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二十六章:双煞分尸

第二十六章:双煞分尸

  我的惊呼声转变成了大声叫好,这一下任家兄弟身在半空之中,就算他真的是铜筋铁骨,这十道雷箭打身上,也够缓半天的。

  果然,任家兄弟见无法躲闪,只好硬接了下来,四条手臂连抓,抓住了其中七支雷箭,剩下三支尽数射在他们身上。

  顿时“啪啪”一阵乱响,任家兄弟手脚抽搐着从空中落下,“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面青砖之上,将一大片青砖都砸出了数道裂缝。

  大家顿时一片叫好之声,我心潮澎湃,充满了向往,心想有一天自己也能达到大雷神这种成就;马平川双眼发光,估计也和我差不多,心情一激动,加上刚才才受过重伤,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薛冰一张俏脸上也满是向往之色,虽然她擅长的不是攻击性奇门术,可身为奇门中人,谁能看见大雷神如此手段还能保持平静呢!疯老头更是手舞足蹈,好像赢了任家兄弟的不是大雷神,而是他自己一样。

  可我们都忘了,还有一个温心久。

  就在大雷神发出雷箭直射任家兄弟的时候,温心久忽然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同时双手一松,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小草人儿,一口鲜血尽数喷在小草人儿身上,疾喊一声:“定!”

  大雷神猛的一下就不动了,还保持着十指连弹时的动作。

  温心久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独目之中闪过一丝得意,狞笑道:“大雷神,这可是你自找的,你可比王越山蠢多了,王越山当年就知道趁我施术之时刺瞎我的眼,如果你不给我时间,我更拿你没办法。”

  说着话一只手忽然搭上了手中草人儿的胳膊上,轻轻捻动了两下,洋洋得意的笑道:“怎么不说话了?不狂了吗?傻了吧?咱们慢慢玩。”说着猛的一用力,将那草人儿的胳膊拧转到身后。

  大雷神的面色一白,一只手猛的向身后一背,扭曲到极致,竟然和那草人儿的姿势一模一样。

  疯老头一见,头一转一指赵青阳大骂道:“你这畜牲,竟然偷了大哥的头发交给温心久,让温心久施术操纵大哥,你还算人吗?”

  他这一喊,我顿时想了起来,在和柳异轩一战之后,疯老头曾经说过,蛊术比虫师要更厉害一点,虫师单纯是靠操纵虫子,蛊术中则有一种可以直接操纵对手的手段,前提是要取得对手的生辰八字和须发或者指甲之类的东西。

  从大雷神现身到现在,只有赵青阳和杨百木、疯老头三个人接近过大雷神,中间只有赵青阳离开过,想来就是在他抱着黄胜海离开的时候,将偷偷取得的大雷神的须发交给了温心久。

  赵青阳两眼一翻道:“老三,你一而在,在而三的泼我脏水,有意思吗?是不是要逼我也和你打一架?”

  我一听大怒,这家伙分明是看大雷神被控制住了,开始想对我们下手了。

  我刚想说话,任家兄弟却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兄弟俩一起晃了晃脑袋,四只手同时拂了拂身上的尘土,任小鬼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道:“真不容易啊!老温,为了转移开这大雷神的注意力,我们可吃了不少的苦头,三道雷箭差点要了我们兄弟俩的命。”

  花百仙忽然从墙边施施然走了出来,娇笑道:“任老大,你铜筋铁骨怕什么,不就三支雷箭吗?就当给你挠痒痒了。”

  我顿时心里一寒,今天只怕讨不了好了,大雷神已经被束缚住,任家兄弟虽然被三支雷箭射中,现在看起来却毫发无伤,温心久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再加上花百仙这个时候也来落井下石,还有一个赵青阳虎视眈眈,想全身而退几乎不可能了。

  温心久也对任家兄弟阴笑道:“放心,我这就给你们出口气。”说着话猛的一拧那草人儿的另一只手,大雷神双手同时背到身后,腰不由自主的就弯了下来。

  温心久笑道:“怎么样?滋味如何?要不要再给你加把劲?”说着话又将草人儿的胳膊向上一提,大雷神的腰顿时又弯了一截下去。

  赵青阳忽然又喊道:“大哥加油,我相信你,只要温心久有一点点疏忽,你就能冲破束缚,到时候将他们一一杀了。”

  我眼中几乎冒出火来,这家伙分明是在让温心久快点杀了大雷神,免得夜长梦多,再给大雷神挣脱了束缚。

  温心久哪会听不出来,狞笑一声道:“你们的老大,再也没有机会了。”说着话,手就向那草人儿的脑袋伸去。

  疯老头怒吼一声:“你敢!”一纵身就要冲过去,任家兄弟身形一动,已经拦在我们几人面前,任小鬼阴笑道:“怎么?树疯子,你想去哪?”

  话未落音,身形忽然斜飞了出去,“轰”的一下撞在了院墙之上,生生将院墙撞塌了一片,碎砖落了一身。

  大雷神威风凛凛的站在院子中间,目光如刀一般看向赵青阳,冷哼道:“老二,你真的觉得就凭温心久这种废料也能制得住我?”

  我们几个顿时一愣,这老头太神了,这手逆袭玩的太大快人心了,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逃脱了温心久的束缚的。

  我们几人开心了,赵青阳的脸却绿了,被大雷神的目光一逼,几乎不敢迎视,目光闪躲道:“怎么会,老大你的神勇我还不知道吗?除了老五、师傅和大掌令,天下玩奇门术的,谁还能入你法眼。”

  大雷神忽然长叹了一声,说道:“老二,我们毕竟一脉同门,这回我不追究你,事情结束之后,你回去面壁思过吧!有生之年,不要再出来了。”

  那赵青阳瞬间面色一片惨白,这一句话,无异与判了他一个终身囚禁,可他不听还不行,大雷神说出来的话,谁敢不听的话,下场他比我们都清楚。

  比他更惨的是温心久。

  不过没什么人注意到他,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大雷神和赵青阳的身上。一直等大雷神说完话,温心久忽然大吼一声,我们才注意到他的异常。

  那简直就不是人所能做出来的行为。

  温心久大叫一声之后,一口就咬下了自己的手指,随口吐掉,随即又咬下另一根,一连咬了十下,将自己的十根手指头尽数咬了下来,才举着光秃秃的双手,对大雷神嘶喊道:“我已经双手尽废了,以后再也不能作恶了,放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吧!”

  他这一抬头,我们才看清楚,他整张脸都已经变了形,皮肤下面不断有东西凸起凹下,还在脸上不住游走,甚是恐怖。

  大雷神冷哼一声道:“自作孽,不可活,你是被自己所养的蛊虫所反扑,求我有什么用,我只不过将你施展在双手上的控制蛊虫的术破了而已。”

  我一听倒抽一口凉气,大雷神怎么破了温心久蛊术的我们没看见,可我却知道,养蛊之人一旦控制不住自己所养的蛊虫,定会遭到蛊虫的疯狂反扑,用生不如死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果然,大雷神此话一出,温心久就一脸惨白,“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嘶吼道:“杀了我!求求你们,杀了我!”

  大雷神没有理他,却伸手一指花百仙道:“你杀了他吧!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自从大雷神逆袭,花百仙就已经面如土色,听大雷神这么一说,面色一喜,正准备动手,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来吧!好歹朋友一场,我送他上路。”却是任家兄弟又爬了起来。

  这任家兄弟还真是打不死的蟑螂,三支雷箭没伤没痛,刚才又被大雷神一记雷击,竟然还是一点事没有的爬了起来。

  大雷神没阻止,我们更不说话,任家兄弟走到温心久面前,任阎王伸手一拍温心久的肩头道:“老温,对不住了。”说完任小鬼猛的一把抓住温心久的脖子,一口咬在喉头之上,“咕嘟咕嘟”的喝起血来。

  我们几人顿时呆住了。

  不一会任阎王手一松,温心久软软的倒在地上,脖子上多了一个血洞,任小鬼一嘴血迹。

  任家兄弟上前一步,跨过温心久的尸体,对大雷神道:“你注意了,这次换我来。”这次说话的竟然是任阎王。

  大雷神两眼一眯道:“你倒真不怕死,好!我成全你们。”说着话一伸手,手上已经多了一道闪电。

  任阎王猛的虎吼一声,呈直线向大雷神冲了过来,我们顿时一呆,不知道这任阎王是脑子不好还是怎么的,直线是大雷神的所长,他就这么冲了上去,不是等于自己送到雷电上吗?

  大雷神丝毫也不犹豫,一抖手就是一记雷霆之刀,直劈任家兄弟。

  任阎王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一直等到雷霆之刀即将劈中自己的时候,才忽然大吼一声,双手猛的抓住自己肚皮上的任小鬼,一用力拔了出来,再一用力,笔直的将任小鬼抛了出去,直砸大雷神。

  这次大雷神也大吃了一惊,脱口惊呼道:“一尸两命,双煞分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