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六章 迈克尔

第六章 迈克尔

  清尘脱俗,妩媚动人,这些词汇用在棺材内的尸体上全都略显欠缺,漂亮,太漂亮了,棺材内安然地躺着一位少妇,也许是因为数百年没有见过阳光,皮肤略显苍白,可是却极尽脱尘之意,玲珑有致地身躯虽然穿的只是寻常百姓家的锦衣绸帛,可穿在这少妇身上却显得那么的合适,将整个人都衬托得犹如仙子一般,最为难能可贵的是,整具尸体依然保持的下葬时的模样,甚至连一丝灰尘都没有。

  "完了!"我眼见棺内的尸体真就是不腐古尸,心头一沉,惋惜至极。

  要知道就这样让这样的古尸暴露在空气中,不出十分钟古尸就会像气球一样鼓起,然后再迅速地干瘪变黑,最后整个身躯的肌肉和筋开始萎缩,连带着躯体开始扭曲地不成人形,最后开始腐烂,就算是现在把棺盖再盖回去,也没有办法阻止古尸的一系列化学反应,也就是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毁坏。

  俩专家也吓坏了,双腿不自觉地开始打颤,这具古尸的价值他们最清楚不过,绝对能够与一些国宝级文物相媲美,现在却在自己的疏忽下毁于一旦,这其中的责任不言而喻……

  其实按照程序来说他们两个做的完全符合程序,一千具真空环境下的棺椁也不一定能够有一具保存完好的古尸,而且将棺椁抬到无菌室去处理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所以选择在这里开棺绝对没有问题,只不过他俩倒霉,真就让他们碰上了这件国宝。

  见果然如我所说,棺材里真就是具不腐古尸,周围的警察和看热闹的人纷纷朝两个专家投去了鄙夷的目光,看来人们也都明白古尸即将面临的下场。

  俩专家被人们看得面皮泛红,连忙手忙脚乱地掏出电话,拨通后急切地央求对方赶紧赶来。

  我不用猜就知道他们请的人,绝对就是我的导师教授张正,因为在古尸防腐界他绝对算是全省的权威,以前文物局有了古尸的难题,都是请他去帮忙的,而且离这里又近,两个专家应该是希望他能赶来,看能不能把错误挽回。

  看着他们俩那孙子样,我心头一震暗喜:"你们跟我老师装孙子,那我岂不是喜当爹了……"

  那专家放下电话长出了口气,看来张教授是答应了,与另一个专家开始围着棺材拍照,然后对着古尸指指点点。

  不出片刻,古尸上开始出现点点黄褐色的尸斑,又过了一会儿开始肿大,少妇俊美的容貌也在扭曲下毁于一旦,一旁的那两个专家急的脸上直冒汗,在棺材前来回唉声叹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死了妈,孝子守灵呢……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一辆小轿车驶进工地,在大坑前停了下来,一个身材矮小,身穿黑色西服带着墨镜的花甲老人从车上下来,身后跟着一个曼妙的女子。

  这花甲老人正是我的导师张教授,而他身后的那名女子,我也是再熟悉不过,玲珑有致地身材,青春靓丽地打扮,一头酒红色的长发让人总是按耐不住要去抚顺,精致可人地脸庞总是能让人惊艳,唯独一点,只有这一点却将所有的美妙衬托得荡然无存,她的左边额头上长着一颗乒乓球般大小的肉瘤,让人一见之下就会生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就是我们古尸防腐系唯一的女生黄衫,而我则是唯一的男生……

  见了他们,我连忙迎了上去,张教授见到我有些奇怪:"洛西?你怎么在这儿?"

  "阴错阳差,稍后再给您解释,您先看看古尸……"我一边为他带路,一边把古尸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遍,黄衫把教授的证件交给负责封*锁的警察,警察见我们认识,也就没有阻拦,任由我们下了土坑。

  那两个专家见张教授到了,殷勤地朝张教授伸出了手,可张教授却连正眼都没瞧他们一下,直接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

  两个专家略显尴尬,就势想要跟黄衫握个手,可黄衫甩了甩头上的瘤子,笑嘻嘻地撇了他们两个一眼,两个专家顿时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极美和极丑的有机结合,让他们俩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落差,瞬间就让他们的精神处在了崩溃的边缘,吓得他们赶紧收回手,连滚带爬地跑到张教授身边。

  "看看你们干的好事,国宝啊,绝对是特级国宝,你们……"张教授用手狠狠地指着那两个专家说道。

  他们两个哪里还敢做声,先前的趾高气扬早就不见了踪影,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张教授尽可能的把古尸修复,然后保护好不让腐烂再发展下去,所以也不敢反驳,跟两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立在棺材前忏悔。

  "没办法了,最理想的效果也就是保持现状,这具尸体算是废了。"张教授对比刚才拍的照片,对古尸的命运做出了最后裁决。

  两个专家心头一沉,赶紧说道:"张老,这次事故的责任可是够大的,看在咱们多年的交情份上您再想想办法……"

  张教授摇摇头,指着古尸的身躯说:"其他的都还好说,关键是现在尸体的肌肉和筋都已经开始萎缩,而且还会僵成一团,肚子里的喜氧菌见了空气,内脏就会腐烂,能够保持现状已经不错了,你们可都是老手了,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唉,国宝啊!起码掉了三个级别!"

  张教授叹了口气,一边朝坑外走去一边吩咐道:"洛西、黄衫,你俩跟着他们到局里去处理一下尸体。"

  那两个专家看看张教授,又看看我,心里直后悔没有听我的话,现在一切都晚了,只好吩咐一部分工作人员继续清理墓室,另一部分人把棺材抬上车,带着我和黄衫赶往市文物局。

  到了文物局后,专家吩咐吧棺材抬到了无菌室,此时他们已经知道我俩是张教授的学生,所以眉宇间也客气了许多,简单询问了几句就退出了无菌室,看来这两个专家还算识相,没有偷学手艺的意思。

  现在屋内只剩下了我和黄衫,当然还有那句已经开始发胖变黑的少妇。

  "黄衫,你怕吗?"这是我和黄衫首次单独处理古尸,心中不禁有些激动,也有些没底。

  黄衫坏笑着甩了甩额头上的瘤子,鄙夷地看着我说:"嘿嘿,是你怕了吧,让姐姐看看尿裤子了没?"

  说完开始用手拽我已经被泥浆弄得干硬干硬的衣服。

  说实在的,我很少见到能像黄衫这样胆大的女生,虽然她是个怪胎,可毕竟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有时候接触到一些腐烂恐怖的尸体,也没见她皱过眉头,她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不过只在我面前表露出来,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一个自卑古怪的女孩。

  "好了,别闹了,赶紧干活吧!"我甩掉她的手,拿起她随身携带的工具箱,开始准备为少妇宽衣解带……

  还好她的衣服保存都很好,先在上边喷了一些软化剂,然后慢慢地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取了下来,幸好她现在肿胀得还不是很大,很快在我和黄衫的共同努力下,少妇就犹如一头大白羊一样躺在了条案上。

  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少妇不再肿胀,肌肉和主筋却开始萎缩,连带着手脚开始无规律地抽动了起来……

  我和黄衫目瞪口呆地看着抽搐的少妇,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迈……迈克尔·杰克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