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六十二章:三煞绝户

第六十二章:三煞绝户

  不一会薛冰治好马平川,才过来替我治疗,不过我这伤口实在太多,两条胳膊几乎被抓烂了,当下故意往马平川面前一送道:“要喝就快点,可别糟蹋了。”

  我原本以为这个家伙多少会有点同情心的,谁知道他真的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趴在伤口上就吸,疼的我龇牙咧嘴。

  吸了好几口血,马平川才放过我,我昨天晚上被他喝了不少血,今天又受了不少伤,再被他这么吸了几口,顿时一阵昏眩, 而马平川则连声谢谢都没有,喝完血就转到一边不再看我,顿时气得我差点骂起大街来。

  疯老头还在旁边神经叨叨的自言自语,我大喊道:“疯老头,你管不管,马平川马上要将我弄死了。”

  疯老头一转头道:“谁死了?谁死了?”敢情这老家伙连我的话都没听进去,看样子他嘟囔的问题还真是个困扰。

  我不满的喊道:“你在想什么啊?没看见马平川差点把我整死了吗?我可告诉你,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吸我血了,你得教我两个奇门术。”

  疯老头点了点头,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正色道:“今天这事不大对,我开始以为是三煞绝户,可黑童子被小花杀死之后,原形却是只黑猫,这就和三煞绝户对不上了。而且,刚才的战斗中,我一直在观察,青龙、僵尸、黑童子下手的对象,好像都是针对我、小马驹和小雪饼,却总是刻意的绕过小花,对他下手也是轻伤,恐怕,是有人想除去我们三人。”

  马平川面色一变,瞬间一股血腥味弥漫而起,这家伙就是个杀星,只要有一点是针对他的,他马上就起杀心。

  薛冰一边替我疗伤,一边皱眉道:“确实,我也发现,我们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好多都是针对小华来的,从山村里的天心破,到乌鸦的出现,以及柳异轩曾提及的什么老大,还有刚才的三个凶煞,虽然看上去是想除掉我们,可真是的目的,应该是想孤立小华。”

  薛冰这么一说,马平川脸色更是冰冷的吓人,身上的血腥味浓烈的令人作呕,真不知道这家伙自己知道不知道血腥味有多难闻。

  我也是顿时一愣,他们说的好像真有道理,但又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只好自己安慰自己道:“也许是巧合呢?再说了,就算是冲着我来的吧!也没必要怕他们,这青龙、僵尸、黑童子这么厉害的三煞绝户不都被我们破了嘛!”

  疯老头一摇头道:“这不是三煞绝户,普天之下,我只看过一个人能设出三煞绝户来,就连号称千年奇才的将军,都摆不出三煞绝户来,暗中设计我们的人虽然也想摆出三煞绝户,却无法得到其中的精髓,如果是真正的三煞绝户,我们早就死了。”

  我一拧脖子道:“我就不信,还能有什么比这三样东西厉害?你倒说说看,真正的三煞绝户是个什么样子?连将军都摆不好的阵势,又有谁能设计的出来?”

  疯老头看了我一眼,沉声道:“你母亲,天底下如果只有一个人能摆出三煞绝户来,那就是你的母亲,除她之外,再也无人能摆出来了。”

  “真正的三煞绝户,一样是青龙、僵尸、黑童子,不过那青龙比起刚才这条,体型要大上数倍,威力更是倍翻,一座小山头,青龙一击之下都能崩塌,其威力可想而知。”

  “僵尸是铜甲尸王,起码也是明清两朝的,全身刀枪不入,指甲如同利剑,直足弹跳都可跃至三层楼高,喷气成毒,举手投足都可伤人,端的是厉害无匹。”

  “至于黑童子,更是从饿鬼道中召唤来的极恶阴魂,虚实结合,可幻化万千,一旦跌入他的幻像之中,十八地狱挨个品尝,其中滋味岂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的,岂是一只小小黑猫可以比拟的。”

  “一开始我见是青龙、僵尸、黑童子,也以为是三煞绝户,现在仔细想来,只不过是另有他人东施效颦罢了,绝对没得到三煞绝户的精髓,所以我们才能得以活命。”

  我听的呆在当场一动不动,万万没有想到,我的母亲竟然是如此牛人,不过一想这样才对,外公那一身的本事摆在哪呢!父亲也是北派猎杀大掌令,母亲怎么可能是平凡人呢!

  当下忍不住追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见过我母亲摆出三煞绝户来的?”

  疯老头脸一苦道:“那还得从十八九年前说起了,是我和越山那小子最后一次的合作任务,要知道越山成名之后,我们就很少用得着在一起了,都是独来独往,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是需要我们联手的。”

  “那一次我收到越山的传信,说是在终南山中出现了瑞兽烈焰麒麟,伴随出现的还有双翼白虎和玄武蛇龟,三瑞齐现,盛世太平,是个天大的吉祥兆头。”

  “但这三样东西都是天下奇兽,任何一只,都是奇门中人梦寐以求之物,所以吸引了无数的奇门高手前往,正邪两道,齐聚终南山中,不断引起纠纷摩擦,三瑞兽的影子还没见着,奇门中正邪两道已经损失了数十条人命。”

  “我一见信就知道事关重大,这三瑞兽要是落在了邪道中人之手,只怕从此永无安宁之日,当下急忙赶到终南山,和越山联手抗敌。”

  “经过十数日的斗法,正邪两道终于爆发了大火拼,数百同道齐聚一堂,在终南山疾风谷准备来一场正邪大战,代价是输方退出三瑞兽的角逐。”

  我眨了眨眼,见疯老头面色沉重,才知道这老家伙不是在胡诌乱扯,一听说这么大的阵仗,顿时激动了起来,感觉伤口都不那么疼了,竖着耳朵仔细听下去。

  疯老头继续道:“不料就在那一天,你母亲忽然出现,扬言以一人之力单挑正邪两道数百奇门高手,让大家退出终南山,三瑞兽全归她一人所有。开始大家只道小姑娘不知天高地厚,只想小小惩戒一下就算了,谁知道接连被她杀死一正两邪三名好手,终于引起了众怒。”

  我一听顿时大吃一惊,虽然明知母亲一定没事,不然我也不可能来到这个世上了,可一想到母亲一人面对数百奇门高手,忍不住还是心头微颤。

  疯老头继续说道:“结果可想而知,虽然你父亲和我奋力阻拦,大战仍旧爆发了,数百名奇门高手围攻你母亲一人,你母亲当然顶不住,一交战就受了伤,你母亲大怒之下,发动了三煞绝户。”

  说到这里,我看见疯老头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想来当时情景之惨,确实在他心中烙下了阴影,怪不得外公曾说过,天下所有奇门中人,都害怕我的母亲,看来竟然是真的。

  疯老头双眉紧锁,似是沉浸入往事之中,继续说道:“那才是真正的三煞绝户,青龙头生双角,长四须,身长数十米,所过之处,触山山崩,碰地地塌;铜甲尸王横冲直闯,双手十指如同十把利剑,喷气成毒,弹跳如飞,沾着伤,碰着亡;黑童子阴毒绝伦,幻象可无穷尽扩散,一旦进入幻象,如坠十八层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端的是恐怖异常。”

  “那简直就是一场杀戮,终南山疾风谷成了修罗地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就连我和越山也被牵连其中,几次都险死还生。而奇门众同道在此一战之中,几乎损伤殆尽,使奇门正邪两派此后十年之内都一蹶不振。”

  听到这里,我是心惊肉跳,忍不住脱口而出道:“那你和父亲又是怎么逃出来的?我母亲之后又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