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一章:薛冰吃醋了

第十一章:薛冰吃醋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止不住的想笑,马平川还是这么爱装逼啊!咋就没个够呢!不过一想到他要杀我的事,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可又觉得奇怪,这家伙不是想我死吗?那还救我做什么?直接让我死在血皮赤魈的手中,对他来说不是更好吗?难道他还非要亲手杀死我?我就不信他要真的杀了我心里能没有一点愧疚。

  “呀!竟然还没死!小花花你长能耐了啊!”旁边传来了疯老头的声音,我的鼻子一酸,硬忍住没让眼泪流出来。

  紧接着一个冷冰冰的女声也传了过来:“也差不多了,一个人的血量约是人体重量的百分之八,他最多也就一百三十斤,大概是五千毫升左右,根据这样的伤口来计算,最多也就还能撑上半个小时,就这样还得算上伤口的自愈功能。”

  我一听就笑道:“还有半个小时呢!小雪饼,咱们亲热一下呗!”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几天和蓝小姐在一起混的,脸皮也厚了起来。

  话一出口,马平川就挥了挥刀道:“无聊!”说完一脚将刚才被他杀死的血皮赤魈踢出好远,转身抬头,仰望着那棵大树,浑身上下陡然散发出那种浓烈的血腥味来。

  疯老头则笑道:“不错,不错!胆大嘴贱脸皮厚,继续保持,我看好你!”

  我刚想接话,忽然眼前一黑,一道人影蹲了下来,一把抓住我肩头上最大的伤口,冷冷的说道:“我看你是想死快点。”

  这一把抓的,我刷的一下眼珠子瞪的好大,额头上的冷汗顿时就出来了,咬着牙死撑道:“小雪饼,你……还真听话……说亲热……就亲热。”一句话好不容易说完,差点疼的昏死过去。

  随着剧烈的疼痛感慢慢消失,就觉得伤口上一片酥痒,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乖乖的躺着不敢再乱扯了,生怕薛冰再这么来一次。

  “小华!”蓝小姐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想来是终于醒过来了。随即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影就扑了过来,一下扑在我身上,放声大哭起来。

  可怜的我,身上大大小小起码有百十道伤痕,她这一扑,差点直接将我疼昏过去。

  “不想他死,就别烦他!”薛冰冷冷的声音响起,同时手上又加了一把劲,我终于惨叫出声。可不知怎么的,心里却甜甜的,感觉薛冰好像在吃蓝小姐的醋。

  事关我的性命,蓝小姐也不敢造次了,赶紧站起身,愣愣的站在一边,眼泪“啪嗒啪嗒”直掉,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道:“都怪我,都怪我,我不该叫你来帮忙的,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马平川在旁边叹了口气,疯老头紧跟着也叹了口气,薛冰的手上则又加了一把劲。

  我终于知道,女人一旦吃起醋来,真的很可怕。

  我还算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说话,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干脆闭上眼装昏迷。这招果然有效,不一会薛冰治好了我胳膊上的那道最大的伤口,起身道:“送去医院。”

  疯老头一愣道:“你治不好?”声音明显紧张了起来。

  薛冰猛的一下发起了脾气,怒声:“我不想给他治行不行?”

  话一出口,马平川则又长叹了一口气,蓝小姐就惊讶道:“为什么?你们不是最亲近的人吗?”疯老头则哈哈一笑,没有说话,这老家伙比鬼都精,哪会看不出来其中原因。

  蓝小姐则是关心则乱,不然以她的聪慧,也一定能看出道道来。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她是故意的。

  薛冰沉默一下,才继续说道:“我可以治好他的伤口,可我没法将他流失的血都灌回去,他再不输血,一样会死。”

  马平川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提了起来,也不管我疼的惨叫不止,往肩头上一甩,头也不回道:“走!”

  走了两步,马平川猛的站住,一转身指着山顶上那棵大树,冷冷的对我说道:“记住了,它是我的。”

  我心里猛的一感动,这家伙说话字少,但我却能明白他什么意思,他是想告诉我,如果我死了,他会为我报仇,如果我没死,也不许和他抢着杀那个树妖。可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情和他斗嘴,只好一个劲的点头。

  两里多路对马平川来说,根本就不算距离,可对蓝小姐来说却是段路程了,等我被马平川摔到车里好一会儿,才看见薛冰背着蓝小姐,脸色发青的赶了过来,疯老头则悠哉悠哉的跟在后面一脸的贼笑。

  蓝小姐连衣服都没穿,一路油门踩到底,将我送到医院,虽然在路上薛冰已经治好了好几个大一点的伤口,可一进医院的时候,还是吓坏了不少护士。

  我的伤口实在太多,用其中一个护士说的话来形容,就是已经被撕成破烂了。

  在医生要为我包扎的时候,薛冰拒绝了他们,只让他们给我输血就行,然后用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才使我身上的伤口完全痊愈。

  这变魔术一般的手法,惊呆了所有的医生,搞得最后院长都来了,拉着薛冰神神秘秘的聊了一会,估计是想留薛冰在医院当医生,我差点笑的岔过气去。

  蓝小姐见我痊愈了,一个劲的向薛冰道谢,搞的好像她真是我媳妇一样,说一次薛冰的脸就青一次,要不是疯老头及时把他们三个都赶了出去,我估计蓝小姐在多说几句,薛冰能用手术刀再给我割成原来的样子。

  三人一出去,疯老头就苦着脸道:“完了完了,这回这事大条了!老子也帮不了你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我听的一愣,急忙问道:“怎么回事?”说实话他这一说我还真的有点紧张,疯老头一向疯疯癫癫的,从来不知道担心两个字怎么写,这回这么说,说明真的是大事了。

  疯老头一双小眼睛一瞪道:“你还问我怎么回事?你自己不清楚吗?看不出来吗?眼睛瞎了心也瞎了吗?你就没看出来小雪饼吃醋了吗?”

  我顿时直翻白眼,这疯老头还真不是一般的不靠谱。

  疯老头见我一脸不在乎的表情,马上接着说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老子专情的优点你咋一点也没继承呢?蓝小姐是不错,可你也不能见一个爱一个啊!这毕竟不是古代啊!现在的法制是不容许三妻四妾的你懂吗?”

  我急忙挥手道:“打住!你别乱嚼舌头根,我和蓝小姐之间清白的很。”疯老头那张嘴我太了解了,我要不制止他,他能说三个小时都不带重复的。

  疯老头轻蔑的瞟了我一眼道:“清白?别说小雪饼不信,老子也不信啊!蓝小姐那脸蛋、那身段、那皮肤,你小子血气方刚的,能不动心?不动心能闷声不吭的就跟人家私奔来这里了?不动心能为了人家差点把自己的命都送了?再说了,就算你没动心,人家蓝小姐对你可动了心,你眼睛不瞎吧?自己能看出来吧?”

  他这么一说,我倒真的无话可说了,我和蓝小姐之间,清白确实清白,可说一点不动心那就是自欺欺人了,而且蓝小姐对我的心意,露骨的不能再露骨了,估计瞎子都能嗅出点气味来。

  疯老头一看我不说话了,马上接着说道:“怎么样?没话可说了吧!被我说中了吧!所以我说这回事情大条了,我可告诉你,天底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再难的事,咬咬牙也就撑过去了,唯独感情这玩意,一旦沾上了不死都得脱层皮。”

  我听他说的好像在理,急忙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谁知道疯老头两手一摊道:“你问的多好玩,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你看老子像那么傻逼的人嘛?感情这玩意我从来不碰的。”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那就是绝对不要脚踩两条船,认定了一个,就坚定的选那一个,不然的话,到最后很有可能两条船都翻。对了,你小子到底喜欢哪一个多一点?两个女孩子都是好孩子,你不能这么一直拖着,会害了人家的。”

  他这么一说,我急忙表白道:“当然是薛冰,我心里一直就只喜欢她一个,对蓝小姐,我只是觉得她和我一样,无依无靠的,有点可怜,只想帮一把而已,绝对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疯老头一听,顿时眉开眼笑,拍手道:“那就没问题了,我还一直担心你要是辜负了薛冰,马平川那小子一定不会放过你,我私心里也认为薛冰比较合适,你小子一定要挺住,千万不要被蓝小姐的美貌所迷惑。”

  我认真的点了下头,这一点我清楚的很,虽然说蓝小姐看上去确实比薛冰要多一分女人味,可我心里还是只喜欢薛冰。

  何况,今天薛冰的表现,也变相说明了一件事,我在她的心里,已经占了很重的分量,不然也不可能吃那么大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