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章:没死就站起来

第十章:没死就站起来

  我知道,今天自己这一百多斤算是交代在这里了,我不可能丢下蓝小姐一个人逃跑,也不可能杀光几只血皮赤魈救出蓝小姐,唯一能办到的,就是像个男子汉一样战斗到底。

  战斗到死!

  更可悲的是,这次可能连外公也没法救我了,他不可能想到我会离开疯老头那里,更不可能知道我会跑到这个偏僻冷清的地方来。

  眨眼间五只血皮赤魈已经到了我的身后,将我团团围住,我下意识的摸了下身上,没有一样武器,疯老头送我的匕首忘了带,就连桃木剑都忘在了桌子上,当然,桃木剑就算带来了,也没什么用处,对手不是邪魅妖鬼,而是活生生的凶兽。

  我随手就是一记雷刀,率先劈向旁边的一只血皮赤魈,只盼着这东西能硬碰硬的接一下,先杀一只拉个垫背的也好。

  可这些血皮赤魈比鬼都精,我的雷刀一出手,就呼啸四散,雷刀击空,则又迅速的围拢了上来,加上原先扛着蓝小姐的那只,也将蓝小姐放到了一边围了上来,一脸凶残之色。

  我看见蓝小姐的胸脯还有起伏,不禁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蓝小姐还没死,只是昏了过去而已。不过随即心头又沉重了起来,这个架势,就算现在还没死,估计也活不久了,只要我一死,下一个就是她。

  我忽然生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狠劲,就算今天死在这里,我也要将这几只血皮赤魈带下地狱,起码蓝小姐还能活下去。

  虽然我从来没有爱过蓝小姐,但我能感觉得出蓝小姐对我的喜欢,既然我无法给她一个承诺,那就让我用生命保护她一次,也算是一种回报。

  更何况,我是猎杀中人,猎杀这些凶兽恶物,本身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主意一定,我对着围在我周围的六只血皮赤魈展开了疯狂的攻击,雷箭乱闪,雷刀猛劈,水龙咆哮,土网抛洒,火球直飞,受了伤的手还抓着一张水龙符,随时准备抛出。

  这是我第一次全力而为。

  和柳异轩那次的战斗,我根本就没来及施展,疯老头和马平川就受了重伤,导致我体内的热流暴走,差一点就再也回不来了。

  和黑童子那次的战斗,由于黑童子的虚实结合,我也有力无处使,最后还是使计灭了黑童子。

  而这次,面对的是六只凶悍残忍的野兽,我再也不用顾忌什么,几乎将所有自己会的奇门术都施展上了。

  那六只血皮赤魈开始确实被我一顿乱打逼的不敢近身,可它们毕竟是凶兽,何时受过这等憋屈,没用多久,就一个个凶性大发,奋不顾身的向我扑来。

  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因为我知道凭这些东西的灵敏,我的奇门术不可能远距离的击中它们,而且还有个蓝小姐躺在战局之外,一个不注意,说不定反而会误伤了她。

  只有贴近它们,才能杀死它们!

  但我绝对不会用自己的一条命,去换它们之中任何一条命,我要换的是它们的六条命,必须将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减少到最小。

  我拼命闪躲,可即使这样,一波攻击之后,依旧全身是血,两条胳膊、腿、后背和胸前全是抓痕,衣衫已经被撕成了破烂。这样的代价,使我基本上已经看清楚了它们攻击的轨迹。

  这些东西是十分聪明的生物,总是一个接一个的展开攻击,一击不中,立即闪身躲开,只要一波展开,几乎不给我丝毫的喘息机会,带头的就是那只原先扛着蓝小姐的血皮赤魈。

  我必须先把它弄死。

  主意一定,我目光盯住了它,等着它向我攻击,只要它再贴近过来,我就把所有的火力全部集中在它身上。

  果然,那只带头的血皮赤魈闻到了我身上的血腥味后,显得更加暴戾起来,一双满是残忍之色的眼珠子,在月光下看起来都闪起了红光,看起来十分可怖。

  一双粗短结实的后腿一蹬,健硕的身躯再度向我扑来,我这次没有躲闪,而是冲了上去,迎向它的一双利爪。

  我没有笨到每一次都以命相搏,因为我只有一条命,可它们有六条。

  就在双方即将接触的时候,我陡然扬起了那条受伤的手臂,手中水龙符抛出,口中疾念:“吾奉玉帝赦令,四海龙王听吩,借得海水,使得清泉,润得人间,淹得山峦,柔可绕指流,刚可滴石穿,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紧接着喊道:“天雨地泉,四海之水,皆听吾令,去!”

  一条水龙咆哮而出,迎面撞上了那只血皮赤魈,一声尖啸响起,那只血皮赤魈被水龙一口咬住,“轰”的一声撞击在地上。

  水花四溅,饶是铜皮铁骨,只怕也要散了架子,何况,我的雷刀已经发出。

  一道闪电,一刀劈下,一刀两断。

  与此同时,我身上又添了十数道伤口,是其余五只血皮赤魈的杰作。

  我笑了起来,这个节奏,还真有可能将六只血皮赤魈全拼了,至于我自己,就无所谓了,起码,我没有丢了猎杀的脸,没有丢了疯老头的脸,没有丢了父亲的脸。

  我却没有想到,血皮赤魈就像猩猩一样,是个有组织的团体,带头的一死,剩下的攻击就毫无章法可言了,而且,它们也不会退去,因为谁能杀了我,就意味它是下一个老大。

  血雨横飞,我身上的衣衫已经被完全撕碎,袒露出来的皮肤上,布满了一道又一道的伤口,虽然都不深,却疼的要命。

  这剧烈的疼痛,也使我的怒火上升到了极点。

  我开始玩起命来,用自己的身体做诱饵,每一次等血皮赤魈的爪子抓实了,我才出来出手,一把抓住它的手腕,对着它的胸口就是一记雷箭。

  拼命的结果是又干死了两只,我却伤的更重,因为我每一次只能施展出一种奇门术,而它们则总是几只接连而上。

  我的左手臂上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血口,从肩头一直连到手肘处,皮肉翻开,血流不止,这使我的左手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我的脊背上已经完全麻木不堪,也不知道被抓成了什么样子,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会比已经被抓的稀烂的胸前受的伤轻什么。

  一条腿上也多了四个血孔,是我在杀了第三只血皮赤魈时付出的代价,虽然还可以勉强移动,但再想闪跳腾挪可能就不那么如意了。

  可我仍旧站得笔直,就像一杆标枪,我的目光依旧坚毅,我的斗志依旧昂扬,因为还剩下三只血皮赤魈没有解决,我还不能倒下。

  即使我死了,我也会拖着这六只血皮赤魈下地狱,这是我给蓝小姐的承诺,也是我对自己发下的誓言。

  剩下的三只血皮赤魈已经摸清了我的方法,不再冒然贴近我,只是不停的围着我游走,抽冷子就给我一下。

  它们不敢贴近我,我只有去贴近它们。

  我冲了出去,拖着受伤的腿。

  果然,我一冲出去,后面的两个就猛烈的扑了上来,这才是我的目的,我虽然想玩命,却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生命消失的一点价值也没有。

  我猛的停住了身形,迅速的转过身来,紧跟在我身后两个血皮赤魈同时撞上了我,笔直的撞进我的怀里,我甚至可以看清楚它们丑陋粗糙的红皮肤上面的纹理。

  然后我就笑了,在露出笑容的同时,将早就握在手中的两张蓝符分别贴在了它们的头上,一张是六阳天火,一张是雷霆之刀。

  那两个东西似是知道了自己的宿命,猛的露出惊恐至极的表情,同时发力向后跃起,这当然是我最乐意见到的,也是我算计之中的事情,不然六阳天火和雷霆之刀同时发作起来,估计我也得跟着下地狱。

  但是,我却算漏了一件事,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原先被我追赶的那只血皮赤魈,也转了回来。

  只觉得脊背一阵劲风扑到,再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

  但我只要还能动,就不会坐以待毙。

  我直接趴到了地上,然后猛一翻身,对着面前就是一拳。这一拳,几乎使尽了我所有的力气。

  那只血皮赤魈倒飞了出去,我心里却清楚的知道,这一拳虽然打中了,但凭我现在的力量,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决定不可能瓦解了对方的战斗力。

  这时六阳天火和雷霆一刀的威力已经发作了起来,一道闪电劈下,那只血皮赤魈应声而倒,两片尸体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而另一只已经被烧成了一只火球。

  我好像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身体已经超越了极限,伤口太多,血流不止,说实话,我连爬起来的力量都凝聚不起来了。

  而那个被我一拳打飞的血皮赤魈又扑了上来,它看得出来,我已经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了。

  我缓缓的闭上眼睛,永别了,蓝小姐!永别了,疯老头!永别了,小雪饼!永别了马平川!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伤心,也许,在潜意识中,觉得死在血皮赤魈的手里,总比死在马平川的手里强吧!

  就在我的眼睛即将闭上之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忽然弥漫了开来,一道寒光掠起,带起一道血花洒出,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要是还没死,就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