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章:身后跟了个小鬼

第三章:身后跟了个小鬼

  这个女人竟然是蓝小姐,号称有八百女儿的蓝小姐。

  郭老二也算是半个混子,自然认识蓝小姐,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我连钻桌底的心都有了,当下急忙辩解道:“没这回事,就是普通朋友。”

  郭老二这才松了口气,眼神怪异的看着我笑了笑,我知道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可当下也不好辩解,更是尴尬。

  郭老二媳妇却不认识蓝小姐,拉着蓝小姐就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小华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夫妻俩再怎么吵架,也不能说只是普通朋友啊!”

  蓝小姐也装作委屈道:“就是,你个没良心的,不就吵了两句嘴吗?牙齿和舌头还有磕碰呢!你就狠心抛下我一夜不回来,现在又说和我只是普通朋友,你想甩了我,没门!”

  说实话,蓝小姐长的真心漂亮,保持的又好,又善于化妆,虽然快三十的人了,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她再这么一撒娇,搞的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一样。

  我眼一瞪道:“哪来的回哪去,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你的嘴,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别逼我对你动粗。”

  我这本来是赶了她走就算了,谁知道一句话说完,蓝小姐嘴角撇了撇,两只眼睛一眨巴,竟然真的流下了几滴泪来,这下更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我顿时一个头三个大,女人的眼泪实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我毫无抵抗之力。

  郭老二媳妇也不愿意了,一瞪眼道:“小华兄弟,你可不能这样,吵两句嘴而已,你不去哄人家姑娘就算了,人家姑娘主动来找你了,你就别端着了。我可告诉你,嫂子可是过来人,眼睛亮着呢!这么好的媳妇儿,错过了到时候你就后悔去吧!”

  郭老二一口酒也喷了出来,“嘿嘿”看着我直乐,我心里暗暗叫苦,就这还是好姑娘呢!女儿都八百个了,可又不能说出来,只好低头生闷气。

  蓝小姐主动走到我的面前,伸出双手抓住我的手道:“别生气了,跟我回家了,你认真的看看我就知道了,我离不开你的。”

  郭老二媳妇也跟上说道:“回去吧!回去吧!可不是嫂子撵你,等你们俩和好了,嫂子这里随时欢迎你们俩个来玩。”

  我却是猛的吃了一惊,紧接着又是一惊,急忙抬起头来看向蓝小姐,一眼扫过,心里顿时有了数,怪不得蓝小姐要冒充我媳妇,这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首先一惊是因为蓝小姐的双手冰冷彻骨,刚一抓住我的手,一股阴寒之气就顺着我的手掌蔓延而上,这分明是邪气侵体的现象。

  第二次吃惊则是一接触到这双手,我猛的想起昨天我昏睡之时,抚摸我脸庞的正是这双手,滑腻细嫩,柔若无骨,唯一差别的就是温度。

  可昨天她去见疯老头之时还是好好的,怎么仅仅一天不见,就撞了邪呢?所以我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就明白了,在蓝小姐的身后,跟了个小鬼,还是个孩子,最多七八岁,双手紧紧抓着蓝小姐的衣服。

  而且这个小鬼我还见过,就是在我去刘老板家时,在路上看见准备蒙蓝小姐眼睛的那个小鬼,只是那个小鬼的妈妈却不见了。

  蓝小姐之所以冒充我媳妇,肯定是没辙了,想要我出手救她,但郭老二媳妇是个正经人,如果她开口就说出自己的身份,说不定郭老二媳妇能将她直接赶出去。

  奇怪的是,昨天她不是去找了疯老头吗?怎么疯老头他们没出手帮一把呢?

  蓝小姐一双水茫茫的大眼睛似是又要流出泪来,轻声道:“求求你,跟我回家吧!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双关语,在郭老二媳妇听来,这就是小情侣撒娇,可在我听来,这就是求救。

  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我总不能看着蓝小姐去死,何况,昨天我昏睡时,她说的话我还记得一请二楚,这蓝小姐对我倒是不薄。

  当下起身对郭老二道:“二哥,我这有事,今天就不陪你喝酒了,改天我们兄弟再聚。”又转头对郭老二媳妇道:“二嫂,我们先回去了,改天我再来看你们。”

  蓝小姐是知道我的本事的,见我对郭老二夫妻如此尊敬,不由得多看了他们两眼,搞不清楚什么状况,在她看来,我是怎么也不可能和郭老二他们扯上关系的。

  我也不点破,拉着她就走,郭老二夫妻俩一直将我们送下了楼,走出老远还听见郭老二在那喊:“兄弟,有什么为难事了,别忘了来找二哥。”

  郭老二媳妇也在喊:“没事就领着媳妇来玩啊!嫂子给你们做好吃的。”

  我鼻头一酸,强忍着没落下泪来,仗义每多屠狗辈,古语诚不欺我,郭老二一市井小民,只不过和我有一面之缘,就能与我落难之中仗义伸手,我略作回馈,就视我如兄弟,相比之下,李局长等人的人品,真的不堪一提。

  一直出了小区,我都没敢回头,生怕一回头看见郭老二夫妻的身影,再忍不住落下泪来,蓝小姐看在眼里,更是诧异,不住回头看,显然她搞不懂我怎么会和郭老二他们有这么深厚的感情的。

  到了蓝小姐的红色跑车旁边,我伸手指了指她的身后道:“说说,你是怎么招惹她们母子的,上回在路上没害成你,这又跟上你了,要是没怨没仇的,不可能每次都找上你。”

  蓝小姐一张俏脸瞬间变得一片惨白,颤声道:“真的有?”

  我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自己不知道?不知道是怎么想起来找我的?”

  蓝小姐苦笑道:“还不是树老的意思,我昨天去看你们,想请你们吃个饭的,谁知道你受伤了,只好作罢。”

  “可树老却告诉我这几天要注意点,说是看我印堂发暗,恐怕有大祸临头,等你睡醒了,让你给我看看。”

  “谁知道你睡了一觉爬起来溜了,李局长、五大家族和我,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人,凡是受过树老恩惠的,每一个都被树老打了招呼,说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你找出来。”

  说到这里,蓝小姐又露出一丝得意道:“说到找人,谁能比得上我,我手下有八百个小姐,恩客遍布整个城市,仅一个早晨,我就打听出郭老二昨天在饭店请了一个年轻人吃饭,那年轻人喝的大醉,我一问装扮,就知道必定是你,这年头还一身黑色中山装的,也就你们几个怪咖了。”

  “于是我就来了,一方面是找到你,好还树老一个人情。另一方面,我从今天早上起手脚冰凉,全身都不舒服,想起昨天树老的话,我也怕的慌,想让你给我看看,结果这一看,还真的有。”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这么多年来,始终还秉着一颗良心,即不抢人老公,也不破坏人家庭,你说的怨仇,我还真想不起来。”

  “不过,你既然已经看见了,就不会抛下姐姐不管的对不对?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不像树老那么现实,也不像小马那么冷酷,你和他们都不同,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与众不同,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我看了看蓝小姐,想分辨出她说的是真话还是为了哄我救她故意说的好听的,却只看见一张充满无奈的俏脸,眼神中更是显露出一丝说不出的痛楚,一瞬间竟然感觉她好可怜,差一点将她揽进怀中。

  虽然我没有这么做,却在心里暗暗下了个决定,不管怎么样,她这件事,我管定了。

  我现在哪里知道,这个决定,不但差点害了自己的命,还差点要了马平川的命。当然,就算知道,我也会帮蓝小姐,不为别的,就为了她眼神里的那一丝痛楚。

  当下我暗捏锁魂决,向蓝小姐身边靠去,谁知道我才刚一抬脚,那小鬼就察觉了,手一松,“哧溜”一下飘出好远,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看,那眼神之中,充满了歹毒之意。

  我心头有点着恼,说实话很想给他来记雷诀或者六阳天火,可这大街上人来人往,实在不是出手的好地点,只好伸手点了点那小鬼,转身对蓝小姐道:“上车,回家!”

  蓝小姐一愣,问道:“回哪家?树老的家吗?”

  我忽然想起了马平川,此时的他,应该正在等我回去吧!他们急着找到我,是疯老头也同意杀我了吗?不然我离开了他们,不是最好的结局吗?薛冰呢?不知道薛冰怎么想?不过,如果马平川一定要杀我的话,她一定也不会阻拦吧!毕竟马平川是她的亲表哥,而我却什么都不是,顶多算是她的一个追求者吧!

  一想到这里,心头又是一酸,一挥手道:“不,别告诉他们你找到我了,我不想再和他们见面,回你的家,我替你解决了这个事情,就会永远的离开这个城市,再也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