马平川一定会和他拼命,乌鸦如此,青龙亦如此。

  但是他这种打法,却收到了最大的效果,这也使我心头一动。

  自从我给了那黑童子一记雷箭之后,黑童子更加的谨慎起来,每次出现,都是一击不中即全身而退,根本不给我还手的机会。而且他飘忽不定,虚实皆有,我根本无法抓住他用实体现身的那一刻。

  但马平川的办法,或许可以一试。

  当下我故意装出疲惫不堪的模样,蹲在地上,将一只手伸在前面,呈剑指状,根据这一会和黑童子交手的经验来推断,黑童子一定会忽然出现来咬我的手指。

  果然,黑童子如我所料想一样,忽然在我手边出现,一把抓住我的手指,咬进了口中。我感觉到一阵钻心般的疼痛,两节手指几乎被咬断了一般。

  可我却笑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早就准备好的雷箭激射而出,“扑哧”一声在黑童子的后脑上开了个洞。黑童子怪叫一声,却没有像前几次一样化成黑烟,因为就在雷箭射出那一刻,我的另一只已经按在了地面上,无数的藤条从地面钻出,缠住了黑童子的两条腿,并迅速的向上攀爬。

  黑童子的实体被千花万树缠住,再想变化逃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的手指仍旧在他的口中,连续催动雷诀,雷箭不断发射,眨眼之间,黑童子的脑袋被我射成了蜂窝,缓缓倒在地上,显出原形来,却是一只黑猫。

  连挨了我几十下雷箭,这黑猫哪里还有存活的道理,一现出原形,身体就不断粉末一般的分化,片刻就化成一堆灰尘,元神泯灭,随风而逝。

  黑童子一现原形,疯老头就“咦”了一声道:“怎么会是黑猫?黑童子应该是童子阴魂才对,这难道不是三煞绝户?”

  话刚落音,他对面的僵尸已经逼到了面前,急忙手忙脚乱的连发四五道火球出去,才勉强逼退。

  那青龙在空中盘旋飞腾,却不敢再攻击马平川,显然被马平川一刀刺的,对马平川产生了畏惧心理。

  它不攻击马平川,马平川可没准备放过它,即使一条胳膊已经举不起来了,仍旧用一条胳膊缓缓举起长刀,猛的矮身一弹,连人带刀向上直刺。

  那青龙甚是畏惧马平川,根本不敢硬接,猛地闪动游走,迅速的扑到那僵尸头顶,张开巨唇,从上而下,一口将那僵尸吞了,转身腾空而起,眨眼间到了水柱上方,一头扎入泉眼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一直到那泉水逐渐平息,只剩下一地的水渍,我们几人仍旧不敢相信,刚才那青龙竟然吞了僵尸,潜入地泉之眼中逃逸了。

  马平川“扑通”一声坐到在地,薛冰急忙过去治疗,我知道等会少不得又要被他吸去几口鲜血,看着自己被那黑猫抓的血淋淋的双臂,不禁摇头苦笑。

  虽然我是从马平川刺瞎青龙眼睛中得到的灵感才击杀了黑童子,此后青龙才吞了僵尸逃走,可老子怎么着也算功臣啊!并且同样是伤员,待遇却是云泥之别,青龙一走,薛冰马上去给马平川治伤,老子等会却得被他喝血,这太不公平了。

  疯老头却在一边不住的摇头,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对!这不是三煞绝户,绝对不是三煞绝户。”好像也根本没注意到我一身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