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四章:大雷神

第二十四章:大雷神

  我一见这是大雷神要出手的节奏,心头刚刚一喜,疯老头却忽然张口说道:“大哥,这事和你们南派没关系,你还是坐着看热闹就好。”

  大雷神一瞟疯老头,哼了一声道:“老三,你们赢不了他,任家兄弟的四臂连尸就是针对你和王越山炼的,你们所擅长的,他都考虑在内了,六阳天火被他克制,你还有什么手段好耍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无非是怕我帮了你,会令南派某些人不高兴,可我大雷神做事,只讲究问心无愧,何须顾虑别人高兴不高兴,难得猎杀有两个看得过去的年轻人,我可不愿他们折在这里。”

  说到这里,话锋又一转道:“何况,老四也在这里,可以为我做个见证,我出手只不过是为了他而已,到时候大掌令自然会明白老夫的苦心。”说着话,用手向我一指。

  我一愣神,心说这是什么事儿,我自从进来,就没和大雷神说过多少话,他却为了我出手,这又是从哪里算起的?

  杨百木这时也扬声说道:“树疯子,我已经把事情告诉大哥了,不然大哥也不会千里而来,你真当大哥闲着没事跑来看你们的热闹啊!”

  疯老头忽然激动了起来,对大雷神一点头道:“大哥……”后面的话竟然都说不出来了。

  不过也不怪,猎杀自从分成南北两派,一向互相不对付,虽然没有发生表面上的冲突,实际上却暗中较劲不止,如今大雷神竟然出手帮我们,虽然说是为了我和马平川,可谁都知道,这里面还有大雷神和疯老头师兄弟的情分。

  任小鬼却忽然笑道:“车轮战吗?无所谓,自从我们兄弟炼成四臂连尸之后,就已经不知饥饿和疲倦是什么东西了,就算你们这里的人一起上,我也不在乎。”言态之中,甚是得意。

  大雷神“哈哈”一笑道:“好狂妄的口气,区区四臂连尸而已,就敢如此托大,当真是井底之蛙,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奇门术的真正奥秘。”

  话刚说完,门口人影一闪,又进来一个人,却是去而复返的赵青阳,一进门直接进屋坐下,说道:“大哥小心,可别将自己的一世英名毁在这两小子手里。”

  我一见这家伙,就知道他安的什么心,这摆明了是咽不下一口气,将黄胜海送去救治之后,又回来看我们的热闹来了,说不定找到机会还能落井下石,说话语气之中,更是充满了对大雷神的不满。

  不过也不怪,他徒弟被马平川砍断双手的时候,大雷神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意思,如今我们一落入困境,大雷神马上就出手了,以赵青阳的气量,又如何能不生气。

  大雷神“哈哈”一阵大笑,说道:“老二,你当我老的不能动了吗?”说话间猛的踏前一步。这一步跨出,身形已经挺了起来,原先那副蔫了吧唧的神态一扫而空,整个人瞬间散发出一种霸道无匹的气势。

  两道凌厉如电的目光,满面不怒自威的神色,坚挺如同标枪一般的身躯,往院中一站,稳如山岳,须发之间,无风激荡,双手十指揉动之间,不断发出爆豆一般的炸响,果真如同雷神一般,让人不自主的生出膜拜之心。

  已经被疯老头拉到一边的我,只看了一眼,心头就狂骇不止,一向孤傲的马平川,眼中陡然发出一种狂热无比的目光,薛冰也是两眼发直,就连一向疯疯癫癫的疯老头,都忽然肃穆了起来。

  这才是真正的大雷神!

  任家兄弟陡然肃穆了起来,他们也是高手中的高手,一见大雷神这股气势,就知道深浅。

  大雷神猛的一抬手,手掌之上“哧溜溜”直闪电光,也没见他结印念决,随手一挥,一道电光闪出,半空中形成一把巨大到骇人的雷霆之刀,隐带风雷之声,迎面直劈任家兄弟。

  我猛的一愣,大雷神这说打就打的脾气,到是和马平川十足的相像。

  任家兄弟再也不敢托大,身形一纵躲了过去,那雷霆之刀直接劈在地面之上,只听“轰”的一声,地面青砖生生被劈开一大道裂缝,碎砖乱飞,声势骇人至极。

  大雷神冷哼一声道:“四臂连尸不是号称刀枪不入吗?躲什么?我的雷霆之刀,岂是你想躲就能躲得了的?”说话间手可没闲着,单手连挥,三道闪电飞出,半空中形成三把雷霆之刀,一刀砍向任家兄弟左边空地,一刀砍向任家兄弟右边空地,中间一刀仍旧直劈向任家兄弟两人的头颅。

  任家兄弟这回没有躲,也躲不了。

  任家兄弟俩一齐一咬牙同声大吼,同时四臂齐伸,“啪啪”两声连响,四只手掌同时拍住迎头劈下的雷霆之刀,又一齐大吼一声,一腿后伸一腿微弓,竟然硬生生抵住了雷霆之刀下劈的势头。

  我顿时又是一阵骇然,这一刀,如果是我们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个,无论如何也接不下来,如果硬接的话,绝对会被一刀劈成两半。可任家兄弟却接住了,单从这一点看,我们和任家兄弟的差距就不小。

  而我们和大雷神的差距,简直就只能用万里为单位来计算了,我和马平川毕竟年轻,和大雷神差距大点也还说的过去,可疯老头却和大雷神一门修习,竟然差距如此之大,实在有点令人想不通。

  我忽然想到了将军,奇门五老之中最年轻的一个,却也是最厉害的一个,大雷神已经如此凌厉无匹,那个将军会厉害成什么样子?

  我简直都不敢想象。

  场中仍在继续,局势完全一面倒,大雷神左一刀右一刀压制的任家兄弟根本无法还手,只有拼命腾挪跳跃,显得狼狈不堪。

  眼见胜利在望,任小鬼忽然尖着嗓子叫道:“你们还不动手?等老子死了,你们一样没有机会。”

  话音刚落,就从院墙外面跳进五个人来,一个独眼干瘦的老头,一个容貌艳美的妇人,一个精壮粗豪的中年汉子,还有在面馆门口吵架的许家夫妻。

  赵青阳之前曾经点过名,如果我没记错,独眼干瘦的老头应该就是岭南温家的温心久,他那只眼睛就是我父亲的杰作;容貌美艳的妇人应该就是川贵一带的花百仙,怎么和父亲结的梁子不清楚,反正也是父亲的仇家;许东、许凌华夫妻是疯老头的仇家,杀子之恨哪能轻易解开;至于那精壮粗豪的汉子,就只能是湘西谭家的谭一符了,结仇对象也是父亲,看样子父亲给我留下了不少烂摊子。

  五人一进院子,疯老头就笑道:“好朋友们!你们可算都来了,这样也好,免得以后一个一个结算。”

  那许凌华一见疯老头就冲了过来,口中大骂道:“树疯子,还我儿子命来。”一扬手一道青烟飘起,眨眼分成数道青线,直向疯老头射来。

  与此同时,许东一跃而起,半空之中虎吼一声,身形一落地即伏成虎形,一头青色大虎从他体内蹿出,亦是直奔疯老头而来。

  我一见这两人使的奇门术,就知道是木系手段,这对疯老头来说不是事儿,六阳天火正好是木系奇门术的克星,不然杨百木也不会被疯老头压制那么多年了。

  我刚松一口气,谭一符却猛的手一甩,一道黄符向我疾射而来,那温心久更是大口一张,两只金色的虫子飞出,一只向我飞来,一只飞扑疯老头,想来这两人是刚才在院墙外面,听到了我和任家兄弟的对话,知道了我的身份,将对父亲的仇恨转移到我身上来了。

  疯老头却没动,我想动却没来及,因为大雷神先动了。

  这四人一动,大雷神就冷哼一声,单手五指一弹,五道雷箭疾射而出,一道首先划断许凌华发出的几道青线,一道直接射穿了许东发出的青色巨虎,一道将谭一符发出的黄符钉在了地上,两道分别在半空中射中那两只金色飞虫,当场炸成粉末。

  仅仅五指一弹,四人五道攻击,就被化解与无形。

  大雷神一化解了五道攻击,就伸手一指花百仙道:“你最好别动,不然我就杀了你。”这句话说的气定神闲,就像一个长辈在告诫孩子一样,可那口气,却是完全不容置疑的。

  花百仙一愣,随即轻叹了一口气道:“你在这里,我哪还敢动,我就是来看看王越山的儿子怎么死的罢了。”说完真的走到一边,靠墙而立,一双眼珠子却死死的盯着我。

  大雷神满意的一点头,目光如电一般在许家夫妻、谭一符、温心久和任家兄弟的脸上一一扫过,目光所及之处,个个都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只是眼中怨毒,却丝毫不减。

  大雷神缓步走到院子中间,往哪里一站,手一指许家夫妻道:“你们素无大恶,可以走了。”说完又一指谭一符道:“你向来不参与外界斗争,这次只是受人挑唆,也可以走了。”

  最后一指任家兄弟和温心久,冷声道:“你们三个,得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