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八章:填尸还魂

第八章:填尸还魂

  当下主意一定,就告别了老人家,转身回走,那老人家到是热心,我都走出好远了,还喊道:“孩子,千万别去啊!”

  我挥手点头答应,心里却在盘算,这树妖从明初开始在这里扎根,这么多年下来,根深蒂固,不易动摇,而且这山岗凶煞四溢,只怕还有其他凶物,得想个办法先整明白,才能策划怎么对付,绝对大意不得。

  忽然脑子一激灵,明初不就是明洪武吗?如果我没记错,猎杀之中南北派分裂的时间,也就是洪武时期,这树妖该不会和猎杀有什么牵连吧!

  一想到这,我不禁又焦虑了起来,从目前所知的事情中能看出来,凡是牵涉到猎杀的,无不是穷凶极恶之流。而且我打心里就不想和猎杀的人再有任何关联,包括从未见过的南派猎杀成员。

  随即又推翻了这种想法,这小地方,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又和猎杀扯上关系,肯定是自己太多疑了。

  回到镇上,一进门就看见蓝小姐正和几个老街坊说话,一看见我就跳了起来,搀住我的胳膊,笑道:“你们看,我对象回来了,精神不?”

  几个街坊顿时左看右看,上下打量起来,我瞪了蓝小姐一眼,蓝小姐递了个暧昧的眼色给我,我也不好当面塌了她的台,就暂时认了她对象这个身份。

  几个街坊像打量贼一样看了好一会,我在蓝小姐的带领下,陪着笑脸一一打了招呼,倒不完全是因为给蓝小姐面子,只是想看看能不能从这些老头老太的嘴里再套出点什么关于那棵树妖的情况来。

  招呼一打完,气氛顿时热络了起来,有人就议论了起来,说我看起来年龄不大,似乎在怀疑我是蓝小姐对象这事。蓝小姐赶紧笑道:“城里风不吹头雨不打脸的,自然显的年轻,实际比我还大三岁呢!”

  又有人说:“行!有对象就行了,我们就不用替你张罗了,不过丫头你年纪也不小了,挑个好日子,把事情给办了吧。”

  蓝小姐道:“可不是,我都快三十了,已经成老姑娘了,这回就是领他回来认认门,回去差不多就该摆酒了。”

  我翻了翻白眼,也没吭声,有意无意的将话题往那大树身上引。果然,一提起那大树,老头老太的脸色全变了,似是想起了什么,一个劲的催促我们俩快回去,说回来转一圈就行了,晚上不能在镇上过夜。

  我当然知道原因,蓝小姐却不知道,顿时又点急了,一脸不情不愿的说道:“为什么啊?我难得回来一次,还想好好玩几天呢!”

  我一见她那神态,就知道她又想耍花招,四处看了看,见屋里已经收拾整洁,一张床也铺好了,没错,就一张,心里顿时明白了蓝小姐的把戏,不禁心头苦笑,这蓝小姐也不知道那根筋不对,怎么就缠上我了呢!

  那些老头老太却不知道蓝小姐的心思,将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和我刚才听来的没什么差别,想来他们所知道的也有限。

  听完街坊们说的,蓝小姐脸色也变了,看了看我,我也不好明说,只好递眼色示意她让那些街坊离开。可不知道她是会错意了,还是刻意拖延时间,反而和那些街坊聊的更欢了。

  一直聊到中午,那些老头老太才纷纷离开,临走时还一再交代,晚上千万不要在镇上住,反正有车,实在不行,就去县城里开个房间。

  蓝小姐不置可否的推托着,送走了几位热心的街坊,将院子门一关,回头对我坏笑道:“小花花,这可是我的家,这回看你还往哪里跑?”

  我也不理他,将天师像、桃木剑、黄表蓝符全拿了出来,一样一样整齐的摆在桌上,沉声道:“你别想什么歪主意,今天晚上必定有事发生,你要是怕,就一个人去县城去,要是不怕,就睡在里屋别动,我守着门口。”

  蓝小姐知道我说的不假,苦笑了一下,抱歉道:“小华,这次真要辛苦你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来到这里,你这份人情,姐姐记下了。”

  我急忙摆手道:“你别介,我只求你能赶快忘了,我担不起你惦记。”

  说完又怕撩起她的话题,急忙改口问道:“你姐夫当初怎么就看上了那个风水宝地,这下好了,连一点取巧的办法都没有,只有去大树底下硬挖了,会发生什么事可真说不准。”

  蓝小姐道:“我姐夫都死五六年了,那时那山顶的树妖还没闹腾,我姐夫家在附近的乡下,姐姐要回家,那里是必经之路,所以姐夫就让族人把骨灰埋在了哪里,说是等姐姐带孩子回家。”说到这里,蓝小姐的眼圈又有点发红。

  我想转移话题,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幸好,她自己接了下去:“其实,当时姐夫的族人也有请风水先生看过,那风水先生却说那个山岗是块好地,葬在那里的话,会保佑族人兴旺呢!特别是肉身下葬,能福及全村。”

  我听的猛的一愣,陡然想起奇门术中有一说法,叫填尸还魂,一般都是指妖物修炼千年之后,在渡天雷劫时,不幸被天雷劈中,虽然元气大伤,但元丹未毁,只要吸收了人尸的养分,就能迅速的恢复道行。

  要知道畜类修炼百年才得入门,五百年才有人形,为什么非要修炼成人形呢?因为人类是众灵之长,自身身体就是一个小宇宙,包括了三十六大周天,七十二小周天,所以人类之体对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树木植物灵性远不如畜类,所以修炼所需时日更久,但其根须深入大地,吸收的是日月精华,大地养分,所以也更精纯,一旦成妖,道行也更高深,这树妖如此硕大,当年天雷渡劫,确实很有可能元丹未散,如今被某位奇门中人看上,借尸施展了填尸还魂之术。

  这填尸还魂当然不能乱用,妖毕竟是妖,一旦重获生命,肯定不听控制,除非施术之人有十足的把握控制被还魂的妖怪,不然说不定会祸及自身,由于危险性太大,填尸还魂一直被列为禁术,只有极少数人会使用,疯老头都只听说过而已。

  如果是真的填尸还魂,那起码说明了一件事,就是此人手段十分之高明,我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里,不由的冷汗就下来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里面问题就多了,这人是谁?谁有这么大本事?这人救活树妖是为了什么?总不可能只是为了让这树妖祸害百姓这么简单吧?

  我忽然想念起疯老头来,如果他在这里,以他的阅历,多少能猜出点什么,可我就不行。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不可能撒手不管,急忙问道:“那你姐夫是不是肉身下葬?”

  蓝小姐想了想道:“当年已经开始盛行火化了,大部分人过世之后都是火化的。但姐夫过世时我没回来,至于是肉身下葬还是骨灰下葬,我就搞不清楚了。”

  我着急道:“你姐姐是跟你怎么说的?”

  蓝小姐见我急了,有点委屈道:“我当时都哭成了泪人,哪里还能记的那么清楚,只记得姐姐说姐夫被埋在那树下了,只是想当然的以为是骨灰罢了。”

  我顿时急了,将桌上东西一收,一拉蓝小姐道:“走!我们去一趟你姐夫家,问问清楚当年你姐夫到底是不是肉身下葬。”

  蓝小姐见我这幅模样,知道事情非同小可,急忙随我出了门,上了车就向北方开去。

  出了镇子大约三四里路,就看见了一个村庄,蓝小姐熟门熟路,一直将车子开到一户门前,下车和那家人打起招呼来。

  主人家也很热情,闲聊起来,我从他们的对答中得知,这房子原来就是她姐姐家的,姐姐一家死绝了,房子就被现在这家人占了,好像和她姐夫是堂兄弟。

  闲聊一会,蓝小姐就问起了姐夫尸体的事,这一问,那家主人面色就是一变,支支吾吾道:“国家又不容许尸身下葬了,只好火化了,按他临终前的意思,将他埋在了村后的山顶树下了。”

  蓝小姐又追问了一些细节,那主人一个劲的支吾应付,我已经完全明白了,拉了拉蓝小姐,起身告辞。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凝眉苦思,疯老头自己都不会填尸还魂,所以虽然和我说过,却从来没有教过怎么破解,而且这事的背后看起来不那么简单,当真是个棘手事儿。

  蓝小姐也察觉出了我的忧虑,出奇的没有撩拨我,将车直接开到镇上一对老夫妻开的面馆,点了两碗面,算是吃了中饭。

  一整个下午,我都没有想出什么可行的办法来,晚饭又是两碗面,回家之后,我就将五张辟邪符拿了出来,交给蓝小姐,让她分别贴在自己的头顶,双手和双脚上。我不知道这树妖的根底,但我知道晚上一定会有事发生,必须提前做好防护准备。

  只有确保蓝小姐安全无恙,我才能放手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