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九章:血皮赤魈

第九章:血皮赤魈

  蓝小姐在里屋床上翻来复去折腾,一时喊我一句,只要我一转头,准能看见她要不就一脸魅惑的看着我,要不就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大腿来挑逗我,我也不敢理她,坐在房屋中间一动不动,气得她连骂我好几遍。

  说实话不动心是假的,蓝小姐不但长的漂亮,身材也是一等一的,皮肤更是白嫩的如同刚剥了壳的鸡蛋,而且她百般诱惑,就算木头人也该动心了,何况我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可我心里只有个薛冰,虽然我和薛冰之后也许都不会再见面了,却一样容不下别人。

  更何况,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松懈,我却不敢,我可以断定,这个夜晚,绝对不会好过。我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床上,更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女人肚皮上。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飞逝,一直到了半夜一点,蓝小姐大概倦了,才慢慢安宁了下来。

  我看了看时间,知道这个点差不多要开始了,将十五道黄符,五道蓝符分别装进口袋,桃木剑和天师像都放在桌上,收心敛神,凝神静气,瞬间灵台清明,时刻保持警惕,这个时间点,是一点也不敢大意的。

  过了个把小时,仍旧不见有丝毫动静,我皱起了眉头,这些东西还真有点耐心。

  更要命的是,倦意一波一波的来袭,一双眼皮子不住的往一起粘。我长身而起,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又用冷水洗了把脸,感觉清醒了许多。

  谁知道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外面仍旧没有丝毫动静,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疑心病太重了。

  就在这时,蓝小姐忽然“啊”的一声惊叫,我急忙转头看去,床上空空如也,后墙上面不知何时已经被掏了一个大洞,清冷的月光从破洞中洒入,依稀可见洞外人影晃动。

  我顿时大吃一惊,冷汗刷的就下来了,头脑一激灵,这人丢的太大了,就在自己的身后,还贴上了五道辟邪符,蓝小姐依旧被掠走了,这东西好厉害的手段,当下急忙纵身就冲了过去。

  刚一钻出那破洞,一团火红的影子就凌空扑了过来,一股劲风扑面,同时伴随而起的还有一声刺耳的尖啸声。

  我早有准备,看也不看,凭着感觉反手就是一记雷箭,那东西似是知道厉害,竟然半空中

  一个跟斗,躲了过去,身形已经落到地上,双手疾伸,依旧向我面门抓来。

  那东西动作虽然快,我也不慢,毕竟被马平川打了七八个月不是白挨的,它刚一落地,我就抬腿一脚直踢了过去。那东西大概没有想到我的反应如此之快,手臂还没伸到我面门之上,已经被我一脚踢中,“砰”的一声,被踢出三四步远,跌落在地。

  借着月光,只见那东西身高约如十一二岁的孩童,双眼满是凶残之光,鼻孔翻天,利齿薄唇,上身健硕,双臂奇长,几乎拖坠于地,每只手长有四指,指甲锋利如刀,一双后腿直立如人,虽然短了一些,却是粗健有力,一身血红的皮肤,粗糙坚硬,整体看上去就像一只大马猴子,就是没有一丝毛发。

  我脑袋顿时一炸,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让我碰上了这等凶残的玩意,怪不得被那大树吸尽体液的尸首全都没了眼珠子,敢情是这东西在作怪。

  这东西叫血皮赤魈,科属于山魈,是山魈中的极品,山魈一般都是居住于山中,这东西却是居住在洞穴中,血红色的皮肤是它们和普通山魈外表上最大的区别,攻击性和凶残性却是普通山魈的几倍,最喜吃人的眼珠子。

  疯老头和我提起这东西的时候,还说过血皮赤魈喜食红土,所以一般都喜欢定居在血尸之地,出现在这里,并不算奇怪。尤其善于掘洞挖墙,不然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就将蓝小姐从我身后掠走了。

  我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今天看到那血尸之地时,我就应该想起这东西才对,偏偏疏忽大意了,这东西属于凶兽,是有血有肉的生物,辟邪符对它们自然没用,如果我不是大意了,怎么也不可能将蓝小姐一个人放置在屋内。

  与此同时,前方传来了蓝小姐的呼救声:“小华,救我啊!小华,小华……”隐约可见是被另一只血皮赤魈扛着奔走。

  我急忙起步疾追,刚追得两步,那只血皮赤魈就跃了上来,指甲划起一阵尖锐的风声,直向我眼睛抓来。

  我无心恋战,闪身躲过,仍旧疾追前面那只血皮赤魈,这东西生性凶残,蓝小姐落到它们手里,连一丝生还的机会都没有。

  可我忘了一件事,这东西的奔行速度远远在我之上。

  没跑出几步,那只血皮赤魈又追上了我,四指在我背上狠狠的抓了一把,顿时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一股怒火升腾而起,反手就三支雷箭射出。

  血皮赤魈甚是机敏,一击得手即躲到了一边,我这三支雷箭瞬间就全落了空。那血皮赤魈闻到了血腥味儿,更是凶性大发,一躲过雷箭就和身扑了上来,连撕带抓,我只得不断招架,动作之快,逼的我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容易等它一波攻击过去,我还没来及捏印,另一波攻击又疯狂展开,而蓝小姐则被另一只血皮赤魈扛着奔行,距离我越来越远。

  我终于下了狠心,不将这只血皮赤魈解决,就无法全力追赶另一只,就算让我追上了,在两只血皮赤魈的联手攻击下,我连自己的安危都无法确保,更不谈蓝小姐的安全了。

  这一想通了,反而安宁了下来,手一伸掏出一张千花万树的蓝符来,心中默念口诀,定睛看好血皮赤魈的动作,只等它接近我,就给它贴上一张。

  不但要解决它,还要越快越好,蓝符是最好的选择。

  果然,让我等到了一个机会,虽然这个机会对我来说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那血皮赤魈对我久攻不下,更是凶性大发,忽然尖啸一声,再度和身飞扑,四指如刀,直插我的肩头,我将心一横,不躲不避,“噗嗤”一声,血皮赤魈的四只手指插了进去。

  我趁机往前一挺,一只手一把抓住那血皮赤魈的手腕,另一只手上的蓝符顺势递了过去,一下贴在那血皮赤魈的手臂之上。

  那血皮赤魈手腕被我抓住,刚想挣扎,地面上已经迅速的钻出许多藤条,眨眼间缠住它的双腿,持续向上攀爬,片刻已经到了腰间,将它死死缠住。

  我这才向后一退,让血皮赤魈的手指从我的肩头抽了出去,顿时留下四个血窟窿,鲜血瞬间浸湿了衣衫。这招是跟马平川学的,要想赢,先得学会狠,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也得狠。

  虽然暂时困住了那血皮赤魈,可我并没有时间整理伤口,因为那只血皮赤魈正在奋力拉扯着藤条,一边拉扯一边不断尖啸,看上去暴怒异常。这家伙躯体强健,双手上的力量尤其之大,不断将藤条扯断,大有脱困而出的可能。

  我急忙捏了雷诀,对着那血皮赤魈就是一记雷刀。

  雷刀!雷霆之刀!

  这已经是我所会的破坏力最强的奇门术了,当初疯老头教给我雷诀的时候,只教了掌心雷一种最基本的手段,后来陆续教了我四种变化,分别是雷箭、雷枪、雷刀、引天雷,当然,每一种变化都算了我一百万。

  实际上只是将雷诀的释放形状改变,从而达到最大的伤害化。

  一道雷电闪起,凝聚成一把长刀,一刀劈下,一刀两片!

  我看着那被劈成两片的血皮赤魈,不由的愣了一下,这雷霆之刀我自从学会之后,从来没有使用过,没有想到威力竟然强悍如斯。

  这让我信心大增。

  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毫不犹豫地转身追向前去,相信以我的手段,对付血皮赤魈不成问题。可我却忘了,有时候,自信和自满,仅仅相隔一线而已。

  那只血皮赤魈扛着蓝小姐,速度大受影响,可即使如此,等我追上扛着蓝小姐的那只血皮赤魈时,也已经到了山岗之下。

  那棵巨大的树耸立在山岗之上,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视着属于他的一切,那股气势,霸道无匹。

  可我已经管不了这些,我得救出蓝小姐,哪怕会因此搭上我的命!

  我不能让猎杀的名头辱没在我的手里,虽然,我已经决定离开猎杀。

  我拦住了那只血皮赤魈,就在山岗之下,受伤的手臂已经疼到几乎抬不起来了,可我的斗志却像一团烈火一般炽烈。

  蓝小姐已经没了声音,整个人软软的趴在那血皮赤魈的肩头上,两条雪白的长腿和血皮赤魈身上血红色的皮肤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长发低垂,使我看不见她的面目,也不知道是昏了过去,还是已经死了。

  我怒火中烧,一伸完好的手臂,一指那只血皮赤魈,气势如虹的吼道:“放开她!”

  虽然这东西不通人语,但我相信它一定知道我的意思。

  那只血皮赤魈果然露出吃惊的表情,随后昂头就是一阵长啸,长啸一起,我身后的山岗上,立即就有数声长啸响应,四五道血色身影飞一般的掠了下来。

  我的心,瞬间沉到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