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章:马平川爆发

第二十章:马平川爆发

  我又偷瞟了一眼四个老头,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四个老头的表情现在是相当的精彩。

  大雷神楼耀辉是一脸的不相信,原先那副昏昏欲睡的表情早变成了满脸惊奇;土地公赵青阳则笑不出来了,一双眉头慢慢的往一起锁;杨百木则满脸严肃,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场中,眨都不眨一下。

  最搞笑的当然是疯老头,这老家伙好像终于找到了装逼的本钱,坐在大雷神旁边,翘着个二郎腿,一边抖脚一边笑,一双小眼睛都挤一起去了,从我这看过去,就剩两条缝儿。

  “小马驹加油!”蓝小姐忽然喊了一嗓子,吓的我一激灵,急忙转过头来,看场中变化,马平川已经距离那黄胜海仅两步之遥,黑烟中的人头明显减少了一多半,不时有寒光从黑烟中闪现出来。

  黄胜海则满头满脸的冷汗,一张马脸挂的更长,一双眼珠子睁的铜铃一般,胸前衣服都湿了一大片。

  偏偏这个时候,马平川又向前踏了一步。

  再一步,就到了黄胜海的面前。

  就在这时,赵青阳忽然喊道:“住手!你师傅和我是同门师兄弟,你们自然份属同宗,师兄弟比试,点到为止,不可伤人。”

  他可能以为这么一喊,马平川就不会伤害黄胜海的,可他想错了,马平川根本就不是那种别人能左右得了人。

  果然,赵青阳话刚落音,尚在黑烟笼罩之中的马平川陡然大喊一声,空气中的血腥味一下浓烈到了极点,几乎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一道寒光闪电般从黑烟之中劈了出来,直劈已经吓呆了的黄胜海。

  赵青阳陡然从屋内蹿了出去,凌空一掌就拍向马平川,疯老头的身躯紧随其后,赵青阳一出手,疯老头马上一道火球袭向赵青阳的后背。

  赵青阳怒吼一声,闪身躲过火球,还没来及再度出手,黄胜海已经“啊”的一声惨叫了起来。

  惨叫声一起,场中所有人几乎同时停了下来,疯老头一双小眼睛死盯着赵青阳,马平川则傲然的站在黄胜海面前,手中长刀直指黄胜海喉头,寒光使黄胜海的皮肤上都起了一层鸡皮。

  那黑烟已经消失殆尽,地面上仅剩两只齐腕手掌。马平川竟然一刀削了黄胜海的两只手掌,要知道玩奇门术的人,一旦没有了手掌就不能再结印了,实际上就等于废了。

  黄胜海两只手腕上血泉喷洒,惨叫声凄厉无比,喉头却被马平川用刀指着,只能乖乖的站在原地惨嚎,竟然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赵青阳顿时大怒道:“你竟然废了他一双手,老子宰了你!”

  疯老头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手中却有捏了个六阳天火决,随时准备出手。

  马平川则将手中刀往前一送,刀尖刺破黄胜海的皮肤,鲜血顺着刀刃就流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我很想看看是你快还是我的刀快!”

  赵青阳只得停住身形,跺脚怒骂道:“你给老子记着,今天此仇不报,我赵青阳三个字倒过来写。”

  大雷神忽然怒哼一声道:“老二,你还有什么脸说这种话?徒弟已经废了,你还让他死在那小子刀下吗?我敢保证,你只要一出手,那小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手中刀刺进你徒弟的喉咙之中。”

  “何况,你现在可就一个人,人家还有三个徒弟站那没动呢!就算动手,你有几成胜算?你该不会以为我和老四会出手帮你吧?”

  我心中暗笑,这老家伙把蓝小姐也当成是疯老头的徒弟了,当真可笑,难道他看不出来蓝小姐手无缚鸡之力吗!

  大雷神说到这里,对马平川一点头道:“你小子的速度真是不简单,我以前也小瞧了你,你应该就是北派猎杀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马平川吧?除了你,估计别人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断了黄胜海的双手。”

  我正想出声替马平川宣扬一下,谁料马平川摇了摇头道:“我是马平川,却不是第一高手。”

  大雷神一愣,脱口而出道:“哦?你们北派还有比你更强悍的?”

  马平川没有说话,手中长刀仍旧指着黄胜海的喉头,一只手稳定的抖都不抖一下,一转头对我看了一眼,沉声道:“他!”

  这次不光大雷神愣住了,我也愣住了,怎么可能?马平川这家伙不是一向不喜欢开玩笑的吗?怎么忽然就开起玩笑,何况这也不是开玩笑的场合。

  大雷神转头看了看我,问道:“你就是那个生撕柳异轩,大战黑童子,力拼六只血皮赤魈的年轻人?”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万万没有想到,我已经这么出名了,竟然连大雷神这样的老家伙也知道了我的事情。

  大雷神点了点头,转头对疯老头道:“老三眼光不错,收了两根好苗子,好好磨砺一下,将来成就或许能超过我们几个老骨头的。”

  疯老头一脸的受用,口上却谦虚道:“或许能超过我,但想超过大哥你,不大容易。”

  在我看来,这只是疯老头的谦虚话罢了,那大雷神竟然一点头道:“恩,你太懒散了,在你手下,想超过我是不大容易,如果师傅或者老五愿意出山,就能超过我了。”

  我顿时一愣,心头忍不住一阵狂跳,听刚才大雷神话里的意思,奇门五老的师傅竟然还在人间,他们五个老头最年轻的都八十八了,他们师傅该有多大啊!简直就是老妖精了。

  这时那赵青阳冷哼一声,转头对疯老头道:“好啊!怪不得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敢情是有了两个宝贝徒弟,了不起啊!不过,树疯子,这个仇我一定会找你报的!”

  话刚落音,马平川却忽然将手一抖,长刀收回,冷冷的对黄胜海道:“滚!”

  然后又一转头,冷冷的对赵青阳道:“你想报仇,现在就可以。”

  赵青烟双眼之中顿时闪过一丝阴毒之色,对疯老头道:“老三,你可听见了,这是你徒弟挑衅我的,这可是自找的,你好歹也是一派大掌令,总不能让自己的徒弟说话当放屁吧!”

  我暗骂无耻,这老头竟然想先用话将疯老头挤兑住,然后在对付马平川,是在是不要脸到姥姥家了。

  疯老头面色一僵,还没来及说话,大雷神就冷哼一声道:“老二,你就别和孩子一般计较了,他虽然属于北派,却依旧是猎杀一脉, 这几年我们猎杀人才凋零,乌鸦走后,连个像样一点的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个可以造就的人才,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赵青阳面色一僵,随即额头青筋一现,恨声道:“那我的徒弟呢?我辛苦调教了十来年,就这么废了?”

  大雷神鄙夷的看了一眼已经疼昏过去的黄胜海道:“我早就告诉过你,那小子不是可造之才,你偏不信,结果怎么样?这几年他都在玩些什么你真不知道吗?他所练的,哪样不是阴毒之术?就算今天他没被废了,迟早我也会出手废了他。”

  赵青阳又看了一眼大雷神,刚想说话,大雷神将眼猛的一瞪道:“你要走我不留你,你要再多事,我就直接杀了他。”说着话,手一指躺在地上的黄胜海。

  我心头暗赞,就差大声叫好了,这大雷神虽然是南派猎杀的护法,却太对我的脾气了,而且言辞之中,处处透露着正道公义,处处以大局着想,完全没有什么南北两派的概念,果然不愧是老大,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向疯疯癫癫的疯老头都尊称他为大哥了。

  赵青阳恨恨的一跺脚,走过去抱起黄胜海,一转头对疯老头道:“树疯子,这个仇我记下了,来日定当加倍奉还。”说完一纵身,抱着黄胜海就从院墙上跳了出去。

  疯老头则“哈哈”大笑道:“老二慢走,我就不送了,我住那地方你知道,随时欢迎你来哈!”这分明是讥讽挖苦的话,可赵青阳已经走远,哪里还有回声。

  疯老头话音刚落,大雷神就面色一板道:“糊涂!有什么好得意的!除恶不尽,徒留祸根,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浪费了,你们师徒几人联手,还怕除不掉赵青阳?让他就这么走了,你以后有得忙活了,赵青阳是那么好得罪的人吗?”

  说完又一转头对马平川道:“还有你,身法够快,刀法够狠,心却不够狠,刚才那一刀,就不该还留了黄胜海的命在,他今天不死,你日后必定要遭他祸害,心狠才能无往不利,记住了。”

  马平川身躯一震,双眉一锁,脸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来。

  疯老头则被骂的一愣,随即脸上也显出懊恼之色,一闪即逝,苦笑道:“我从年轻和他斗到老,何尝不知道赵老二看似道貌岸然,实则奸诈阴毒,只是我们毕竟师出同门,真要我杀了他,我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话未落音,门外就响起一声讥笑声道:“别猫哭老鼠假慈悲了,我父亲和你还是好兄弟呢!你还不是一样下得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