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二章:双蛇斗法

第三十二章:双蛇斗法

  我一看到那乌面老者上去了,心里就“咯噔”一下,这乌面老者是我注意到的其中一个,眼中闪着碧光,属性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为水,可身上的光芒却又是乌青色的,青色属性为木,极有可能是同时拥有水木两种属性的东西,只是一时摸不清究竟是什么玩意。

  而且不知道怎么的,我一看见这老者,心里就莫名其妙的惊悸,身上皮肤瞬间就起一层鸡皮,打心眼里就有点惧怕他。

  那花豹子却不知死活,双手一抱,眉目之间不无骄横的说道:“敢问老爷子在哪里修行?语气可不小啊!想吃我这颗豹子胆,没有两三把刷子估计不大好下口吧!”

  乌面老者冷冷的瞅了花豹子一眼道:“就凭你也配问老夫的名号?”

  花豹子勃然大怒,猛的一伏身,五指指甲慢慢长出数寸,坚硬锋利,口中獠牙也长了一截,看上去倒有几分凶相。

  那乌面老者却更是不屑,一撇阔口道:“都活了五百多年了,还只知道靠本能战斗,你能活到今天,简直就是上苍给老夫准备的礼物。”

  那花豹子怒吼一声,身形猛的蹿了起来,敏捷、迅猛、凶狠,气势十足,眨眼已经到了那老者的面前。

  那老者根本没有动,只是张口对着花豹子吹了口气,一口淡青色的气。

  于是花豹子就倒下了,就倒在乌面老者的脚下,僵直的像块木头,拼了命的想挣扎,却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

  原先眼神中的狂傲,已经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剩下的全是绝望。

  老者慢慢蹲下身子,一把抓住花豹子的脸,忽然伸出细长的舌头来,在花豹子的脸上舔了一下,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竟然慢慢的吻上了花豹子的嘴巴。

  这把我恶心的,连忙把眼光移开,这老东西太变态了,真没看出来,这么老了竟然喜欢这一口。

  疯老头却忽然摇了摇头道:“可惜了,花豹子有那么一股子劲头,假以时日,说不定也能混个妖王当当,就这么没了。”

  我一听就知道我可能又错了,急忙再度看去,果然见花豹子猛的颤抖了起来,乌面老者的表情更加的愉悦,猛的一抬头,一颗黄色的珠子就忽然从花豹子的口中跳了出来,虽然只有弹子大小,却光华四射,黄光璀璨,甚是夺目。

  山岗下一片哗然,顿时响起一阵议论之声,我毫不费力的就听到了许多,知道那颗珠子就是所谓的妖丹,花豹子的妖丹。

  乌面老者一抬头,舌头猛的伸出一米左右,一下卷住那颗珠子,往回一带,一口吞了下去,似是吃了一道无比美味的佳肴一般,不断伸出细长的舌头来舔着嘴唇,脸上浮起心满意足的表情来。

  山岗下又是一片哗然,个个都露出异常震惊的表情,就连那大鹏妖王都目光一闪,似是对乌面老者吞了花豹子的妖丹感到十分的惊奇。

  大雷神也奇道:“咦!这家伙竟然吞了另一只妖的妖丹,当真有点本事。”

  我奇道:“这有好奇怪的,妖最好的东西不就是妖丹吗?有这种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大雷神摇头道:“不是这样的,妖界之中,除了妖兽的妖丹是纯灵气形成的,其他每个妖修炼的妖丹属性都是不同的,五行属性虽然相生,也会相克,何况妖丹本身就是绝毒之物。”

  “自己体内已经有了一颗妖丹,再吃下属性不同的妖丹,肯定是不相容的,除非他非常有自信自己的妖丹能完全溶解并吸收了其他的妖丹。”

  我这才明白过来,再转头看去,却见那花豹子妖丹一失,已经现出了原形,果真是一头花斑豹子,虽然看上去壮实的像头牛,现在却只能趴在哪里一动不动了。

  那乌面老者一把抓住花豹子的后腿,随手一抛,抛向大鹏妖王道:“大鹏,送给你填肚子了,也免得你整天打我那些子孙的主意。”

  大鹏妖王却笑道:“棋盘老儿,你碰过的东西,我可不敢吃,说实话,我也怕你惦记我的妖丹。”说完话轻轻一闪,那花豹子已经越过他向下面落去。

  乌面老者见自己的好意大鹏妖王好像并不愿意接受,顿时面色一变,阴沉了下来。

  就在这时,那树妖忽然动了,一枝树枝猛的一转,一下戳中正在下落的花豹子,将花豹子挂在树枝之上。

  就见花豹子的身躯不断干瘪,片刻已经成了一具干尸,那树枝才一抖,将花豹子的尸体丢了下来,滚落到山岗下。

  黑熊跑了过去,抱着花豹子干瘪的尸体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兄弟啊!哥哥劝你总不听,现在落了个如此下场,以后五龙岭上,还有谁能和我作伴啊!”

  山岗下众妖纷纷赞扬起黑熊的重情重义来,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觉得这黑熊也很假,他在哭诉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他嘴角的笑意。

  树妖之冠上的那乌面老者却没管这些,对大鹏妖王道:“我是不是可以开始第二场了?”

  大鹏妖王看了他一眼,一转头大声说道:“第一场,五龙岭花豹子对华山棋盘,棋盘胜,有谁愿意来挑战棋盘的?”

  山岗下再度响起一片议论之声,却没有一个人跳上树冠去。

  我又将脑袋凑到疯老头旁边道:“棋盘是个什么玩意?我看到现在也没看出来。”

  疯老头一转头,一脸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不会用感知的啊!我不是告诉过你吗?看鬼用眼,看妖用心,你这么好的条件不利用,却跑来问我?”

  说到这里,又没好气的丢下了一句:“棋盘就是棋盘蛇,是五步蛇的一种别称。”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乌面老者是条五步蛇妖,怪不得他站立的周围没人愿意靠近呢!怪不得他抛过去的尸体连大鹏妖王都不愿意吃,这么毒的玩意儿,谁也不敢大意。

  也明白了自己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自从遇到了那条大黑蛇之后,我一直都对这东西怀有恐惧之心。

  我很想有个厉害点的去收拾了那乌面老者,可看山岗下群妖的反应,好像都惧怕这家伙,而且时间还早,厉害点的估计一时半会也不愿意出手,估计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傻站着了。

  谁知道我这次又没猜对!

  我发现每当我轻易做出判断的时候,结果总是能出乎我的意料,这次也一样。

  就在大鹏妖王喊到第二声的时候,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来。”

  这个声音很奇怪,就像捏着嗓子说话一样。

  出来的妖物长的更奇怪,人头蛇颈人身子,脖子处足有一米多长仍旧是蛇的模样,其他地方却都是人的躯体,不用问,肯定也是一条蛇妖。

  我之前也曾感知到过它,可并没有在意,现在它忽然站出来要挑战乌面老者,说实话我不大看好。

  这蛇妖一站出来,乌面老者的眼睛就眯了起来,阴声道:“铁头?你还没死?”

  那被称为铁头的男子一纵身上了树冠,也冷声道:“托你的福,我虽然没死,可脖子这里却永远变不成人形了,每次一想到你,我就恨的咬牙切齿,可又一直找不到你,真是苍天有眼,竟然让我在这里遇见你了。”

  乌面老者点了点头道:“也好,你能活到现在太好了,我一直都以为你死了,还很后悔,认为自己错失了一颗上好的妖丹,你能自己送上门来,也省的我再去找你,很好!你的妖丹我要了。”

  铁头一双三角眼一眯道:“有本事,你就来拿!不过我们两一直半斤八两,你可得小心点,别让我再取了你的妖丹。”

  这下我就明白了,敢情两个蛇妖之前就有私仇,这是借这个场地了断恩怨来了。

  乌面老者冷笑道:“半斤八两?你指的是十几年前吧?现在的你,在我眼里就是一颗妖丹的价值而已。”

  说话间已经出了手。

  说出了手其实有点不大恰当,准确来说应该是吐了气,一缕淡青色的烟雾,向铁头飘了过去。

  铁头并不怕,连动都没动。

  只是冷笑道:“你的毒对别人也许有用,对我使用,你不觉得浪费吗?”

  乌面老者也冷笑道:“未必!”

  铁头没有再说话,只是向前迈了两步,主动走到青烟中,还深深的呼吸了一下。

  这种在我看来就是自杀的行为,使我吓了一跳,前车之鉴摆在那呢!花豹子的尸体已经变成了干尸,铁头这样做真的明智吗?

  但铁头却一点事没有,依旧冷冷的盯着乌面老者,说道:“你也接我一口气看看?”

  乌面老者面色凝重了起来,却也没有犹豫,点了一下头。

  铁头同样张口吐出一口气来,黑色的气,就像一股黑色的浓烟。

  乌面老者一见那黑烟就笑了,也向前一步,站在黑色浓烟之中,鼻子一抽,将那股黑色烟雾尽数吸了进去。

  一丝没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