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三章:谁猖狂干谁

第十三章:谁猖狂干谁

  杨百木似乎知道我一定会吃惊,面带得意的笑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这一排柳树都躺下,给你更多的阳光。”

  接着话锋一转道:“我也可以使它们全部站直了,把你所有的阳光都挡起来,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我当然不会傻到听不出他话里威胁的意思,冷冷一笑道:“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

  杨百木一愣道:“不知道,不过只要是在奇门中走动的,不管是谁,多少也该会给老夫点颜面吧!老夫在奇门中虽然不算什么一派宗主,可多少也走动了六七十年,这点面子应该还是有的。”

  我笑道:“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我父亲曾经交代过我一句话,做事只要占情理,谁猖狂干谁!我自认在这件事上,我始终占在情理这一边,所以,只能秉持着父亲的话,那就是,谁猖狂干谁!”

  其实父亲和我仅仅见过一次,前后连十句话也没有说到,根本就没和我说过这么狂妄的话,这只是我瞎编的,反正他也不可能去找父亲对质了。

  杨百木的面色顿时就一变,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你父亲是谁?好大的口气!”

  我也冷笑道:“家父姓王,字越山。”

  杨百木面色一沉,点头道:“怪不得口气这么狂,原来是北派猎杀的前任大掌令,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格,不过,今天就算是一疯一狂都在这里,恐怕也要给老夫这个面子。”

  我听的一愣,这老头口气这么大,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听他话里的意思,疯老头要是在也得给点面子,看样子只怕来头真不小,可事情已经到这份上,哪里还能认输,当下说道:“那可不一定,再说了,他们给不给面子和我也没多大关系,主要是我不肯给这个面子。”

  我听他刚才的话语,应该是和疯老头是同一代的,怕万一疯老头和他是老相识,真的给了他面子,到时候反而无法找那树妖的麻烦了,所以干脆先行封死,将所有责任都担了过来。

  杨百木又是一愣,大概他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大胆,冷哼一声,刚想说话,门就被推开了,疯老头“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边笑边说道:“我说老木头,你怎么越活越倒回去了呢?这事你不找我,却来找个孩子商量,你不想想你都多大年纪了,谁还认识你?这下好了,面子被驳了,看你怎么收场。”

  我一听,果然,这杨百木和疯老头是同一期的人物,看样子以前应该也很牛逼,所以才会自信心爆棚,以为一报出他的名号我就会给他面子,谁知道我从山村出来才几天,根本不知道他是老几。

  杨百木瞟了一眼疯老头道:“我之前只听说一个年轻人杀了六只血皮赤魈,没想到是你的人,既然你来了,当然要找你。”

  疯老头“哈哈”一笑道:“这就对了嘛!像我们五个老家伙这种等级的,跟孩子们有什么好扯的,也不怕掉了你自己的身份,对了,其余三个老家伙呢?都还活着吗?你要不出来,我都以为你早死了。”

  杨百木冷哼一声道:“我要是死了,岂不正趁了你的心意,你放心,你不死我哪敢死,我最近很少出来走动了,其他三个我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既然你来了,那就说说吧!我要保那个树妖,你没意见吧!”

  疯老头忽然将笑容一收,正色道:“这一点我还真有意见,那树妖为非作歹是真的,那六只血皮赤魈祸害百姓也是真的,你身为南派猎杀的三大护法之一,该不会老糊涂了吧?也跟着是非不分?”

  杨百木被疯老头冷嘲热讽的面色一窘,怒道:“树疯子,我有没有老糊涂不用你管,你就说今天这事怎么办吧!反正那树妖我保定了。”

  疯老头笑道:“哎呀,这几十年没见,你脾气倒见涨啊!想咬人是怎么的?那个烂树妖,我还就宰定了,你不服气就来干一架,看看谁的老骨头先散。”

  我一听差点跳起来给疯老头鼓掌,这太挣脸了,疯老头虽然平时疯疯癫癫的没个正形,可大事上一点不糊涂。

  杨百木顿时大怒道:“树疯子,你当我是怕你还是怎么的?”

  疯老头笑道:“你当然不怕我,可我也不怕你啊!咱们俩从年轻时候闹到现在,你哪次赢过我?虽然大部分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可我多少还赢过你两次吧!”

  杨百木伸手一指疯老头道:”你……你……我就不信你会因为一个树妖跟我翻脸。”

  疯老头则悠然的一指我道:“倒不是因为树妖的问题,只是因为这孩子要弄死它。”

  接着一收手道:“越山和我的关系你不知道?用名为师徒情逾父子来形容不过分吧?现在越山不在了,这孩子是越山的唯一骨血,我能不护着吗?这回差点连命都丢了,你觉得我不该弄死那树妖?你也知道,我一向都是很护短的。”

  “再说了,这里面还有越山的话,只要在合情合理,谁猖狂干谁!所以这回我还真不能给你这个面子,你要翻脸就翻脸,看看我们两个谁先去见师父。”

  我从来没有见过疯老头这么硬气过,心里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一番话说的,太得体了,太霸气了,太牛逼了。

  那杨百木则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来,冷冷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翻脸就翻脸,你敢动那树妖,我必定要这孩子的命。”

  疯老头一听就乐了:“我说老木头,你咋还这么幼稚呢?这孩子就在这里,我不插手,你敢要他的命不?你怎么不想想他是谁的儿子?”

  杨百木一愣道:“我有什么不敢的,不就一个王越山吗?就算他还活着,别人怕他,我可未必……”后面半句话没说出来,而是忽然把眼睛瞪的滚圆,看了我一眼,马上又转头对疯老头道:“树疯子,你是说他是……”

  后面半句没说出来,疯老头已经点头道:“不错,越山那孩子奸猾无赖狂傲坏,什么都来,就有一点好,专情,一辈子从生到死,就爱过那么一个人。”

  我一听他们俩说话这调调,明显不是说父亲了,那就只有可能,是在说我的母亲,可他们俩像打哑谜一样说来说去,就是不提关键的,这可把我急坏了,恨不得跳下去抓住他们俩暴打一顿让他们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杨百木的表情异常夸张,一双眼睛瞪的滚圆,嘴巴张的像被塞了个鸡蛋似的,脸上的肉不自觉的颤抖,眼角还抽了几下,好久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仍旧一脸不相信的说道:“天啊!他们竟然还有一个孩子!这十几年来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疯老头一脸贼笑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弄死那树妖了吧?我是为了你好,将来人家母子见面,这么一说起来,说你把树妖救活了,差点弄死她儿子,你猜猜你的结果会怎么样?”

  说到这里,又一脸同情的说道:“我看你年岁也大了,就乖乖的滚回去颐养天年吧!有些事,不是你应该插手的。”

  杨百木脸色瞬间数变,一会青一会蓝的,好一会才说道:“老夫事先也不知道,不知者不罪,她又能拿老夫怎么样?”

  疯老头顿时拍掌大笑道:“老木头,你说的哈,你信不信我马上告状去,反正我是怕的要死,你不怕你去找她理论去,看看是她儿子重要还是你的树妖重要!”

  杨百木一张脸已经胀成了猪肝色,猛的一跺脚道:“罢了罢了,树妖的事我不管了,不过你们自己可得注意,那树妖不止你们知道的那么简单,就连老夫都得恩威并施才能降得住它,如果你们出了事,可别怪到老夫头上。”

  说完又一顿足,转身摔门而出,头也不回,扬长而去。疯老头还在后面喊道:“老木头你慢点走,小心别摔死了。”说完大笑不止,好像占了那老头的上风,使他极为开心一般。

  杨百木一走,我就急忙问道:“我母亲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这老头又是谁?你们别什么事都瞒着我,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接受任何的真相。”

  疯老头面容一肃道:“小花,别的事我都可以告诉你,唯独这件事,现在不能告诉你,现在告诉你的话,不但是害了你,也会害了你母亲,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我一定会一字不漏的全说与你听。”

  说到这里,面色一苦道:“你以为保守一个秘密很轻松啊!老子不知道多想一股脑儿全说与你听呢!只是这事牵扯实在太大,不但关系你们母子的性命,还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安危,所以打死老子也不能说啊!”

  我闻言转头看向窗外,那几棵大柳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直了,恢复了原先的模样,迎风招展,婀娜多姿,可我的心里,却又多留下了一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