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一章:血螳螂

第二十一章:血螳螂

  紧接着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就走了进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人长的实在太不像人类该有的模样了。

  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是谁,第一眼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首先第一眼看到的肯定是这人的两颗大门牙。我敢保证,就算三个加起来二百大几十岁的老头,都不一定看过这么大的门牙,几乎长到下巴上的门牙应该都能申请世界之最了。

  紧接着肯定是那油光滑亮的大脑门儿,那叫一个亮,看上隐约都在发光。偏偏这么大的脑门配了张锥子脸,一对又大又圆又鼓的大眼泡,一张大嘴一咧绝对到耳根,再配上那两个大门牙,鬼都没有长的这么吓人的。

  如果仅仅是脸长的丑,也还罢了,身材四肢也不和正常人一样。脖子细的还没林占魁手腕粗,肩膀却又宽又厚实,裸露在外面的两条手臂又长又壮,肌肉一块一块的鼓起,五指却又细又长。

  到了腰就没法看了,小腰细的绝对超不过一尺七,比蓝小姐的腰身估计还要苗条许多,两条腿却又变成了大象腿,整个人看上好像分几截似的,怎么看都看不出人味来。

  这人一进门,疯老头面色就一苦道:“河北张四丰,你还是来了。”

  大雷神却猛地身躯一振,双目一睁,脱口而出道:“大螳螂!”

  他这一喊,我顿时也联想起来了,还别说,这个张四丰看上去还真像个大螳螂,大脑门小脸大门牙,细脖子粗手臂,小细腰粗腿,组合起来这么一看,只要再摆个螳螂的架势,那活脱脱就是一只大螳螂。

  疯老头听大雷神这么一喊,面色更是一苦,顿足道:“世侄,你真的练了大螳螂?糊涂啊!”

  听疯老头这么一说,我才知道敢情大螳螂是门奇门术,不过能把人都练成螳螂的模样,这手段也确实有点太疯狂了。

  张四丰冷笑一声,忽然暴怒了起来,对疯老头吼道:“不用假惺惺的,我练大螳螂,还不是拜你所赐,不杀了你,如何向我九泉之下的父亲交待?不杀了你,我河北张家的颜面如何找回来?偏偏你又好生了得,不练大螳螂,我又如何能杀得了你!”

  这厮表情变化实在太大,前一声还是冷笑,脸一转就狰狞无比,他进了院子才说一句话,我就感觉到这家伙脑子不大正常。

  而且这张四丰的疯,和疯老头的疯还不一样,疯老头是疯疯癫癫,装疯卖傻,这家伙绝对是真疯,看上去还疯的不轻。

  薛冰忽然凑了过来,小声说道:“河北张四丰,自幼精神不大正常,一天发作四次,每六个小时发作一次,所以人家才称他为张四疯。”

  “不过,他发起疯来时,会比平时厉害数倍,等下你可得小心应付。”

  我一愣道:“我应付?不是有小马驹吗?”

  薛冰摇了摇头道:“表哥不会对张四丰出手的,他欠张四丰的人情。”

  我听的一愣,急忙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小马驹和他也认识?”

  薛冰道:“之前树先生和张四丰的父亲是好朋友,经常走动,表哥也随树先生去过,两人年纪差不多,在一起玩的还不错。那时表哥技艺还未成,出手没有轻重,树先生严禁他出手,所以就出了事。”

  “他们城里的几个小混子,把表哥打了一顿,表哥由于不能出手,被打的很惨,回去后,树先生觉得无所谓,几个小混子打的也都是皮外伤,就没让表哥去打回来。”

  “这张四丰知道了,带着表哥就去了,他将那几个小混子全都叫到场,然后……”

  薛冰说到这里,忽然打了个冷颤,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后面的不是什么好事,可我的好奇心已经被吊上来了,哪里忍得住,急忙追问道:“然后怎么样?”

  薛冰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张四丰,才继续说道:“然后他就发起疯来,将那几个小混子的胳膊腿全都折断了,骨头全部刺出了皮肤,还……”

  说道这里,脸上又是一阵恶心,才继续说道:“还逼那几个小混子吃屎,而且谁劝都不行,谁如果谁不吃,他就把谁的那个给割了。”

  “由于他天生精神就有问题,加上张家在河北势力又大,真杀了人也不用负责任,那几个小混子没逼无奈,只好按他要求的去做了。虽然表哥见劝不住他就走了,可他毕竟是为表哥出的头,后来树先生不知道怎么的杀了张家老爷子,就此再无走动了,所以这个人情,就一直欠了下来。”

  我一听顿时也是一阵恶心,还真让我猜对了,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疯,要这样说,马平川还真不好意思对他出手,那就只有我上了。

  可这事还真有点难办,看大雷神吃惊的样子,这张四丰恐怕真有两把刷子,疯老头好像也满愧疚的,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也不好对他下死手,想来想去,决定先听他们扯一会,听听原因再说。

  一想到这里,就对马平川使了眼色,马平川正夹在疯老头和张四丰中间,面露为难,一见我递眼色给他,顿时松了一口气,一转身走了回来。

  张四丰一见马平川走开了,对马平川一点头道:“好兄弟,感谢成全。”

  马平川没有说话,只是一点头,眼神中随即闪过一丝温情,瞬间又恢复了冰冷,我一看就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他们的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张四丰一转头,对疯老头道:“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我下手不会容情的,你也大可以用打死我父亲的那一招来对付我。”

  疯老头苦笑道:“世侄,这世界上有很多事,都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就像你父亲之死,也是迫于无奈,我相信你父亲九泉之下,一定不想看到你找我报仇。”

  张四丰冷哼一声道:“漂亮话谁不会说,可你打死了你的好朋友、好兄弟,这是事实吧?敢做就要认,别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说到这里,又冷笑一声道:“你该不会是怕我的大螳螂了吧?如果怕了,你自断双手双脚,自挖一双眼珠子,我可以留你一命。”

  疯老头又苦笑了一下,还没说话,大雷神就怒哼一声道:“狂妄,大螳螂虽然算是不错的,可在我们五老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大雷神一说完,张四丰一双大眼就一翻道:“口气好大,等我杀了树海峰,再找你领教。”

  说完话“呼”的一下摆出了一个架势,竟然真的像个螳螂一样。

  他这架势一摆出来,我就觉得一股寒气陡然从他身上升腾而起,顿时觉得不对,这分明不是人类的气息,紧忙闭目感知,果然,在他的脊背上,竟然趴了一只硕大的螳螂,通体血红,两只巨大的前爪搭在他的双肩上,尾部几乎拖在了地上,整个身躯之上,隐隐闪着红光。

  树先生曾经告诉过我,妖的光芒代表了它们的属性,金、紫、橙为金、青、绿、苍为木、白、碧、蓝为水,红、赤、血为火,黄、羯、黑为土。这只血螳螂闪现的是红色光芒,那属性就为火了,想来是张四丰特地寻来对付疯老头的。

  我这刚看清楚,一睁眼就看到张四疯已经蹿了上去,疯老头却急忙手一摆喊道:“慢着!世侄,有些事,我本来不想说的,我不肯说出来,也是为了保全你父亲的一世英名,可如今不说不行了,我总不能把你也打死吧!”

  张四丰猛然一顿,迅速的收手,冷哼道:“有什么遗言,就快说吧!”

  疯老头长叹一声道:“这事说来话长,你从小精神不好,你父亲为了治好你,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这你应该知道吧!”

  “也不知道你父亲听谁说的,说有一种血螳螂,可以治好你的病,但是必须要以自己的血饲养,而且此物邪性极大,一个搞不好,整个人都会被血螳螂反控。可你父亲一心想治好你,决定铤而走险。”

  “因为这事,我和你父亲大吵了一架,可你父亲主意已定,我也无可奈何。偏偏当时又事务缠身,我无奈之下,只好先离开处理猎杀的事务。”

  “谁料仅仅半年,我就接到你父亲的电话,要我速去河北,我一接到电话,就知道坏事了,匆忙赶到河北,一看见你父亲就大吃了一惊。你父亲已经瘦的脱了形,一见到我,就将我拉进了密室,你说这些是不是事实?”

  那张四丰略一沉思,点头道:“不错,当时河北闹妖,那妖精夜夜出没,吸食人血,凡被吸食过的人,尸体皆枯如槁木,如同干尸一般,半点水分都没有,父亲为了此事,连天操劳,日夜不眠,确实暴瘦了十数斤。”

  “父亲一向仁厚,比你更受人爱戴,你嫉妒的很,所以最后一次到我家时,见我父亲身体不适,才趁机出手要了他的命。”

  疯老头又长叹一声道:“你父亲是我佩服的人之一,如果不是逼于无奈,我怎么会要他的命,你可知道,在河北吸食人血的那妖怪,正是你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