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五章:姐妹情深

第五章:姐妹情深

  蓝小姐这么一哭,我就有点不知所措了,在对付女人这方面,我太嫩了。

  蓝小姐一边抽泣一边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怎么说你才十八九岁,我比你大了八九岁,也是正常,而且我从事的行业,你看不起我也是应该的,我也不想厚着脸皮勾引你,可我之前所经历过的事情都告诉我,要不就是钱,要不就是我的身体,如果两样都不要的,事情一定办不妥。”

  “我还不想死,我还想找个人嫁了,认认真真的过下半辈子,可你又不提钱,也不要我的身体,真的让我一点底气都没有。”

  我听的又好气又好笑,又觉得她实在有点可怜,不过也不怪,近墨者黑,在她的那个圈子里生存,哪会有什么情义可讲,无非都是利益交换,她有这种想法,也是被逼出来的。

  想了一想,当下放软了口气说道:“你不用难过,我既然来了,就一定尽心尽力,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人都只看重金钱和美色的。”

  “你那一套对付别人或许有用,可对我使用,只会引起我的反感,你别再这样了,如果非要付出点什么你才觉得心安,等着事完了你给我一笔钱吧!我现在可是正宗穷光蛋,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

  蓝小姐一听,顿时破涕为笑,连连点头,眼角脸颊的泪水尚未擦去,一副娇柔可怜的模样,我竟然不自觉的有点心疼。

  谁知道她接下来一句话,顿时又将我惹火了,听我这么一说,她大概安心了许多,竟然说道:“我的钱赚的也不容易,你能不能换个条件,要我的身体?”

  我眼一翻,也没理她,自顾走到沙发躺下,说道:“你算着大概的时间,提前二十分钟叫醒我,我早晨和二哥喝了点酒,头有点疼,小睡一下,免得到时候误事。”

  蓝小姐马上跑了过来道:“头疼不怕,姐姐给你揉揉,这些活儿姐姐轻车熟路。”说着话就将手指搭在我的脑门上轻轻的揉捏起来,我本来想推开的,可她这一揉捏竟然还真的很舒服,而且让我想起了那天在昏睡中她抚摸我脸庞的感觉,就干脆闭目不语,任由她了。

  可这样一来,滑腻细软的手指在我的额头上轻轻揉捏,我哪里还睡得着,干脆问道:“你真想不起来,什么地方得罪过那子母阴魂?”

  蓝小姐的手指顿了一下,声音略微有点诧异道:“母子俩?你说是两个?”

  我没出声,算是默认了。

  蓝小姐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感觉得出手指揉捏的不那么用心了,揉着揉着,忽然一滴眼泪滴落在我脸颊上,我急忙睁眼看去,却见她已经泪流满面。

  还没等我问,蓝小姐就说道:“如果你早告诉我是母子俩,我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就不会请你回来了,我这辈子,唯一做了一件错事,就是那一件。”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是我的姐姐,我姐姐和我长的有点像,我知道你能看见那个世界,看到她应该可以认的出来的。”

  我仔细回想一下,那个母亲的容貌确实和蓝小姐有点相像,估计还真是这么回事,这一下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哪有亲姐姐害自己亲妹妹的?

  蓝小姐继续说道:“我们之间的感情本来很好,姐姐很漂亮,嫁了个老公也很疼她,生了个孩子,一家三口很是幸福。而我则远离家乡,来到了这里,凭着自己的本事,在一家公司做普通白领,虽然节余不到什么钱,但表面上过的还算风光。”

  “可是,上帝总是看不得普通人的幸福,就在孩子七岁的时候,姐夫被查出了癌症,还是晚期。他们本就是普通工薪一族,家里一点积蓄,哪里填得上医院的窟窿,很快就用光了。”

  “万般无奈之下,姐姐带着孩子来找我,开口就找我借一百万,当时作为一个普通白领的我,哪里能拿得出一百万,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当时我的银行卡上,最多也就几万块钱而已。”

  我看了看蓝小姐,真没想到她曾经做过普通白领。

  蓝小姐抹了一把眼泪,继续说道:“由于姐夫已经是癌症晚期,这几万拿去也是白给,我就没舍得,反而苦口婆心的劝姐姐放弃,说她还年轻,以后再找一个就是。”

  “没想到姐姐当时就翻了脸,说不借就不借,没必要挑拨她们夫妻的关系,就算死,她也会和姐夫死在一起。说完就要带孩子离开,当时天已经黑了,我就求她第二天再说,其实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姐姐愿意,那几万块就当打了水漂又如何,就当让姐姐花钱买个心安吧!”

  “可我没想到姐姐因为姐夫的病,家中债台高垒,更有亲戚朋友落井下石,在外面已经受了不少的气,我是她的亲妹妹,她是满心指望的奔我来的,我不但不肯借钱,还一开口就劝她放弃姐夫,哪里还受得了,非要当时就走不可。”

  “我也留不住她,她连送都不让我送,带着孩子就走了,没一会我就接到交警的电话,说城中出了车祸,在死者的手机中找到了和我的通话记录,就打过来了。”

  “等我赶到现场,姐姐和孩子都已经死了,我哭的死去活来,恨自己吝啬,如果不是我心疼那几万块,姐姐也不会死,孩子也不会死。”

  “姐姐死后,姐夫就拒绝了治疗,没多久也就随着去了。我开始一切向钱看,如果我有钱,姐姐也不会受那么多白眼,更不会死。可我一个女人家,唯一的资本就是自己的身体,所以我辞掉了工作,开始了这种生活。”

  说到这里,蓝小姐又一抹眼泪道:“现在我有钱了,可我却怎么都不开心,每天看着那些男人肮脏的嘴脸,我恶心的想吐,还不得不强颜欢笑的周旋其中。”

  “有什么办法呢?我早就想退出来了,能找个靠谱的男人嫁了,都成了奢望,一入这行,就被贴上了标签,好男人是不会正眼看我们的,歪瓜裂枣的我们又看不上,就只好这么拖着。”

  “其实,这几年来,看起来我过的很风光,实际上每天晚上都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哭,恨自己没用,还连累了姐姐一家。”

  “如果我早知道是姐姐来找我,我就不麻烦你了,这样也好,就让姐姐带了我去吧!也省的我一个人在这世上孤苦无依。”

  说到这里,蓝小姐已经哭成了泪人儿,我也唏嘘不已,没想到这个看似轻浮的蓝小姐,竟然也有这么多苦水,而且她和我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亲人。不!她还不如我,我还有外公,还有母亲,还有疯老头、马平川和薛冰。

  这一想起马平川,顿时又是一阵心酸难过。

  见我也难过了起来,蓝小姐大概以为我也受到了感染,马上擦去泪水,强笑道:“你难过什么,又不是你的事,现在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就不担心了,等会姐姐要来,就随她去吧!只是我没有什么朋友可信托的,得麻烦你,到时得将我烧了,别让我化成僵尸出来祸害人,至于骨灰嘛!随便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儿撒了就可以,生是苦命人,死为飘零鬼,倒也登对。”

  我摇了摇头道:“不!你不会死,有我在,你姐姐带不走你的,何况,这本身都是误会,说清楚了就行了,我相信你姐姐一定也不会怪你,只是心中积了一口怨气,怨气出了,也就会去投胎了。”

  蓝小姐一愣道:“真的?姐姐真的会原谅我吗?”

  我点了点头道:“会的,一定会的。”

  话刚落音,一个女子的哭声也在我耳边响起,边哭边说道:“会的,我一定会原谅你的!妹妹,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的一时自私,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姐姐错了,姐姐错了。”

  我一惊之下,翻身弹跳而起,急忙冲到桌边,伸手抓起五张辟邪符,刚想贴到蓝小姐身上,耳边又响起那女子的声音道:“你不用怕,我已经全都听见了,我不会再找妹妹的麻烦,我会带着孩子去找他爸爸,投胎转世,再世为人。”

  我一听顿时愣住了,辟邪符本来就是准备保护蓝小姐的,这五张符贴在她头顶、双手和双脚之上,可以保护她百邪不侵,可现在看来,好像用不着了。

  我闭目凝神,眼前出现一个女子,依旧牵着那个孩子,脸上早没了那股阴戾之气,正满眼期待的看着我,一见我看向她,急忙说道:“我还想求你一件事,能不能让我上你的身,和妹妹说两句话?”

  我又是一愣,上我的身不是问题,问题是万一上了我的身不愿意走了咋办?那以后我就得一辈子不男不女了。可一眼看见那女子满怀希冀的眼神,再看看蓝小姐那满脸的内疚,不由得心一软,脑袋一抽,竟然点头答应了,还丢掉了手中的辟邪符。

  那女子对我点了点头,向我走了过来,我只觉得身体一凉,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