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六十三章:马平川要杀了我

第六十三章:马平川要杀了我

  我这一问,疯老头才从往事中回过神来,苦笑道:“要不是将军及时出现,我和你父亲也得完蛋。将军其时已经多年未露面了,却忽然出现,让你母亲放了大家,你母亲收了三煞绝户,不过正邪两派之中,还完好无损的已经没多少了。”

  “其后将军又消失不见,正如他一惯作风,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你母亲却因此战声名大噪,也因此战而仇家满天下,更因此战和你父亲结识。”

  “那时正值盛夏,我看见你父亲看你母亲的眼神,就像盛夏的太阳一样炽热,我就知道,肯定要出事。果然,没多久,你父母就走到了一起,因为你母亲仇家太多,两人甚至一度遁隐在山村之中,第二年七月,就有了你。”

  我知道即将讲到事情的关键之处了,急忙追问道:“后来呢?我母亲为什么又离开了我们?”

  疯老头脸上微微一抽,故意装出轻松的表情道:“后来你母亲因为造了太多杀孽,折了寿命,生下你没多久就死了,你父亲也在我的劝说下,重新出了山,后来大部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我虽然明知道疯老头在说谎,却也不能揭破,一揭破就暴露了外公的行踪,更何况,疯老头既然存心不说,想必有他的为难之处,我又何必强求,反正迟早有一天,我会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疯老头这么一说完,薛冰就说道:“要不,咱们再换一个地方吧!再没有摸清对方底细之前,先避其锋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疯老头两手一摊道:“换去哪?这么多年,我们就这一个根据地,大家做事尽量小心点吧!像今天这么幸运的事,下回就不一定了。”

  马平川则冷冷的来了一句:“不换,来了就杀了!”身上的血腥味又重了一分。

  这时李局长带着赵总走过来了,赵总估计是被李局长叫来的。我们几个不再讨论下去,要是让赵总知道这事是因为我们而起,肯定暴跳如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还有几百万不是,虽然那钱到最后还是会被疯老头都压榨去。

  李局长和赵总一到面前,一眼就看见我血呼啦擦的两条胳膊,两人脸上全都变了颜色,特别是李局长,马上急切的问道:“怎么样?事情解决了没?”

  我听的心中暗骂,MLGB的,看见老子伤成这样都不问候一声,只关心事情解决了没有,看样子我们的性命在他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

  疯老头比我圆滑的多,笑道:“当然解决了,九死一生啊!两个小家伙差点就把命丢在这里,李局长,下回这种事,咱们再也不干了,这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有钱只怕也没命花啊!”

  疯老头虽然说的严重了点,却也不假,特别我和马平川两人一身的血迹,看上去确实有点九死一生的味道。

  李局长一听事情解决了,当下就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道:“树老说的是,树老说的是,我这就安排送你们进医院,一切费用都由我来。不过,我现在有点忙,就没法亲自送几位去医院了。”说着话,招手喊人开车进来。

  我们也没理睬李局长,这分明是利用完我们就不在拿我们当回事了,不过还好,没卸磨杀驴已经不错了。

  倒是那赵总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看我们的眼神也不像之前那么狂傲了,估计他也看到了刚才战斗的场面。

  不一会李局长的车开了进来,我们那里用得着去医院,推辞了一番,最后李局长只好同意让司机送我们回家。

  在我们上车的时候,李局长还是说了两句客套话,无非是非常感谢之类的,还说改天请我们吃饭,不过看他的表情,这个改天估计是遥遥无期了。

  由于我手臂上的伤口实在太多,回到家中,薛冰还替我治疗了好一会,两条胳膊终于有了人样。但血还是流了不少,又被马平川喝了几口,导致头脑有点发昏,整个人都有点发飘,疯老头让薛冰喂了我一些补血养气的药,就让我休息去了。

  也不知道薛冰给我喝了什么药,反正喝完就觉得特别困,这脑袋一靠上枕头就睡着了。

  睡的迷迷糊糊之际,就感觉有人伸手在我脸上摸了摸,一边摸还一边轻声说道:“这孩子还真可怜,看给你们折腾的,前两天还结实着呢!现在这小脸白的,都没血色了,你们要是照顾不好,就交给我吧!我保证十天不要就还你们一个活蹦乱跳的大小伙子。”

  我想睁开眼看看是谁,可眼皮子竟然又千钧之重,无论如何也睁不开,只能感觉到摸我脸的那只手软腻细滑,被摸着十分舒服,还有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味钻进我的鼻孔。

  我开始以为是薛冰,可一想想又觉得不对,这语气不像是薛冰能说出来的话。

  紧接着就听到马平川冷哼了一声,疯老头笑道:“那可不行,妹子,这家伙可是我们重点培养对象,别看他现在受这么多罪,那是为了他好。走走走,我们到书房去,别打扰小花睡觉。”

  说实话,我听疯老头这么说,心里还是满温暖的,觉得自己受这点伤,还是值得的。

  那女人应了一声,起身随疯老头他们走了,虽然我数度想睁开眼看看是谁,却始终睁不开眼,只好随他们去了,不过心里隐隐觉得,这个女人我应该认识,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疯老头他们一走,我没一会就重新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晚上才醒。

  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觉得浑身精力充沛,心中暗赞薛冰,这小妮子治伤的手段,的确是一等一的。

  起身穿上早就放在床边的新衣服,对着镜子臭美了下,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又结实了一点,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反正这衣服有点紧。

  一开门,就听见书房的方向传来疯老头的声音道:“不行!这个事情必须听我的,我绝对不容许你这么做,这事没得商量。”

  我心中好奇,疯老头一向圆滑,对任何人说话都是九曲十八弯的,这是和谁说话竟然这么直接,而且难得的是,这话里还带了点发脾气的味道。

  紧接着就是薛冰的声音:“我也不赞同。” 看样子在某一件事上,薛冰和疯老头站到了同一阵线。

  马平川的声音又响起道:“万一呢?后果会如何?”

  马平川这话我就不明白啥意思了,这家伙说话一向简字洁意,要想搞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得根据事情的发展,再连蒙加猜才行。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书房门前,侧着耳朵细听,想听听这三人背着我在讨论什么。

  马平川这句话一说出来,书房里就没动静了,只剩下疯老头“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似乎思想斗争很激烈,过了大约一分钟左右,才说道:“不行!没有万一,无论如何不能这样做。”

  说到这里,疯老头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语气沉重的说道:“马平川,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也明白你的决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最省事最直接的方法,可是!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会容许这事发生,你懂了吗?”

  我听的一愣,疯老头的语气够重的,都直呼其名了,以前可都是叫小马驹、小川子什么的,最多也就是叫小马,今天竟然用了“马平川”三个字,可见事情确实很严重。

  薛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表哥,虽然我也理解你,可这个决定真的错了,我们是一个团体,有了困难应该一起去面对,一起去克服才对,壮士断腕确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行得通,但绝对不可取,何况,王叔就这么一个儿子。”

  我又是一愣,这谈论的好像是我啊!当下更用心的倾听起来。

  马平川道:“我也不想,但不这样做,后果是什么你们都知道。”

  我心中大奇,到底我能有什么事竟然能让马平川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来,当真不可思议。

  疯老头一下怒了,声音陡的提高了八度:“去你M的,别跟我提什么后果!老子活了八九十岁,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就不信这个邪了,老子说不行就是不行!”

  薛冰却道:“起码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事是可以逼我们非这样做不可的,表哥,你可别忘了,连你的命都是小华救的。”

  疯老头似乎仍旧怒气未消,冷声道:“和他这种人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达成目标,从来不愿意去想这样做对小华公平不公平。”

  马平川似是也急了,高声道:“我要是没想这些的话,早就将他杀了,还会等到这一天,你们又不是没看见小华那天暴走的情况,如果现在不杀了他,万一再发生这种事,就凭我们拦得住吗?”

  我只觉得脑袋一懵,接下来他们的讨论就再也听不进去了,脑海中不断有个声音来回播放,马平川要杀了我,马平川要杀了我,马平川要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