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七章:高手云集

第十七章:高手云集

  从我这里放眼看去,只见镇子的上空充满了五颜六色的彩光,赤橙红绿青蓝紫样样都有,别人看不见也还罢了,我却看的清清楚楚,这些彩光分明都是些凶煞异兽发出来的光芒,数十道彩光纠缠在小镇的上空,数都数不清,不知道有多少。

  上午听那小孩子说有人要对付我,说实话当时我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多了个警惕罢了,现在一见,难免倒抽一口冷气,如果这么多凶煞之物都是来对付我的,那当真难缠。

  几人见我面色沉重,知道必定有事,一起看向我,我闭目凝思,任由感知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这一感知,顿时就吓出了我一身的冷汗。

  整个镇子都被笼罩在一股浓浓的妖气之中,妖气中还夹带着数十股暴戾之气,遍布全镇。但也有几处散发出极强的气场,却不带有任何异常气息,应该是些奇门中的高手。

  我将所感知到的一说,疯老头的脸“刷”的就变了,小眼睛一眯道:“奶奶的,都翻天了,这么多凶煞之物一起聚集在这里,明显是针对我们爷几个来的,看来这日子不好过了。”

  接着又奇道:“不对啊!一个小小的树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请得动这么多牛鬼蛇神?难道是杨百木那老家伙从中作梗?”

  随即自己又摇头道:“不会不会,杨百木虽然迂腐,却不笨,他不会这么做的,那TM又是为了什么?为了小花花来的?小花花对它们来说也没用啊!”

  说完一个劲的挠脑袋,一头杂乱的头发被他挠的更像鸡窝,马平川却冷冷的来了一句:“管那么多做什么?来了就杀!”

  我苦笑一下,从目前探知的情况上来看,起码也有五六十个凶煞之物,还没包括那些奇门高手,别说蜂拥而上了,就算一波一波的上,我们四个都得累死在这里,还会连累了蓝小姐。

  不过已经到了这里,我们就没了回头路了,要是一退走,以后北派猎杀也就别混了,我们几个战死在这里,也不能后退半步,有时候,尊严比生命要重要的多。

  但不能把蓝小姐也牵连进去,她只是个普通人,当下一转头,刚想劝蓝小姐离开,蓝小姐就笑道:“别劝我,我不会走的。”

  我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主意已定,当下不再劝说,一挥手道:“走!兵来将挡!今天就大闹一场。”

  马平川双眼一发光,冷哼一声道:“第一个找麻烦的,是我的!”

  疯老头笑道:“没人和你抢,你有本事都揽去好了,反正我是不想动。”

  大家全都一笑,气氛顿时轻松了下来,车子开进镇中,一路上遇到十几个生面孔,虽然都刻意装扮成普通人的模样,可举手投足之间的那股风范,长久以来形成的那股气势,却无法瞒过我们的眼睛。

  好在并没有遇到什么凶煞之物,大概那些东西自知见不得光,都躲在了暗处。

  每看见一个,疯老头脸上的笑容就减少一丝,到了第十个以上时,已经变成了苦笑,等车子开到蓝小姐家老宅子门前,疯老头都快哭出来了。

  几人一进门,疯老头就随手将院门关了起来,连声说道:“坏了坏了,来的这些都不是好鸟,几乎个个都是和我们北派猎杀不对付的,就算偶尔有两个没有发生过直接冲突的,也拐弯抹角的和北派猎杀有点矛盾,这分明是组团来报仇的节奏。”

  我一路上记下不少人的影像,对其中几个印象比较深刻,开口问道:“我们进镇子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大汉,就是那个像半截铁塔一般的汉子,他叫什么?”

  疯老头道:“那人叫林占魁,是山东济宁梁山县的一条好汉,倒不是奇门中人,只是自幼力大无穷,好舞枪棒,崇拜梁山英雄,自称是水泊梁山第一百零九条好汉,为人倒是仗义豪爽,算得上一条汉子。”

  “不过,他弟弟林登魁就不行了,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两手奇门术,专门使用五鬼运财盗窃钱财,被我抓住打断了双手,算是废了。”

  “他这次来,应该是冲我来的,不过他不足虑,小马驹办他分分钟的事。”

  我一点头道:“遇到的第四个人,那个马脸干瘦的年轻男子是谁?”

  疯老头面色一变道:“南派猎杀的高手,黄胜海,号称年轻一代第二高手,仅次于乌鸦。不过这家伙的手段可比乌鸦毒辣的多,特别是一手千鬼钉,据说是收集了一千只恶鬼附与钉上,一出手就是鬼哭神嚎,一般对手尚未出手就已经吓的肝胆皆裂。”

  “要对付你的黄姓男子,很有可能就是他,不过他虽然难对付点,仍旧不足惧,小马驹依然能将他斩于刀下。”

  我又一点头,心里暗暗将此人名字记下,想对付我的人,怎么能不记牢点,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接着继续问道:“在面馆门口吵架的那对中年夫妻呢?”

  疯老头一听,顿时就面色一苦道:“这夫妻俩倒是十足难缠的角色,男的叫许东,女的叫许凌华,原本是一个村的,暗中相好之后,双方家长不同意,两人就私奔了。”

  “许东在工地上做活谋生,捡到一本旧书,书中都是一些极为高深的奇门之术,夫妻两竟然无师自通,修炼出不少绝活。”

  “但这夫妻俩平时行事只凭个人喜恶,从不讲什么规矩道义,为人亦正亦邪,而且是出了名的死缠烂打,谁要惹上他们,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弄死对方。”

  “可悲的是,我也是他们俩的仇人,他们夫妻俩唯一的儿子,就是死在我的手上,他们两曾经找过我几次麻烦,没斗过我,我念在他们没有什么大奸大恶,就没为难他们,如今大概是想趁人多解决我吧!”

  我又暗暗记下这两人的名字,怪不得当时这夫妻俩看见疯老头时,那眼神都像要吃人一般,这两人和疯老头有杀子之仇,绝对不太容易化解,能除掉的话,一定要及早除掉。

  至于疯老头为什么要杀了他们的儿子,我就没有追问,疯老头杀了他,就一定有疯老头的道理。

  我继续问道:“最后一个,在门口看见你笑着点了一下头的那个长胡子老头,叫什么?什么来头?

  疯老头这次都差点哭了,摇了摇头道:“我没想到他也能来凑这热闹,我虽然不怕杨百木,却不是他的对手,只是我和他素无矛盾,也猜不透他来这里的目的。”

  “老家伙叫赵青阳,外号土地公,一生只会一种手段,专研五行奇门中的土之决,但玩的出神入化,我、杨百木都不是他对手。现在的身份是南派猎杀三大护法之一,虽然和杨百木地位同等,待遇却比杨百木要高出许多。”

  说到这里,吞了下口水道:“你还忽略了一个人,就在许家夫妻吵架的那个面馆里,还有个老家伙,那老东西才是目前最牛逼的人物。”

  我心中一沉,确实,在那面馆里还有个老人,我们路过的时候,他正在埋头吃面,一副蔫了吧唧的模样,身上一点气势都没有显示出来,我看他实在普通,就没往心里去,没想到竟然真的看走了眼。

  我自从开了慧眼之后,看人还从未走过眼,这是第一次。

  疯老头继续说道:“老家伙叫楼耀辉,会的奇门术比我只多不少,精通的是雷决,号称大雷神,你可别看他一副快睡着了的模样,实际上性格暴躁异常,点火就着,当年就连将军都对他头疼无比。”

  说到这里,长叹一声道:“我、杨百木、将军、赵青阳和楼耀辉,当年一起出道,号称奇门五大高手,每人分别精通一门绝学,我玩的是六阳天火,杨百木是操纵树木,将军是控水,赵青阳专研土之术,楼耀辉擅长雷霆之怒。”

  “后来五人逐渐年老,就被奇门中人尊称为奇门五老,将军退隐之后,神龙见首不见尾,杨百木、赵青阳、楼耀辉做了南派的三大护法,也很少露面,只剩下老子一个人独撑北派猎杀。”

  “这次连我在内,奇门五老竟然来了其四,而且还来了许多后辈高手,更有无数凶煞之物潜伏在暗处,这阵仗还是十八九年前,在终南山中出现过一回,看来这回这事情真的闹大了。”

  我一听就笑道:“奇门五老?你也有份?”

  疯老头顿时大怒,伸手就是一个爆栗,怒道:“怎么的?看不起老子?老子成名的时候,连你父亲都还未出生呢!”

  马平川却忽然问道:“五人之中谁最强?”

  疯老头毫不犹豫的说道:“论手段那当然是将军,其次就是楼耀辉,然后是赵青阳,我排第四,杨百木居末。要是以年龄来分的话,楼耀辉最大,赵青阳比我大一岁,我比杨百木大几个月,将军最年轻,现在也就八十八岁吧!”

  我听的顿时一汗,果然是五老!加起来都四百多了。

  马平川却忽然长叹一声道:“真想斗一斗将军啊!” 我们几人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