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二章:操纵树木的男人

第十二章:操纵树木的男人

  刚想到这里,门一开,马平川冷着个脸走了进来,对疯老头挥了挥手,疯老头对我一眨眼睛道:“你看,麻烦上门了。”然后自觉的溜了出去。

  马平川等疯老头出去了,才冷冷的看着我说道:“你要是敢辜负薛冰,你就死定了。”

  我现在伤口痊愈了,状态也恢复了七七八八,哪还会给他好脸,当下也冷哼道:“那岂不是正好,你也有借口杀我了。”

  马平川一愣神,随即脸上浮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来,没有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不知道怎么的,我看见马平川的背影,虽然依旧挺的笔直,却忽然没有了之前的那股气势,反而多了一丝萧索,一丝孤单,还有一点寂寞。

  马平川刚一出去,蓝小姐就冲了进来,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估计是刚才回去换的,不然穿这个小背心,露着两条大白腿在医院里晃,也确实不像样子。

  蓝小姐和马平川完全就是两种人,马平川是即使心中热情如火,脸上也是一副谁都欠他一大笔钱的样子,蓝小姐则是只要心里怎么想的,脸上就是怎么表达的,她完完全全就是一团火。

  这团火一进门,直接就扑了上来,幸亏我清楚的记得刚才疯老头说的话,急忙摆手道:“姐姐,你可别坑我,我这一身伤呢!”虽然我不想让她扑在我身上,可我还是不愿意直接说出口,只好拿伤做借口。

  好在她当时也看到了我的惨样,及时收住了扑过来的身形,可还是一把抓住我的手,还没说话,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就开始“啪嗒啪嗒”的掉眼泪。

  我最看不得这个,急忙故意说笑道:“我这不还没死吗?你这就哭起丧了,诚心的是不?那咱们算算账,我为了救你,差点把命都搭上,你就说给多少钱吧!”

  我原本已经这个时候说这个,足够让她破涕为笑了,可我还是没有摸透女人的心,蓝小姐听我这么一说,竟然嘴一撇就哭了一出来,一边哭一边说道:“你要是死了,我就跟你去。”

  我心头忽然一阵感动,蓝小姐对我的心,有时候真的让我很有点迷茫,但一想到薛冰,只好马上硬起心肠道:“这次我虽然没死成,却也差一点,我这行有点危险,有些话,不说出来以后不一定还有机会说,正好现在闲着也闲着,咱们也说说心里话。”

  蓝小姐一听,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我道:“你不用说了,姐姐也算半个人精了,哪会看不出来你和那小美女之间的微妙关系,刚才在外面,那小美女的眼神都差点把我吃了。”

  “说真的,我也不是真的就看上了你,你毕竟比我小这么多,和我理想中的成熟形象根本不符,只是我一向都是一个人孤苦无依的,不管什么事都需要付出代价才能完成,你猛的一下蹿了出来,什么也不要就为了我拼命,我心里感动的很。”

  “姐姐以后不会再闹你了,只是姐姐久在风月场所,一些坏习惯一下子改不过来,你别在意就行。”

  我一听顿时一乐,随即又有点失落,但仍旧笑道:“那敢情太好了,我和你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亲人,所以从心里当你是我的姐姐,咱俩都无依无靠的,就相依为命吧!以后都有亲人了,多好啊!”

  “不过,你那个工作不是啥好事,能不干就别干了,你也不是没有钱,随便做点什么生意也能养活你自己不是,以后找个好男人,过正常人的生活。”

  蓝小姐小嘴一撇,一头扎进我的怀里,边哭边点头道:“嗯,姐姐回去就辞了,那些臭男人每天就想着怎么占我的便宜,从来没有一个是认真为我着想的。”

  我不禁一阵怜惜,伸手揽住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可就在这个时候,门猛的一开,薛冰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看了我们一眼道:“有你的朋友来看你。”说完转身就走。

  我猛的一愣,急忙喊道:“小雪饼,你听我解释啊!”可薛冰哪里听得进去,连理都没理我就走远了。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却站在门口,对我笑着一扬手道:“你好,我叫杨白目。”我听的一愣,这家伙是谁啊?怎么叫个这么二的名字?还自称是我的朋友,我从来不认识啊!

  那人见我发愣,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名字有点那啥,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道:“木易杨,个十百千万的百,木头的木。”

  一句话说完,陡然身上发出一种很奇怪的气场,即不是杀气,也不是煞气,更不是妖气,和鬼气也不沾边,我竟然完全分辨不出他这种气场应该称为什么好。

  可我却知道,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于是我让蓝小姐先出去,蓝小姐是普通人,她感觉不到这种微妙的变化,而这人我根本不认识,敌友未分,如果等下万一动起手来,她在这里难免会受到波及。

  蓝小姐只以为真的是我朋友,肯定是有要事要商量,她在这里不方便,也没往多里想,对我一点头道:“行,姐姐出去替你向那小美女解释清楚去。”

  我想让她别多事的,可一想她解释应该比我解释的效果要好的多,就没有说话。

  等蓝小姐一出去,那人随手就将门关上了,我则暗暗捏了个雷霆之刀的印决,只要他一对我动手,我就先给他一刀再说。

  那杨百木却并没有对我动手的意思,只是对着一把椅子随手一招,那椅子就自己缓缓升起,稳稳落到他的身后,他落坐在我的对面,笑眯眯的盯着我看。

  我看着他这像变魔术一般的表演,心里却惊悚不已,我虽然从疯老头那里听到了很多奇门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手段,这家伙一上来就给我露了一手,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仔细的看了看他,五十来岁,头发很长很顺溜,身材高瘦,额头很宽,眉毛很长很密,一双眼珠子深邃幽定,根本看不透他内心所想,鼻骨中间有点隆起,应该是之前断裂过,留有两撇小胡子,一笑小胡子微微上翘,穿着很普通,咋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人。

  “看清楚了?”他笑眯眯的问道。

  我点点头,还是没有说话,在没搞明白对方来意之前,还是少说话的好,说的越多,底也就露的越多。

  杨百木笑道:“那咱们就谈谈,我也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人,就直奔主题吧!我这次来,是想向你们求个情,能不能放过那树妖一马?”

  我虽然猜到这人的到来,一定跟那树妖有关系,却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张口反问道:“你和那树妖有什么关系?能给我一个放过它的理由吗?”

  杨百木笑了笑道:“那个树妖之前曾遭过雷劫,侥幸保住了元丹,我用填尸还魂的方式将它救了回来,它对我来说,还有用处,这算不算一个理由?”言语之中,充满了自信,好像他一说出来这点来,我就一定会放过那树妖似的。

  我顿时大怒,敢情就是他装风水先生,骗人将蓝小姐姐夫的尸体埋在那树下的,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差点被活活抓死,更何况那树妖残害百姓,犯下许多不可饶恕的罪行,无论如何不能放过。

  当下冷冷的一口回绝道:“不行!我不管你是谁,那个树妖一定得死。”

  那杨百木却也不生气,继续笑眯眯的说道:“事情的因果我已经知道了,如果我让那树妖将你女朋友姐夫的尸骨交出来,也不行吗?六只血皮赤魈也被你们杀了,这事我也可以让树妖不追究,你看怎么样?”

  我冷冷的看着他道:“不说那六只血皮赤魈差点杀了我,就说他们为祸百姓,按一条人命死一遍来算,它们也够死几十遍的。别说树妖会来找我们,就算它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一定会去找它。至于尸骨,我们杀了它自然会取出来。”

  杨百木见我语气坚决,一张笑脸慢慢冷了下来,我暗中提防,这人深不可测,要是真对我出手,只怕还不大好对付,只是疯老头几人刚才还每人来呱噪了一遍,现在却都像忽然失踪了一般,令人气恼。

  杨百木慢慢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伸手推开窗户,缓缓说道:“我这人没什么大本事,唯一一点值得骄傲的,就是我能操纵树木,不论是死的还是活的,不论是树妖还是一块木头,只要是树木,我就能操纵。”

  说着话,手对外面一伸道:“你看,这房间外面的树木有一点过于高大了,都挡住了阳光,这对病人可不好。”

  我顺着他伸手的方向看去,果然,在病房外面栽了一排的大柳树,虽然现在不是柳树抽枝发芽的时间,可风吹柳动,枝条摇弋,还是很好看。

  紧接着就发生了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那几棵柳树的树身忽然就对着窗户的方向一齐弯了下来,就像那一排柳树正在对那杨百木鞠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