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十九章:千鬼钉

第十九章:千鬼钉

  到底还是疯老头的阅历广,我一直以为这些人都是冲着我们来的,疯老头这么一问,我们就明白了过来,这些人之所以聚集在这个小镇上,目标并不是我们,只不过凑巧这几个和我们有仇罢了。

  而且,很大程度上,还有可能是被人当了枪使。

  果然,疯老头这么一问,三个老头都不说话了,敢情他们都知道怎么回事,当下疯老头“哈哈”笑道:“大哥光明磊落一辈子,他要动谁都直接动手,干不出来这事儿,老四虽然和我从小斗到老,却也从不背后使刀,二哥你说是不是?”

  他这一说,我们更明白了,敢情这些人都是赵青阳煽动的,怪不得他报起名来如数家珍,这老东西,当真卑鄙的很。

  大雷神怒目一瞪,对赵青阳道:“老二,真的是你?”

  赵青阳却微微一笑道:“老三,你可别血口喷人,我虽然以前和你不对付,可也不至于挑唆别人来对付你吧?真要对付你,我肯定直接找你,你那一手六阳天火也不一定就烧得了我这把老骨头,再说了,都大几十岁的人,谁还跟你计较以前那些破事。”

  “何况,你又没亲眼看见我挑唆人来对付你们,这无凭无据的一大盆脏水泼过来,是想借老大的手收拾我呢?还是想让我先跟你干一架呢?”

  我暗骂卑鄙,这人身为奇门五老之一,行事手段却无耻的很,更生的一副好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如同泥鳅一般滑溜,明知道是他做的,却让人抓不到把柄。

  杨百木却忽然说道:“不管是谁挑唆的,这些人都是你们的仇家没假吧?现在争这个还有意思吗?要不你就带着几个孩子赶快跑,要不就准备迎战,光耍嘴皮子吓不到人。”

  疯老头笑道:“老四你放心,我们北派只有站着死的英雄,没有缩着头的乌龟,今天他们不来也就罢了,要是来了,正好把这些仇怨一起算清楚,也省的以后我一个一个找的麻烦。”

  话刚落音,门外就有人喊道:“好气魄!好胆量!”说着话,一条大汉就闯了进来,短发豹头,浓眉虎目,狮鼻阔口,豪气凌然,身躯魁伟,健硕高大,进来往院子里一站,直如半截铁塔一般。

  那人对着屋中四老一抱拳,浓眉一扬,粗声道:“俺是山东梁山第一百零九条好汉林占魁,和外面的一群人一起来的,可外面那些鳖孙都不敢进来,俺就先进来了,树三爷没忘了我弟弟林登魁吧?”

  疯老头“哈哈”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第一个进来就是你!你虽然鲁莽了点,却比那些缩头乌龟强多了,冲你这点,我留你一命。”

  说完对马平川一招手道:“你下刀轻点,别伤及他筋骨,他靠的是身体吃饭,筋骨伤了,就断了活路了。”

  马平川早就急不可耐,听疯老头这么一说,“腾”的一下就蹦了过去,也没抽刀,一拳对着林占魁就打了过去。

  眼看着拳头就到了林占魁的面门,林占魁却忽然大喊一声:“慢着!”

  马平川急忙错手收拳,跳到一边,怒道:“打就打,不打滚!”

  林占魁却也不生气,又对疯老头一抱拳道:“树三爷,你可能误会俺了,俺林占魁怎么说也是梁山好汉,哪能是非不分,俺那弟弟确实不争气,坏事做了不少,树三爷废了他的手,没要他的命,俺已经很是感激了,岂能再来寻仇。”

  “俺这次来,虽然是和外面那些人一起来的,却不是来寻仇的,俺只是进来和三爷打个招呼,把这事挑明了,也省的三爷再把俺当成不讲道理的蛮人,既然三爷不欢迎俺,俺这就告辞了。”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不过,外面那些人可确实是来找三爷麻烦的,还请三爷多加小心。”说完话转身就要向外走。

  我顿时对这人大生好感,这人看似鲁莽,实则是非分明,确实没有辱没了梁山好汉的名头,这要放在古代,绝对是一豪侠。

  坐在走廊中的黄胜海却冷哼道:“说的好听,没种罢了!”

  林占魁高大的身形一顿,猛的一转身道:“树三爷,你这手下什么意思?”

  疯老头马上笑道:“别介,我可不敢要这样的手下,这是赵老二的高徒,所有言行,跟我都没有半毛钱关系。”

  那赵老二却笑道:“难道我那徒儿说的不对吗?你雄赳赳气昂昂的进来了,整的我们都以为有好戏看了呢!谁知道空长了一副好架子,说几句漂亮话就想走,不是没种还是什么?”

  林占魁顿时大怒,虎目一瞪道:“好好好!既然都这么说俺了,那俺少不得要讨教一下,不过话可得说在前头,俺的拳头大点,打死打伤可概不负责。”

  黄胜海一扭头,看向了赵老二,赵青阳一点头,黄胜海就冲了出来,笑嘻嘻的往林占魁面前一站,伸手比划一下两人身高的差距,笑道:“长的确实够唬人的,这样,我站着不动让你打三拳,如果你能打得倒我,我就甘愿认输,要是打不倒我,你让我打一拳就行,你看怎么样?”

  我听的一愣,这黄胜海是不是脑子不好啊?就算我们是奇门中人,那也是血肉之躯,林占魁的个头在这摆着呢,别说三拳了,一拳估计也能打的黄胜海吐血。

  那林占魁也明显一愣,犹豫了一下道:“这样不好,你的身材比较瘦小,只怕俺三拳下去,你已经爬不起来了,哪里还有力气打俺,这样,俺不躲不避,你先打俺一拳,俺再打你一拳,也不占你便宜。”

  那黄胜海一听就笑了,连连点头,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家伙吃透了林占魁的脾气,知道林占魁一定会让他先打,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这一明白了黄胜海的诡计,不由得替这林占魁担心起来,这黄胜海不是什么好鸟,绝对不可能本本份份的打他一拳了事,指不定使出什么花招来,当下急忙对马平川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在林占魁危险的时候,救一下这个汉子。

  马平川也不知道看没看见,面上冷的能刮下霜来,双眼眨都不眨的盯着场内。

  林占魁依旧没有醒悟过来,大吼一声,气沉丹田,扎了个标准的四平马,大喊道:“来吧!”

  我眼角一扫,就看见疯老头正一脸的惋惜,楼耀辉则皱着眉头,赵青阳一脸的道貌岸然,丝毫看不出喜怒哀乐来,杨百木则一脸的无所谓,场中谁死了都和他无关。

  我一见四个老头的表情,就知道林占魁输定了,当下更加担心起来。

  黄胜海则往后退了十来步,笑眯眯的对林占魁道:“注意了,我可来了!”说着话手一翻,虚空一拳对林占魁的肚子上打去。

  我眼一扫,已经发现黄胜海指缝之中夹了根钉子,刚想出声喊止,陡然之间,院子中狂风大作,无数道厉啸之声响起,从那钉子尖上,“嗖”的一下冒出一股黑烟,黑烟中无数个人头攒动,随着黑烟的风向咆哮向前,直扑林占魁。

  林占魁顿时大吃一惊,面色一变,同时大吼一声,闭目不动,竟然准备硬接一记。

  我摇头叹息,这人真是傻的可以,明知道上当了,还死守约定,这个年头,像这样的人可真不多了,眼看着又即将要少一个。

  那黑烟不断从钉子上冒出,黑烟中的人头不断显现,每一个都满面愤恨之色,眼神充满了暴戾残忍,一看就是恶鬼所化,不用问,这一定就是黄胜海赖以成名的千鬼钉了。

  眨眼之间,那黑烟夹裹着无数的人头已经奔袭到林占魁面前,眼看着林占魁就要一命呜呼,却仍旧四平八稳的站在哪里,动也不动一下。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寒光闪起,一道黑影一闪,马平川已经到了林占魁面前,手中寒芒连闪,寒光连成一片,只见那黑烟中的人头不断被刺、挑、削、劈、砍、扫中,中者立即溃散,那些前仆后继的人头,竟然拿他丝毫办法没有。

  黄胜海双眼一冷,也陡然大喊一声:“去!”另一只手一伸,一股黑烟喷涌而出,瞬间和前一道黑烟平行,并击马平川。

  空气中陡然弥漫起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来,马平川不退反进,连人带刀舞成一团寒光,从林占魁的面前逐步前移,一步一步的向黄胜海逼了过去。

  这一前移,等于自动闯入了黑烟之中,两股黑烟顿时就将马平川笼罩其中,无数只人头围着马平川上下翻飞,一时间千鬼哭嚎,凄声四起,整个院子如同坠入恶鬼地狱一般。

  我只看的心惊胆颤,生怕马平川有个闪失,同时对马平川佩服的五体投地,认识他这么久,今天才算看到了他真正的实力。

  由于马平川完全被黑烟笼罩其中,黑烟中更是无数只人头上下翻飞,我们根本看不见,只能看到黑烟一步一步的退向黄胜海的方向。

  而黄胜海的一张马脸,则越来越白,额角上已经见了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