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二章: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第二十二章: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张四丰一听,顿时大怒道:“你放屁!我父亲一生仁厚,河北谁人不敬!你杀了我父亲还想毁他一世英名,我杀了你。”

  疯老头忽然大喊一声:“糊涂!你当时已经不小了,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每次案发之时,你父亲都不在你的身边?是不是每次都是你父亲第一个发现尸体?”

  “你父亲当时已经被血螳螂所控,一到夜晚就狂性大发,好在他修为甚高,白天尚能夺回意志,这才打了电话给我,请我前去帮忙。”

  “可那血螳螂一直吸食你父亲的鲜血,和你父亲已经合为一体,要想杀了血螳螂,就必须杀了你父亲,你以为我想动手啊!老子一生也就那么两三个朋友,杀了你父亲,比让老子自杀还难受。”

  那张四丰虽然精神有问题,却不是傻子,听了疯老头这番话,顿时面如白纸,猛地一转头,脖子几乎扭到了身后,大概由于头颅扭动的幅度太大,导致声带也受了影响,嘎声道:“你说,树先生说的是不是真的?”

  别人看不见,我却清楚的知道,他这话是对趴在他身上的血螳螂说的,而且我从他对疯老头称呼的转变上,知道他其实心里已经相信了疯老头的话,这一问,只不过是求证罢了。

  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发生了,张四丰忽然双手往脖子后面一抓,使劲一拉,双手抓着空气一边疯狂的往地上摔,一边骂道:“还骗我!还骗我!还骗我……”

  我急忙闭目感知,果然和我想像的一样,张四丰双手抓着那血螳螂的头,拼命的往地上摔,一边摔一边喊,状若疯狂,看样子他已经明白事情的真相了。

  紧接着猛的一下死死掐住那血螳螂的脖子,龇牙咧嘴的大喊道:“老子能养着你,就能弄死你,别以为你和我合为一体了我就拿你没办法,你要知道,在我们的组合之中,我才是老大!”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睁眼大喊道:“不要!”

  可已经晚了。

  就见张四丰自己那细长的脖子忽然猛的一拧,“咯吧”一声响,竟然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圈,然后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大家都站着没动,任何人的脖子被扭转了三百六十度,都不可能再活下来的,张四丰用杀死自己的办法,杀了血螳螂。

  我绝对不认可张四疯的做法,想杀死那血螳螂,虽然不大容易,可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可不管是谁,都不能不佩服张四丰是条汉子。

  林占魁走了过去,长叹一口气道:“好汉子,俺留在这里也没用,就替你们把他葬了吧!”说完双臂一伸抱起张四丰的尸体,跨步走了出去。

  疯老头一脸的痛惜,我刚想安慰他两句,忽然“砰”的一声,林占魁又抱着张四丰飞了回来。没错,是飞了回来,倒飞了回来。

  院子里铺的全是老青砖,这一下摔的可不轻,林占魁咬着牙挣扎站了起来,怒声道:“是谁偷袭俺?有本事光明正大的打一架。”

  外面想起一声阴测测的笑声道:“就凭你?还想和我们打一架?打你连一根小指头都不需要动,你信不信?”

  话音一出,马平川就跨出一步,一下挡在林占魁面前,凝神戒备。林占魁刚才看过马平川的本事,一见马平川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顿时不说话了。

  悲催的林占魁,在山东梁山本是一条好汉,可到了这里,不管是谁都压他不止一头,虽然说他不是奇门中人,这也怪不得他,可想来心里也不会好受。

  疯老头却忽然扬声道:“动手的是阎王还是小鬼?”

  门外那阴测测的声音又响起道:“怎么?树疯子,你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吗?我这几年来,可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和王越山啊!一秒都没有!”

  疯老头一脸鄙夷的一笑道:“你就算记恨老子一辈子,又能怎么样?还能咬我一口不成?想报仇还不进来?哦!我忘了,你的双腿都被越山砍了,要进来也只能爬进……”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院子门口就一暗,一个高大的男子就走了进来,林占魁已经算魁梧的了,这人起码要比林占魁还要高一个头,还要壮上一圈。

  面容更是凶狠,短发如戟,根根直立,面色黝黑,虎头豹目,浓眉插鬓,狮鼻血口,满脸的胡须浓密粗硬,直如刺猬一般,看上去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确实气势非凡。

  可往身上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全身上下全部用白色的布条缠裹的严严实实,咋一看就像个木乃伊一样,和那张黑脸形成了鲜明的视觉冲击。

  疯老头一愣,随即“哈哈”就笑道:“怎么是阎王?小鬼只敢说话不敢进来,让你送死来了?”

  那高大汉子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疯老头,一直等到疯老头笑声停止,那个阴测测的声音才又说道:“笑吧!现在再不笑,等会就再也没机会笑了。”

  我顿时暗暗好奇,这声音分明是从那高大汉子那里传过来的,我却没有看见他嘴唇有任何动静,难道这家伙还会腹语不成。

  疯老头也有点摸不着头脑,怒声道:“任小鬼,别人怕你任家兄弟,我可不怕你,你除了装神弄鬼,还有什么用?要报仇就出来,躲躲藏藏的算什么人物!”

  那声音又“嘿嘿”一阵阴笑道:“树疯子,你没听说过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吗?我一现身,这里的一个也别想活了,我现在还没现身,是给你们之中一些人活命的机会呢!”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不过,树疯子你可是真老了,老的眼都不行了,我一直就在你面前,你却看不见我,当真可笑。”

  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灵机一动,难道这家伙真的是小鬼?当下急忙闭目感知,希望能看见他的真身。

  谁知道这一番感知下来,却一点鬼魅妖气没有,反而觉得那高大汉子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息,虽然之前从来没有从任何敌人身上接触到过这种气息,可隐约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我睁开眼,就看见那高大的汉子忽然一伸手指,一指马平川道:“你死!”

  接着又一指我道:“你死!”

  一指蓝小姐和薛冰道:“你们走。”

  一指疯老头道:“你死!”

  一指林占魁道:“你走!”

  一指大雷神和杨百木道:“你们走!”

  这连番指着大家,一轮话说下来,从没超过三个字,倒真有点像阎王断人生死的气势,只是声音却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种细声细气的阴声,而是粗豪的男子声音,这声音倒更配他高大雄伟的气势。

  可是我们一个都没动,这里的人,谁也不会听他的。

  疯老头“哈哈”大笑:“任阎王,你是不是炼尸炼傻了?你觉得你比任小鬼强吗?你可别忘了,当年你哥哥那两条腿是怎么被砍了的!”

  他这一喊,我陡然想起任阎王身上那股气息是什么了,那是尸气,之前我曾在根叔的身上也发现过,只是一时没想起来。

  那个阴测测的声音又飘了出来:“砍断我双腿的是王越山,可不是你!如果当初是你去的话,就不一定是谁的腿被砍断了。”

  疯老头眨巴眨巴一双小眼睛道:“怎么?你觉得我就斗不过你吗?那你出来嘛!躲躲藏藏的当乌龟就这么好玩嘛?”

  那阴测测的声音“咯咯”的笑了两声:“弟弟,你看见了,不是我不放他们活路,他们都喜欢选择死路,你看,我是不是可以出来了?”

  那任阎王黑脸一板,一双浓眉猛的一锁,粗声道:“快走!”

  马平川冷哼一声,也不搭话,身影一晃已经冲了过去,手中寒光一闪,长刀直劈任阎王,当真动若脱兔,疾如闪电,看上去气势十足。

  我却知道马平川这一刀只是试探,因为我并没有看见他摸鼻子,也没有闻到那种血腥味。一般这种情况下,只要对方一闪身,马平川就会退回来,目的只是看看对方的速度、力量和反应能力。

  却不料任阎王根本躲都不躲,反而长叹一口气道:“不走,就死吧!”

  他丝毫不动,这样的机会马平川当然不会放过,猛的一下血腥味就弥漫了开来,身形猛的加快了一倍,凌空跃起,手中长刀不变,化成一道寒光,直劈在任阎王的肩头之上,身形下落,手往下拖,刀往下拉,从肩头削到丹田。

  一点血没见。

  却将任阎王身裹着的白布条尽数切断了,一圈一圈的白布条从任阎王身上滑落,我们几人的眼睛也越睁越大,个个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只见在任阎王的肚子上,露出半截人来,脑袋身躯都在,胳膊手掌也在,只是齐腰之下,全部和任阎王连接到了一起,看上去极为诡异。

  疯老头一双小眼睛猛的一瞪,脱口而出道:“我操,这傻逼竟然将自己炼成了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