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六章:黑山老妖

第六章:黑山老妖

  等我回过魂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抱着蓝小姐,温香暖玉满怀,蓝小姐的眼泪将我胸前浸湿了一大片,鼻涕都抹到了我袖子上,还在我怀里哭个不停呢!

  我急忙将她推开,她两条粉藕般的胳膊却又缠了上来,一个劲往我怀里钻,还边哭边说道:“姐姐,你不要走,再抱我一会,你一走,就又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就算生病了都没个人照顾,你再多陪我一会……”

  我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舍不得姐姐的离开,急忙说道:“暂停!你姐姐已经走了,现在用这个身体的是我,男女授受不亲,咱们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你可别再勾引我犯罪了。”

  蓝小姐抬头看了看我,似乎在确认她姐姐已经走了,我努力的点了点头道:“好好看看,我不是你姐姐。”

  谁知道蓝小姐接着来一句:“有什么关系?抱一下也不行吗?我倒想你犯罪来着,你敢吗?你敢倒好了,我就不给钱了。”

  我急忙求饶道:“好好好!姐姐,咱们不扯这个话题,你这事情也算圆满解决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钱也不用给了,这些符我带走,就算两清了,就这样吧!再见。”

  说完我转身收拾了桌上画好的符,正准备走,却又被蓝小姐一把拉住,怯生生的说道:“钱我还是要给你,因为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我就怕被她缠上,急忙摆手道:“这事已经完了,你其余的忙我帮不了,你还是让我走吧!再跟你搅合在一起,迟早犯错。”不知道怎么的,我和薛冰在一起就不敢这样说话,和蓝小姐在一起,却可以直言无忌,也许两人身世差不多的缘故吧!

  蓝小姐却不松手,就这么抓着我的衣角,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两只大眼睛一眨巴,眼泪又下来了,哭的还不出声,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觉得这话一点都不假,不然哪来这么多眼泪。

  我顿时知道这下又完了,再不走就算彻底被这个妖精缠上了,可又不忍心真的推开她,只好说道:“说吧说吧!还有什么事?一起都说出来,我拣能帮的一次全解决了,也省得你左一回又一回的。”

  这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一说完,蓝小姐就笑了起来,分明是一副狐狸看到鸡的表情,这表情我太熟悉了,之前在疯老头脸上每天都能见到那么几次。

  果然,蓝小姐一见我答应了,马上又扑了上来,企图抱我,幸亏我这回有了防备,忙不迭跳到一边去,摆手道:“我有个条件,就是不许你再抱我,不然就拉倒,我马上就走。”

  蓝小姐一撇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抱一下嘛!姐姐只是单纯的表达一下开心的心情,又不是上床,至于吓成那样嘛!不过,你要真想和姐姐上床,姐姐也答应你。”

  我只觉得嘴中发苦,这都哪跟哪,决定不再和她嬉皮笑脸,面色一正道:“你还有没有事?有事就说,没事我走了。”说完作势欲走。

  蓝小姐双手一拦道:“当然有事,而且这事必须你才能做到,不然我留你干啥?又不能碰又不能睡的,白长了副好身板,看着还急人。”

  我也不搭理她那茬,一接上话准没完,直接问道:“说吧!什么事?”

  蓝小姐终于认真了起来,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讲的可都是真的,你可别不信,真的不是我蒙你玩的。”

  我被整的一点脾气没有,点了点头,连话都懒得说了。

  蓝小姐见我点头了,才继续说道:“姐姐刚才和我说,姐夫的骨灰按照他的遗愿,被埋在老家南山上一棵大树下,说是在哪里可以看到姐姐带着孩子归去,却不料那棵大树是个千年树妖,控制了我姐夫的骨灰,让他四处掳掠活物给它食用。”

  我听到这里,急忙摆手制止道:“等下,你确定你说的这个不是电影里的情节,你别欺负我是农村人没看过电影,那电影里树妖的名字我还记得呢!叫黑山老妖是不是?”

  “你别以为把电影里的女鬼换成你姐夫,我就会相信啊!你这谎撒的也太烂了,人家女鬼还能靠色相勾引人呢!你姐夫能干什么?要是控制了你还差不多。”

  “你想糊弄我也换个比较没名气的妖怪好不好?黑山老妖已经成了妖怪之中名气最大的了,用它的名号招摇撞骗可不大好使啊!”

  我这一顿连珠炮般的奚落一说出口,蓝小姐马上小嘴一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冲我直眨巴,眼看着眼泪就要出来了,我是彻底没脾气了,只好马上又说道:“好吧!你继续说吧!你能编我就能听。”

  蓝小姐这次没和我争辩,见我让她继续说了,就说道:“我姐夫抵死不从,每天都被那千年树妖折磨,也无法重新投胎为人,刚才姐姐上了你的身,说你是什么九阴之体,可以帮姐夫脱离苦海,所以,让我求你帮忙,跟我去一趟老家,救出我姐夫,让他可以重新投胎,也好和我姐姐再续前缘。”

  我看着她的眼道:“说完了?”

  蓝小姐点了点头回了一句:“完了。”

  我转身就走,这分明是找借口缠住小爷不放,小爷要是信了,那就傻蛋到姥姥家了,得赶紧走,再不走迟早被这女人给整出神经病来。

  可这回蓝小姐却没有拦我,反而默默的闪到一边,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就像受了无限大委屈的孩子。

  我只好又站住了,对这样一个女人,我真的没有办法狠下心来一走了之,挠挠了脑袋道:“我陪你去也行,如果到了那儿,不是这么回事,你以后永远都不要找我帮忙了。”

  此话一说,蓝小姐就破涕为笑,娇躯一振就要扑过来,我连忙制止道:“打住,别忘了我们之间有约定的。”

  蓝小姐抹去眼泪,显得极为高兴,难得的没有继续发嗲撒娇,转身就进屋收拾起东西来。我心中暗暗苦笑,这蓝小姐倒也是个风风火火的脾气,说走就走。

  蓝小姐倒也利索,不一会就换了套衣服,一出来就在我面前旋转道:“怎么样?姐姐漂亮不?”

  我都没敢看她,胡乱“嗯”了一声,回头又将天师像和桃木剑收拾了装好,万一她说的要是真的,这些东西还能派上点用场。

  两人出门下楼上车,蓝小姐打了几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又到街上给我买了部手机,说是方便联系,我也没推辞,反正我是帮她做事,买部手机给我也是应该的。接着又给我买了块手表,说是算预付钱买的,我也收下了,有个手表看时间也是不错的。

  当然,我并不知道这块手表的价值,后来我才知道,手表已经成了装饰品。

  再接着还要带我去买衣服,说我这身太土鳖,我就不同意了,不知道怎么的,我还是觉得这身黑色中山装穿着舒服,也许是从心里就不愿意换下来吧!这毕竟是我们猎杀的统一着装。

  上了车,片刻出了城区,蓝小姐将车停在加油站加油,我趁机下车远眺城区,心里不自觉的想起疯老头等三人,想起我们四人并肩战斗的日子,虽然仅仅那么几天,却一辈子都不能忘却。

  也许,我这样远走,是最好的结局,当下打定主意,待到将蓝小姐这事解决完,我就远走他乡,再也不回来了。

  不一会油加满,重新上车出发,蓝小姐车子开的很稳,一路不徐不疾,宛如游山玩水,每开上两个小时,就停车歇一会,要不就调侃我,要不就说些有的没的,我也说不过她,干脆闭嘴概不搭理。

  就这样断断续续开了半天,天快黑了才到一个县城,蓝小姐嚷嚷着休息一晚,开房间的时候非说省钱要开一间,还说标准间里面两张床,我们俩可以一人一张。我才不上她的当,坚决要求开两间,并且一进了房间就把房门反锁了,任凭她怎么敲门,打死也不敢开。

  结果导致第二天吃完早点,蓝小姐还一脸哀怨,开车上路也不在和我说话,我也乐得清闲,闭目养神起来。

  这回速度快多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一个异常冷清的小镇,在一家老宅子门前停下,说是她家老房子,我也没在意,一下车,一股寒意就侵了过来,不由得一激灵。

  当下也不管蓝小姐在做什么了,顺着那股寒意的来源寻去,片刻出了镇,没有了房屋遮挡视野,放眼看去,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前方约两里路远之处,孤零零的耸立着一座秃山,高仅数十米,满山红土,鲜艳如血,偶有几片石岩,却是黝黑之色,整座山上寸草不生,唯独在山顶之上,长有一棵硕大的老树。

  从我这个距离看过去,那老树并没有很高,却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树荫几乎覆盖了整座山头,迎风招展,似乎正在对我招手一般。

  我一头的冷汗,没想到蓝小姐所说竟然是真的,这里真的有一棵千年树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