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八章:粉墨登场

第十八章:粉墨登场

  马平川话刚落音,门外就有人说道:“口气不小,就凭你也想斗老五!别以为你那点速度和体能就能纵横天下了,差得远呢!”

  随即门被推开,那个一副蔫了吧唧模样的老头就走了进来,正是那个大雷神楼耀辉,一进门就背着双手直往里闯,连看我们几个都没看一眼,只是路过疯老头的时候,对疯老头点了下头。

  马平川面色一阴,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陡然弥漫了开来,却被疯老头一把抓住,拖到身后,自己跟了过去。

  大雷神径直走进屋内,往椅子上一坐,就对疯老头道:“老三,你越来越糊涂了,怎么还带着这几个孩子回来了?你想北派猎杀灭在你手里吗?”很明显,这老头是按年龄来排的位置,把自己当老大了。

  疯老头“嘿嘿”一笑道:“大哥,我总不能发现这里人多就掉头就跑吧!那我们北派猎杀以后也没法混了。”听疯老头这话里的意思,好像也认同这老头是老大。

  大雷神一点头道:“也对,可以战死,尊严不能丢了,不过我现在身份不同,最多只能管住南派的人不找你们麻烦,却也不能插手帮你,你自己小心一点。”

  我一听,感觉这老头还行,还讲点道理,顿时对他改观了许多。

  谁知道这大雷神紧跟着又来了一句:“要是你们北派自愿合并到南派中来,我们就有理由出手帮你了,而且这样一来,猎杀再度统一,整个中原,又有谁敢和我们过不去!”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这老家伙敢情是想吞并了我们北派猎杀,还真有点意思。

  疯老头笑道:“大哥,道不同啊!你们南派最近更是变本加厉,连孩儿魄、千鬼钉这样的术都玩上了,你让我们怎么统一?”

  大雷神叹息一声,刚想说话,门外又响起声音道:“怎么?树三爷对小侄的千鬼钉意见不小啊!”随即门一开,一个人就走了进来,那张脸有一尺多长,长的又难看,吊眉蜂目,尖鼻薄唇,人又干廋,正是那黄胜海。

  疯老头笑道:“哪里敢有什么意见,不过我们北派从来不屑那种邪门玩意罢了。”这句话可是赤裸裸的蔑视,我看见黄胜海的面色一变,随即就干笑道:“那可好,今天我就见识见识北派号称正统的奇门术。”

  我还以为这家伙这是直接开口挑衅了,谁知道他也直接走到屋内,搬了板凳往大雷神身边一坐,笑道:“三爷,今天晚上,想找你们麻烦的可不少啊!小侄在这看会热闹,不妨事吧!”

  疯老头冷哼一声,还没说话,大雷神抬起一脚就将黄胜海踹的摔倒在地,怒声道:“这里有你坐的地方吗?想看热闹滚外面去,敢再多嘴一句,我就扇掉你的门牙让你自己吞下去。”

  那黄胜海一愣,可能也没想到大雷神这么不给他面子,额头青筋一闪,却又隐忍了下来,爬起来“哈哈”笑道:“是是是,楼大爷教训的是,我没眼色,我这就出去。”说着话真的搬着小板凳到走廊中坐下,闭嘴不语,脸上还保持着笑意。

  我心头大觉痛快,对这大雷神又多了一分好感,同时对这黄胜海也暗暗提防了起来,光凭这份隐忍,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黄胜海刚坐好,门外就有人笑道:“楼老大还是这副爆脾气,老而弥坚,可喜可贺啊!”说着话又走进来一人,却是在门口对疯老头点头微笑的长须老头,如果我没记错,名字应该叫赵青阳,也是奇门五老之一,按年龄排的话,应该行二。

  果然,大雷神大喇喇的手一挥道:“老二过来坐,老三也在,咱们师兄弟几个,也该好好叙叙旧了。”

  我听的一愣,敢情这奇门五老还是师兄弟,那他们的师傅是谁?能教出这样的五个徒弟,岂不是太牛逼了!

  赵青阳步伐之间十分从容,走到黄胜海身边时,抬起一脚又将黄胜海踢到在地,面色一冷道:“滚远点,别再这给老子丢人现眼。”

  黄胜海屁都没敢放一个,反而一脸奸笑的搬着小板凳就往旁边挪了挪,看来这家伙在南派里根本就不招人待见。

  谁知道大雷神冷哼一声道:“怎么?老二你这是在给我脸色看吗?我踹不得你徒弟?”

  那赵青阳赶紧笑道:“楼老大这话就见外了,只是这小子不懂尊卑,不看眼色,凭他还想和我们几个坐到一起,惹的老大你不高兴,我才教训他一下而已。”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可是,老大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也有点不妥,小徒是有点不开眼,可他毕竟是南派猎杀代掌令啊!代表的可是我们南派猎杀大掌令行走,这要传出去,会不会有人说我们以大欺小,看不起大掌令啊!”

  我这才明白过来,敢情黄胜海的师傅就是这老东西,这番话说的绵里藏针,确实厉害的很,大雷神要是不顺从他,就落了个看不起大掌令的名,要是顺从了,等于自打嘴巴,这师徒两都不是好玩意。

  谁知道大雷神大喇喇的一挥手道:“老二,你别在我面前耍这一套,大帽子从来就压不住我,以大欺小怎么的?看不起大掌令又怎么的?你真的以为大掌令分不清是非吗?今天这里我说了算,我说谁能进来坐,谁才有资格进来坐,就算大掌令亲自来了,也得乖乖的在外面呆着。”

  我顿时大为服气,这大雷神当真霸气,就凭这股霸气,就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果然,那赵青阳见大帽子没扣住,只好讪讪的走了过去,对疯老头道:“老三,你还是这么精神,红光满面的,看样子只要能撑过今夜,还有得活呢!。”

  疯老头嘴皮子可一向不输人,当下也“哈哈”笑道:“可不是,二哥你放心,你不死我绝对不死。”

  话刚一说完,门外又进来一人,却是那杨百木,进门二话不说,直接进了房间,往大雷神旁边一坐,阴声道:“我们四把老骨头都来了,还耍什么嘴皮子,好戏也该开锣了。”

  赵青阳面色一变,只好走到杨百木旁边坐下,疯老头也笑眯眯的坐到了大雷神的另一边,说道:“这好戏都快开锣了,我这还不知道都有什么材料要在今晚粉墨登场呢?要不老四给介绍介绍。”

  杨百木一拧脖子,也没理疯老头,看样子还在为上回的事生气,赵青阳却接过话道:“我听说可不少,那些乌七杂八的邪魅玩意就不提了,光是奇门中算得着字号的,就有岭南温家温心久、河北张家的张四丰、湘西谭家的谭一符、川贵一带的花百仙、合肥任家的兄弟俩、还有你的老熟人许东夫妻,以及我们老四说不定也要和你别别苗头。”

  他这一说,我冷汗就下来了,赵青阳提及的这些人,我都听疯老头谈过,基本上都是些奇门世家,而且个个要不就是和疯老头有仇,要不就是和父亲有怨。

  岭南温家玩的是蛊术,温心久就是温家的领军人物,听说一手邪蛊骇人听闻,一不小心着了道儿,当真是生不如死。当年不知道怎的和父亲闹上了,被父亲废了一只眼,从此这仇怨就结下了。

  河北张家练的是道术,和奇门术一脉分支,张家是代代传承,张四丰自称比武当开教真人张三丰还厉害,所以自称张四丰。据说疯老头年轻时和张四丰的老子打了一场,结果是疯老头赢了。

  湘西谭家是赶尸世家,一张灵符走天下,风头不是吹出来的,结的仇也不小,好像是谭家在赶尸途中,尸体发僵暴走,父亲在谭家人还没到之前,将几具尸体都烧了,害得谭家名声扫地。

  川贵一带的花百仙是奇门中的另类,专攻毒术,举手投足都能下毒,说毒瞎一只眼绝对不会两只全瞎,十分厉害。这仇好像也是父亲结下的,具体怎么结的仇我却忘了。

  合肥任家兄弟俩,大哥叫任小鬼,老二叫任阎王,兄弟俩都炼尸,任阎王还好点,只用死人炼,任小鬼则连活人也当尸炼,结果被父亲斩了双脚,这仇肯定就结下了。

  许东夫妻和杨百木我们都知道了,倒还不算惊讶,可这些人一股脑的都涌来了这里,目的无非就是找疯老头和我们报仇,这绝对不是偶然发生的,肯定是有人在背后策划,这人是谁?

  疯老头却毫不在意,一边听一边摇头道:“不行!不行!就凭这些人,还要不了老子的命,老四,你还有没有请些更厉害的角色来?”

  杨百木一听就大怒道:“老疯子,你别胡说八道,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我找来的,你要觉得打不过,大可以现在就滚蛋,这里由我们南派接着就是。”

  疯老头一听就笑道:“哦?不是老四你找来的,那就有问题了,这些人平时五湖四海的,怎么会忽然一下子都聚到这个荒僻小镇来了呢?可别说是为了我们爷几个,我心里有数的很,我们爷几个还没这么大的面子。”

  我听的顿时一愣,瞬间明白了疯老头的意思,这些人聚集在这里,目的并不是我们爷几个,那他们都是为了什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