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五章:神一般的存在

第二十五章:神一般的存在

  大雷神这几句话说的,气度悠闲,就像上司在给下属指派任务一样,说完就双手一背,往中间一站,浑身上下陡然散发出一道凌厉无匹的杀气来。

  这股杀气和之前的霸气又有所不同,那股霸气使人有种如临山岳的感觉,不自觉的就会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很是渺小,可这股杀气,却足以摧垮一个人的斗志。

  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马平川伸手摸了摸鼻子,也散发出那股血腥味来;薛冰小脸猛的一阵苍白;疯老头则满脸的激动。倒是蓝小姐什么都不懂,也看不出门道,反倒依然自在。

  我们几人在局外旁观,尚且受到如此大的冲击,局内几人的压力,可想而知。

  许东首先退了一步,紧接着又退了一步,退到第三步的时候,已经把双手放下,长叹一声道:“老婆,走吧!”

  那许凌华则一拧脖子,大声道:“你这窝囊废,一直都不想替儿子报仇,今天就算死在这里,我也得咬下树疯子一块肉来。”

  大雷神鄙夷的看了许凌华一眼,怒声道:“你这妇人,你儿子之死,与你脱不了关系,许东为人倒算憨厚,你却一惯骄纵,要不是你溺爱无度,你儿子怎么会犯下那等滔天恶行!就算树老三不出手,老夫也会出手要了他命。”

  许东又叹了一口气道:“老婆,我们走吧!”看得出来,这许东确实是憨厚之人,只是做不得婆娘的主。

  果然,那许凌华一听大雷神如此说,顿时勃然大怒起来,尖声道:“我儿子犯了错,自有我们夫妻教导,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树疯子杀我孩儿,此仇不共戴天。”

  大雷神又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道:“天下人管天下事,你儿子仗着会点奇门术,奸淫妇女,谋财害命,本就犯了奇门中的大忌,谁都管得!”

  说完又冷哼一声道:“也罢,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本来看在许东的份上,想饶你一命,如今看来,也不用了,你既然不愿走,就留下来吧!”

  然后一转头对谭一符道:“王越山在没经过你同意的情况下,烧了几具尸体,是有所欠妥,可你想过没有,你远在湘西,等你赶到发僵之地时,得有多少无辜百姓惨遭僵尸毒手?到底是颜面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今日你身为一家之主,竟然受人挑唆,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你父若在,只怕也要将你打醒,念在我与你父交好,湘西谭家又素来赶尸积善,今日不追究你,你回去之后,自己仔细想想吧!”

  那精壮汉子一听,面上顿显愧色,一点头一抱拳道:“多谢楼伯父点醒,小侄这就告辞,回家面壁思过。”说罢对大雷神一鞠躬,身形一转,愤怒的看了一眼赵青阳,跃过院墙,自行离去了。

  他这一眼,一切就都明白了,显然去挑唆谭一符前来为难我们的,正是赵青阳。

  他这一走,许东也站不住了,忽然上前一步,一掌切在许凌华的脖子后面,许凌华哪里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会暗算自己,顿时身子一软,被许东一把抱住,往肩头一扛,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

  我看得出来,谭一符是真心悔过,许东却不一样,虽然今天离开了,心中却仍旧有所芥蒂,毕竟是杀子之仇,哪里那么容易化解,今天之所以离开,一是确实理有所亏,二也是被大雷神的气势所摄。

  大雷神也没出手阻挡,冷哼一声,转身一指任家兄弟和温心久道:“你们一起上吧!老夫今天就超度了你们,也免得你们留在人间作恶。”

  我心中大为折服,别说任家兄弟我们对付不了,就算许家夫妻、谭一符、花百仙、温心久五人,哪一个不是难缠的角色,就算一个一个的来,我们三人也难免会有失手的时候,何况几人为了报仇,统一了战线,如果让我们三人和他们硬拼的话,就算我们能赢,只怕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大雷神简简单单几句话,就使花百仙不敢乱动,逼的许东夫妻离开,让谭一符及时醒悟,敌对势力顿时失去一多半,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上策。

  回想我们三个,每一次都打的血头血脸才能赢得战斗,有时候还得靠一丝侥幸的成分,这其中差距,不言自明。

  任小鬼那尖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错不错,楼老头好大的威风,我辛辛苦苦才将几人团聚到一起,你三言两语就令四人退出,好在还有老温陪我,不然今天还真要折在这里了。”

  大雷神看了一眼温心久,冷声道:“他有什么用,只能玩些阴暗手段而已,上不了大雅之堂,我留下他,是要他为这些年来被他所害的无辜偿命罢了。”

  温心久冷哼一声道:“我还怕你不成,一头没牙老虎而已。”话一落音,一抖手就抛出一件物事,却是一个人头骷髅,直向大雷神砸去。

  大雷神看也不看,手指一弹,一道雷箭迎了上去,半空之中相遇,“嘭”的一声,骷髅头爆了开来,化成一团粉末,飘散落下。

  可那团粉末之中,却陡然飞出数十只黑色虫子,瞬间分散开来,向大雷神围了过去,速度甚疾,数量又多,眨眼已经到了大雷神的身边。

  我顿时着急起来,大雷神论单打独斗,应该没人强得过他,但这么多数量的黑色虫子,却不大好对付了。

  要知道对付这些虫子最好的术当然是雷箭,可一个人奇门术施展的再快,也不可能在瞬间连发几十道雷箭出去,何况,这里面还有一个准头的问题。

  可我明显是多虑了,我和大雷神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对于那几十个虫子,大雷神根本不屑一顾,等到那些虫子已经快扑到他身上的时候,才将单手向上一举,一道闪电直接劈了下来,一直连到他的手中,化成无数道光线,瞬间将他整个人都围绕其中,并且不断向外旋转扩散,整个人身上电光闪现,噼啪作响,他却安然无事。

  可那些虫子却没有这种能力,纷纷被闪电圈卷住,顿时传出一阵焦臭味,眨眼数十只虫子尽数落于地面,没有一只侥幸逃脱的。

  大雷神手一收,电光顿时消失,冷哼道:“雕虫小技,也拿出来丢人现眼,温心久,也不怪王越山一个后生都能弄瞎你一只眼。”

  打人不打脸,这句话说的,无异于狠扇了温心久一个大耳光,温心久老脸一红,忽然双腿一盘,跌坐地上,右手伸出双指,左手捂住,口中念念有词,即低又疾,根本听不清楚念的是些什么。

  大雷神却一点头道:“这才对嘛!什么飞头蛊之流的破烂,就不要往外丢了。”说完又一指任家兄弟道:“温心久这玩意要准备一会,你是先上呢?还是等温心久一起?”

  任家兄弟早被吓破了胆,被大雷神这么叫阵,却有点迟疑,看了温心久一眼,似是不大愿意独自面对大雷神。

  毕竟大雷神这种神一般的存在,不是任何人都有勇气和他对抗的。

  赵青阳忽然喊道:“大哥你也歇歇吧!你的天雷术甚耗精力,年纪又不小了,久耗之下,必定后继无力。何况,任家兄弟除了还拥有意识之外,实际上已经是尸,身体之强韧,也不是轻易能被击败的。”

  “大哥你年岁大了,虽然雷术越发的高明,可体力毕竟跟不上了,要是万一被他们冲到你的身边,近距离攻击你的话,那就危险了。”

  我一听顿时气的心中暗骂,这赵青阳明着是提醒大雷神,实际上是指出大雷神的弱点,指示任家兄弟不要和大雷神比拼奇门术,贴近了用身体进行物理攻击。

  疯老头更是怒骂起来:“赵青阳,枉你还是奇门五老之一,我真想不到你竟然不要脸到了这种地步。”

  那赵青阳双手一摊,满面无辜道:“我怎么了?我这不是为了大哥好吗?”几人更是愤怒不已,就连杨百木都对他怒目而视。

  任小鬼哪里会不明白,“嘿嘿”一笑,对大雷神道:“我哪能让你歇着,起码也耗你点力气。”说完身形猛起,连续转折,不停变换路线,形成Z字形向大雷神冲了过来,速度竟然不在马平川之下。

  大雷神却毫不在乎,怒声喊道:“好!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接近我!”一声喊完,双手连挥,数道雷霆之刀并排而出,如同一面刀墙一般,迎向任家兄弟。

  我忍不住大声叫好,大雷神这招太绝了,任家兄弟要想接近他,必须先硬接一记雷霆之刀,那玩意岂是好接的。这样一来,就算任家兄弟明知道大雷神的弱点所在,也拿他没法。

  却不料任家兄弟却不硬接,猛的一顿足,“呼”的一下跃起一层楼房之高,躲过迎向他俩的一排雷霆之刀,从空中扑向大雷神。

  我刚想惊呼出声,大雷神就“哈哈”大笑道:“我就等着你这手呢!”十指连弹,瞬间十来道雷箭发出,只见漫天银蛇乱钻,电光猛闪,直奔身在半空之中的任家兄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