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妖踪

返回首页荒野妖踪 > 第三十三章:羊向老虎挑战

第三十三章:羊向老虎挑战

  铁头的脸色一下变了,眼角跳了几下,点头道:“你确实精进了不少。”

  乌面老者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这十几年来,一天也没闲着,到处寻找修炼的同道,大大小小吃了几十颗妖丹。所以,我已经不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棋盘了。”

  “可你,还是原来的那个铁头,十多年的光阴虚度,说实话,我有点失望。”

  说完又问了一句:“你准备好了吗?我要来取你的妖丹了。”语气平静悠闲,就像两个老朋友聊家常一般。

  可它们之间的杀气,已经提升到了极致,谁都看得出来,下一招将会是搏命一击,就看谁能博了谁的命。

  我忍不住问道:“你猜谁会赢?”

  这句话本来是问疯老头的,谁知道旁边一个声音毫不迟疑了接了一句:“铁头肯定赢,莽山烙铁头的大名,可不是白叫的。”

  我看了一眼那家伙,是个白头老翁,圆脸大眼鹰钩嘴,身后还背着一对大翅膀,应该是个白头翁或者猫头鹰,看上去满无害的,就随口说道:“不见得吧!我看那华山棋盘也满厉害的,毕竟人家比铁头多吃了不少妖丹。”

  那白头老翁却极其坚定的说道:“没用,莽山烙铁头还没成形之前,就被称为小青龙,五步虽然也厉害,却比不了小青龙,老夫大大小小吃了万千条蛇,五步蛇经常吃,却不敢动小青龙,不信你看着。”

  我不置可否,抬头继续看向树冠之上。

  两人对面站立,风吹衣衫,猎猎作响,却没有一个先出手的。

  我正觉得无聊,铁头忽然笑了笑,对那乌面老者说道:“你脸上起了道红线。”

  乌面老者猛的一惊,面色顿时巨变,忽然手一捂肚子,嘶声道:“怎么可能?你的毒气怎么可能伤得了我?我已经吃了百毒之花。”

  铁头的脸上显示出一丝萧索来,说道:“难道我不知道百毒之花吗?别忘了,当初是我们俩一起守护的,后来你为了独吞百毒之花,趁我不备时咬了我一口,害得我永远也无法修炼成完全的人形来,我怎么可能会忘了百毒之花。”

  我正觉得奇怪,旁边那白头老翁又喃喃道:“哦!怪不得五步敢吃同道的妖丹,原来他吃了百毒之花。”

  我顿时大喜,看样子这老翁懂不少,也满好说话,这下不用再看疯老头的脸色了,急忙问道:“百毒之花又是什么?”

  白头老翁随口答道:“百毒之花是一种极其稀罕的东西,可解百毒,名字叫花,其实是一种虫,身上的颜色很是斑斓,咋看之下如同一朵花一般,可以在我们妖的体内存活,所以五步敢吃妖丹,妖丹的毒性会被百毒之花分解掉。”

  他这一说我更加混乱了,急忙又追问了一句:“不对啊!妖丹的毒都能化解,那铁头的一口黑烟化解不掉?”

  那白头老翁被我这么一问,也挠了挠脑袋说:“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

  话刚落音,树冠上的铁头就忽然大笑了起来:“你不是很想要我的妖丹吗?所以我就给你了,不过目前看来,你消受不起啊!”

  接着语气陡然一冷道:“你咬伤我之后,独吞了百毒之花,仗着百毒之花在你体内,到处吞噬同道的妖丹,你当我没有耳闻吗?怎么可能还单纯的只对你喷一口毒气那么简单。”

  “你一定以为,百毒之花在你体内,你又吞噬了不少妖丹,修为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我肯定拿你没办法。可你忘了我当初告诉过你的一句话,百毒之花,一次只能化解一种毒性,把一种毒素完全化解了之后,才能继续化解其他的毒素。”

  “所以我刚才喷出的黑烟之中,不但有我惯用的毒素,还有我体内的妖丹之毒,就算我几百年道行毁与一旦,也必定要毒杀了你,方解我心头之恨。”

  那乌面老者又是一惊道:“你化解了自己的妖丹?混合在毒烟之中?”

  铁头点头道:“不错,我拼着六百多年的修为不要,将内丹化解,混合在毒烟之中,而你体内的百毒之花却只能化解一种,所以,我虽然道行全毁,却是我赢了。”

  那乌面老者没有言语,面上却更显痛苦之色,身体慢慢萎缩倒下,陡然一抬头,嘴一张喷出一团黑烟来,似是内脏着火了一般。

  那铁头目光之中却并没有大仇得报的喜悦,反而充满了萧索,自己也慢慢的趴到在树冠之上,从脖子之处开始向两头分化,眨眼现了原形,果真是一条烙铁头,体形倒不算大,也就两三米长,浑身布满青色斑纹,尾巴却有一点白斑,看上去倒真有点小青龙的架势。

  那条烙铁头又看了一眼乌面老者,转身顺着树身滑了下来,山岗下的群妖纷纷给它让开一条路,迅速钻进妖群之中,再不复见。它妖丹已化,估计是回莽山重新修炼去了。

  而树冠之上的乌面老者却开始惨嚎不止,每一出声,口中必定冒出一股黑烟来,在树冠之上乱滚,终于滚到边缘,直手直脚的摔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从群妖之间蹿出,半空中一把接住那乌面老者,一转身抱着乌面老者凌空而去。

  我在众妖群中看的真切,那接走乌面老者之人,却是那花百仙,虽然心中隐约觉得不妥,却也没有阻拦,毕竟在这万妖大会上,还没有我出手的资格。

  我哪里知道,这次花百仙接走了乌面老者,却造就了一代毒妇,后来更几乎要了大雷神的命。

  大鹏妖王也没有出面阻拦,反而一挥手道:“第二场,华山棋盘对莽山铁头,算是两败俱伤吧!铁头妖丹耗尽,恢复原形了,棋盘估计生还的机会不大,不过这都无所谓,只能说明他们还没有猎杀妖兽的资格,接下来,谁来迎接大家的挑战?”

  话刚落音,一道人影已经飞到了树冠之上,伸手一捋胡须:“我来吧!我算看出来了,都一个个奸猾似鬼,都想养精蓄锐等到最后呢!”却是那山羊胡子的老者。

  这老者一上台,我就觉得不可思议,它是在场群妖之中,唯一一个没有显露出妖气属性的,我一直以为这家伙最有心机,能沉得住气,肯定会等到最后才上台,没想到这才第三场就冲上去了。

  对于漫长的一天来说,第三场实际上只不过是热身而已,前两场从开始到结束,也就四十多分钟。

  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这老头一上台,山岗下顿时就引起了一股议论热潮,就连我旁边的白头老翁都开始兴奋了起来,一个劲的嘟囔:“来了来了,要开始了,羊老头肯定是来找虎大王的。”

  我听的一愣,这什么对什么?羊向老虎挑战?这可是千年奇闻,有句成语叫羊入户口,这情景不正应了那句成语嘛!

  没想到羊老头对山岗下面一压手,笑道:“各位也都知道,我羊老儿志不在妖兽,只是我的四个孩子在上一次万妖大会上,都被虎大王给收拾了,一个都没给羊老儿留下,羊老儿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来找虎大王讨个公道。”

  说着话一转身,面对那圆头虎目闪着黄光的粗豪汉子招手道:“虎大王,还等什么?上来把羊老儿也一并收拾了吧!”

  那虎大王倒也不怕,“呼”的一阵狂风刮起,人已经到树冠之上,漫不在乎道:“羊老儿,你也太会记仇了,这一百年都过去了,你还没忘这茬呢!万妖大会,生死不论,这是一千多年前就订下的规矩,当初我若被其他同道打死打伤,绝对不会想着还来寻仇。”

  羊老头笑道:“我老头儿就四个儿子,你给弄死两双,还要老头儿不记仇,这是哪家的道理?再说了,老头儿记仇是记仇,私下里找过你没?没有吧!万妖大会上的帐,当然还在万妖大会上讨回来,我这么做没什么不对吧?”

  “何况,今天我们俩谁死谁赢,还不一定呢!你要赢了我岂不更好,上一届万妖大会就是你的妖王,你赢了我之后,谁还敢向你挑战?”

  接着话锋一转道:“上次你没有白日飞升成功,想来也是老天爷想给老头儿一个报仇的机会吧!有机会咱们不能浪费是不是?”

  我听的一愣,敢情上届的妖王就是这虎大王,大概是在飞升过程之中遭了雷劫,没有成功,这回又来了。那这样一想,更觉得羊老头儿玄乎,他四个儿子都被虎大王弄死了,他一个老头却来冒犯虎威,大概是想死快一点了。

  要知道老虎和羊,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一个是百兽之王,一个只不过是只家畜,这其中的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

  可那羊老头儿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的畏惧,等虎大王再一点头,就随手一拉,扯出一道光索来,长约七八米,每隔两米左右,就缚着一个羊面大汉,一共四个,一字排开站在他的身前。

  那虎大王一见,顿时一双虎目一睁,诧异道:“妖鬼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