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四章:子母阴魂

第四章:子母阴魂

  蓝小姐二话不说就上了车,那小鬼没敢再跟着,汽车发动,刚走几步就猛的熄火了,我差点撞上前面的玻璃,坐好之后,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前面冷冷的笑。

  在车头上,趴着那个小鬼的母亲,我看见她就在车子发动的那一瞬间,跳上了车头,现在正翻着白眼,对着我的方向,也冷冷的笑。

  “你别管,不然你也死。”一个尖细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我没有说话,就算死,这事我也管定了。

  更让我气恼的,却不是她威胁我,而是我分明记得,哪天晚上她们母子看见马平川时那副惊恐的表情,和现在对我的态度,完全就是两回事。

  她们根本就没把我看在眼里。

  我得证明自己不比马平川差劲。

  那女人依旧趴在车头上,似乎在等我的回应,我一句不吭,想看看她究竟玩什么把戏,蓝小姐则根本看不见,只知道车子陡然间熄火了,一个劲的开关车钥匙打火。

  大概是我表现的太过镇定,那女人慢慢从车头上退下去,闪到一边,伸手拉住她儿子的手,眼神依旧阴冷的看着我道:“再给你三个小时考虑,不离开她就死。”

  我冷冷的笑了笑,本来还以为要仓促间和她们动手,三个小时足够了。

  车子发动了起来,蓝小姐骂道:“这破车,才开一年怎么就开始熄火了呢!”

  我没理她,往座位上一靠,悠然说道:“先别回家,带我去纸扎店,越大越全的越好,可能要买不少东西,事先说明下,我身上没有钱。”

  蓝小姐笑道:“放心,姐有钱,走着。”车子开动,转入车流之中。说实话我有点佩服起蓝小姐来,要是一般人知道自己身后跟着不干净的东西,只怕腿都软了,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不一会车子在一条比较偏僻点的街道边停靠,街道不长,也没几个人,显得比较冷清,道路也窄了许多,两边全是卖纸扎花圈金山银海的,大约有十几家,竟然是纸扎一条街。

  我下了车,挑了家门面看上去最气派的店面,一头闯了进去,蓝小姐马上下车跟了上来。

  一进店门,就有个满面红光的老头笑呵呵的迎了上来,未语先笑道:“两位,敢问下,府上是有什么事呢?还是买点纸扎品祭奠一下?”

  我看了他一眼,这一脸的红光和纸扎店的气氛明显不相符,不过从穿着上能看得出来,混的还是不错的,看样子纸扎这门手艺,给他带去了不少的利润。

  我把眼光瞟向蓝小姐,蓝小姐二话不说,伸手掏出皮夹子递给我,鼓囊囊的,现金足够。

  钱真是好东西,有了钱就有底气,我将手中的皮夹子一扬道:“黄表二十道,蓝表五道,朱砂、金漆各一份、胎儿毛笔两支、蜡烛九根、冥台一副、鸡米碗一只、檀香三把,外圆内方纸钱一箱,全要优质的。”

  那老板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笑道:“小兄弟是门清啊!能用蓝表的可不多啊!冒昧的问一句,之前在哪里走动?以后可愿意在这小城落户?”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老板是怕我抢他家的生意,当下笑道:“小弟是飘零客,路过此地帮个朋友,事毕即走,老板不用多心。”

  那老板顿时松了一口气,眉开眼笑道:“那兄弟要这些东西分明是做事用的,小店还有上好的桃木剑、正品道衣、三校九对的八卦盘、以及景德镇精瓷天师神像,外行来了,这些可见都见不着的,可要一并带上?”

  我暗赞这老板真会做生意,反正也不花我钱,当下随口应道:“那就再加一把桃木剑、一尊天师神像好了,道衣就不要了,八卦盘我也看不懂,要也没用。”

  此言一出,那老板就是一愣,我笑了笑,也没解释,要知道玩奇门术的不用道衣,那就代表了本身手段十分高明,用不着道衣护体,道衣前后的八卦图,危急之际还是可以挡一下的。

  至于看不懂八卦盘还玩奇门术的,那也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天生阴眼,能见鬼神,用不着八卦盘定位,也知道邪魅之物在哪里。

  那老板看样子也懂一点,所以我这么一说,自然就是一愣,见我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加上我一开口就点了蓝表,也不知我的底细深浅,不好再问,转身进去里间取货去了。

  片刻所点的东西备齐,我看了一下,东西都不错,尤其那朱砂,鲜红如血,细腻无粒,确实是一等一的货色,一箱纸钱也剪的周正,看样子老板确实也是道上的人,当下付了钱,东西一拿,就回到了车上。

  蓝小姐见我将那些东西乱七八糟的堆了一堆,默默的打开后备箱,一样一样的都收拾进纸钱箱子里,再抱到后面去,我乐得清闲,连手都懒得伸一下,反正三个小时足够了。

  东西收拾好,蓝小姐上车发动,我早就想好了对付那母子的办法,倒也不用急躁,欣赏起沿途风景来。不过说实话,城里也没什么好欣赏的,除了高楼大厦,也就是人来人往了。

  在我的指示下,又从菜场转了一圈,买了只公鸡,才一直开进一小区之内,停好车,我再懒也不好意思再让蓝小姐抱那些东西了,主动取出来纸钱箱子一只手抱好,另一只手提着公鸡,跟着蓝小姐进了电梯。

  不一会电梯在十一楼停下,蓝小姐领着我顺着过道走了几步,在一门前停下,我抬头看了下,门牌号是1108,也不知道为什么,默默的在心里记下了。

  一进门,我顿时一呆,女人的家就是不一样,和郭老二那个家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整个客厅整洁有序不说,处处充满了温馨,还布满了粉色的小可爱,真看不出来蓝小姐竟然还有颗少女心。

  蓝小姐拿了双拖鞋给我,我没穿,等下作法穿个拖鞋也太不像话了。但看着地面厚厚的羊毛毯,也没好意思直接踩上去,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了鞋子,赤脚走了进去。

  一进客厅,我就将东西放在沙发上,乱糟糟一堆,公鸡还直扑棱,看的蓝小姐直皱眉头。

  我也不理她,直接将饭桌上的花瓶啥的都收拾了,自己找块抹布,擦抹干净,将公鸡拿到厨房,放了两个小半碗血,一碗兑了朱砂,一碗兑了金漆,将黄表铺开,用胎儿毛笔蘸了

  兑了朱砂的那碗,“刷刷刷”画上了符。

  黄符一共二十张,我分成四份,五张画了定魂,五张画了辟邪,五张画了拘鬼,五张画了请神。画完放好,拿过五张蓝表,换了毛笔金漆,分别画上雷箭、千花万树、水龙、六阳天火和玄土罗网,这五行术是我最拿手的本事,用符的威力会增加数倍,放在自己身上以防急需。

  然后在桌上摆上冥台,插好蜡烛,用鸡米碗装了一碗米,插上檀香,供好天师像,一切摆设好,一转头道:“几点了?”

  这一转头我就是一愣,蓝小姐正站在我旁边,痴痴的看着我,那眼波之中,满满的全是温柔,我一转头,差点和她碰上,一下就臊了我个大红脸,顿时怒道:“你贴这么近看着我干吗?我脸上又没有花。”

  蓝小姐这才回过神来,娇笑道:“你不知道认真做事的男人最可爱吗?谁说你脸上没有花,你的名字不就叫小花吗?再说了,我这屋子可有一年多没男人来了,好不容易来一个英俊健壮的大男孩,不许碰还不许姐姐我看看嘛!”

  我知道讲不过她,和女人斗嘴是最愚蠢的行为,当下没好气道:“看看表,几点了,咱们就三个小时的时间。”

  蓝小姐掏出手机来看了看,一抬头,眨巴眨巴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对我抛了个媚眼道:“九点四十,三个小时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要是现在才开始算的话,咱们还有时间做做别的事呢!”

  我对这女人实在头大,命都快不保了,还想着勾引人,真是不知死活,不过她这媚态确实令人难以把持,只好将脸转开,尽量平心静气道:“从你车子熄火时开始算,三个小时一到,那母子俩必定来找你索魂拘命。”

  蓝小姐的脸色这才变了,又看了一眼手机道:“这还有一个小时了,第一次感觉到时间这么少。”

  说完又一抬头道:“小花你说,姐姐会不会死?”

  我当然不会让她死,对付一对母子阴魂而已,我这些准备工作都没必要做的,凭我的五行奇门术完全可以对付,之所以准备这么充足,只是有备无患而已。但我却没有这么说,反而一点头道:“有可能,看运气了,运气好能躲过一劫,运气差就怨命吧!”

  蓝小姐面容一涩,随即又恢复了原样,对我娇笑道:“那如果现在姐姐说喜欢你,你信不信?”说着话还靠了过来,两团软鼓鼓的肉抵在我的肩膀上。

  我像被蝎子扎了一般跳了起来,怒吼道:“滚一边去!你再这样我马上就走,你的生死自己负责。”

  蓝小姐的脸“唰”的一下变的一片惨白,“哇”的一声竟然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