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七章:千年树妖

第七章:千年树妖

  孤山有异,孤树必妖,这两句话也是疯老头说给我听的,一直想不通,今天一见,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山一孤前无岭后无峰,无脉络可循,无靠山依仗,看上去就没有气势,绝不会有山神驻守。但它却毕竟是山,是山就有灵气,像这种孤山,又没有山神驻守,虽然灵气不是十分雄厚,却也是一些不喜约束的凶兽灵物喜欢的地方。

  树一孤,所有的养分都被它吸收,生长起来肆无忌惮,就容易成型,一旦根深蒂固,根茎更是四通八达,养分充足,就越长越大,最终大树占用了小树的生存空间,将整个地盘据为己有,想不成妖都难。

  更何况,这山上红土黑石,裸地露筋,看上就十分刺目,加上孤山无遮,寒气直袭,定是凶险之地,只怕这里不但有棵千年树妖,其他的凶兽异物也是不少。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孤零零的一座山岗呢?要知道山是由于地质运动造成的,一般要就不起山,起山就不会一座,怎么的也会在附近还有些其他的小山头,这座山岗孤零零的耸在哪里,十分的突兀。

  我刚想到这里,旁边就走过来一位老人家,走到我面前看了看道:“孩子,你外地来的吧?是不是想去那山上探险啊?我可劝你千万别去,那地方不干净,也不知道是谁传开的,都说那地方闹鬼,结果引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小年青啊!吵吵着去探险,结果呢?一个都没回来。”

  我听的心头一动,急忙道:“大爷,您还真说对了,我正想去那山上探险呢!你给介绍介绍?”

  那老人家倒也热心,指了指那山道:“这山原本不是山,是个坟,那里的土原本也不是红色的,是和我们这里一样的黄土。”

  “我们镇上在明初年间,出过一个一品大员,告老还乡之后,落叶归根,就回来了,没多久生了重病就一命呜呼了,皇帝下令厚葬,其子孙就将那大官葬在哪里,土堆堆起有几米高,并在坟顶上种下一棵树。”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那大官葬在哪里之后,那坟堆就开始渐渐隆起,每一个月都能看出长高了一截,十数年间,就已经形成了一座山岗。而那棵树更是疯长不止,十数年间竟然长得高不可攀,枝叶更是茂盛到遮天蔽日的程度。”

  “镇上人说那大官找人看了风水,找的这个地叫芝麻地,啥叫芝麻地呢?芝麻开花不是节节高嘛!是个好寓意,这是块风水宝地,以后这山有得长呢!”

  “说起来也奇怪,自从那大官落葬下去,他家儿孙就全进京做了官,一个个春风得意,顺风顺水,也全说是祖上保佑,为了避免有人觊觎坟里的陪葬品,挖坟盗墓破坏了风水,还特地请人守陵。”

  我看了看那山势,又看了看四周环境,按风水学来说,这里是要龙没龙,要水没水,气过不留,风过不停,砂倒是有,可都是血砂,血溢砂上,难免血光,分明是凶煞之穴,在风水学上叫做血尸之穴,主断子绝孙,端的阴毒无比。

  这家主人竟然葬在这里,如果不是被人故意陷害,那就是刻意想拉全家人陪葬的了。

  那老人家继续说道:“没多久,忽然一天下起了大雨,一道闪电下来,正好击在那棵树上,轰的一声,那棵树齐根折断,从树身折断出喷起两米多高的血泉,一连喷了三天三夜,硬是将整座山都染成了血红色,血腥味传了几十里远。”

  我听的眉头一皱,不对啊!如果说这里原本的砂土不是血红色,那就不是血尸之穴,而是个普通的正常墓穴,怎么会有这么多反常的现象呢?

  随即一拍脑袋,想明白了,敢情是这墓穴原本就是个普通墓穴,大一点罢了,只不过凑巧在坟顶上种了棵树,土堆的又高,树就一棵,营养充分,自然生长的快。

  树一大,就成了妖,又占了坟顶绝佳的位置,四周没有大树争夺养分,自然生长的更快,导致树妖越长越大,而人们看到的山岗隆起,实际上只是树妖的根部将土壤撑起来了而已。

  换句话来说,就是整座山岗,实际上都是依附在树根上的,树根不断变粗隆起,看上去好像山岗在隆起一般。

  而祖上坟墓不添土兀自隆起,确实是好兆头,树妖在怎么生长,那毕竟是人家的坟,他的子孙后代发达,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是,由于树妖生长的太大太快,招致了雷劫,从老人家描述的状况来看,那树妖只怕被一下整的不轻,喷了三天三夜的血,血水将黄土染成了血砂,才成了血尸之穴。这么一理,关系就顺了。

  可这样一变,只怕那大官的子孙要倒霉,很有可能一个都跑不掉。

  果然,那老人家继续说道:“这一下可了不得了,守陵的村民赶紧选了一个能说会道的进京报信,谁知道过了十几天之后,那村民就从京城里回来了,说那大官的子孙因为掺合进了什么党派之争,全家满门抄斩,没留一个活口。”

  “更奇怪的是,自从那次雷击之后,不但大树齐根断了,那坟堆也不再向上生长了,所有人都说,那道雷坏了那里的风水,断了他们家的气数,所以他们家的子孙才会受了牵连。”

  我听到这里,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里有座孤零零的山包了。

  那老人家又继续说道:“没了后人祭祀,这座山岗逐渐就荒了,可山顶那棵大树却没死,还从根部又抽出了新芽,只是生长的速度慢了许多,山岗上开始长了许多杂草,当时也没人在意。”

  “一直到近两年,这棵大树忽然又疯长了起来,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又长成了你看见的这般模样,虽然没有之前的高,却比之前的更加茂密,树荫也伸的更远,覆盖了整座山岗。”

  “如果仅仅是树疯长也就罢了,山上的荒草杂树都逐渐枯死,使整个山岗都光秃秃的。”

  “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曾经向组织上汇报过,说这树再长下去只怕要成妖,应该及早砍了,没人信啊!有关领导还好一通批评,说这是千年古树,现在古树逢春,是好兆头,我们应该大力保护。”

  “于是,就派人保护去了,在山岗的周围拉上了铁丝网,专门分配了两个壮劳力看守,还特地从林业部门请了相关的专家前来调研,甚至给树吊起了盐水。”

  说到这里,那老人家的脸上忽然显现出了恐惧的神色,喉结吞动了一下,又摇了摇头,才继续说道:“可怜啊!第二天,那两个壮劳力被发现挂在了树上,两根树枝从他们的嘴里插了进去,就像结果子一样挂在树梢上。”

  “等到人被放下来的时候,已经不能看了,两个人都干瘪成了干尸,硬梆梆的,一敲都发出空心声来,而且两人四个眼珠子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四个血窟窿。”

  “后来听人说,尸体运去尸检了,身体里一滴水分都没有,全被吸干了,心脏都被从喉管里硬生生的吸了出去。”

  说到这里,看了看我道:“孩子,你说这树怎么还能吸人血吃人心呢?这不是妖还是什么?可组织上硬是不许动,可苦了附近的百姓。”

  我心头一动道:“怎么?镇上离那里怎么也有两里路吧?那树枝还能伸到镇上来不成?”

  那老人家叹了口气道:“那倒没有,只是从那之后,镇上就开始丢起东西,一开始是些鸡鸭猪羊,而且数量巨大,每天损失都在十几只,一段时间,镇上百姓养的家禽家畜就被偷光了。”

  “然后,就开始丢起人来,隔三差五的就有人失踪,还都是青壮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不单单是镇上人,附近十里八乡的村上也经常发生。报了警也没用,根本找不着个影儿,就像莫名其妙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一直到有一天,一个老汉早起拾粪,远远的看见那大树上挂满了黑影子,就凑近点看了看,等到看清楚了,那老汉差点吓的昏死过去,那大树上挂的全是人,一个一个的,足足有三四十个之多。”

  “老汉当时吓得跑了回来,撞撞跌跌的去报警了,可110开车去看了一趟,树还是那棵树,树上挂的人全都没有了,警察就说那老头报假警,训斥一顿又开车走了。”

  “警察不管,可老百姓怕啊!没要多久,这镇上的人能搬走的都搬走了,留下的都是些像我这样的老头老太太,不是我们不怕死,是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那树妖看不上眼,丢的几十个人里,没一个是老头老太的。而且,我们黄土都埋到脖子了,也不愿意离开这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

  “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来了不少小年青,陆陆续续的上山探险去了,结果一个也没回来,孩子,你可千万得听我的,赶紧走,别说上山了,这镇上你都不能呆。”

  我听的心头火起,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棵迎风摇弋的大树,暗下决心,就算不为了蓝小姐,也得将这树妖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