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八章 菊花就要残

第八章 菊花就要残

  无菌室的灯一灭,突然一阵阴风吹过,屋子内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十度,黄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赶紧跑到我的身后,抓着我的衣角说:“洛……洛西,这么了这是?”

  其实我现在也被吓得够呛,不是因为灯的突然熄灭,而在我的是在接触到少妇的小腹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奇寒从她的体内传到了我的手上,而且,隐隐间觉得灯的熄灭和少妇脱不了干系。

  我赶紧收回手,一边安抚黄衫一边用注视着少妇的尸体,就在这时,无菌室的灯却亮了起来。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闹鬼了呢!”黄衫见灯亮了,惧意霎时间去除不少,一边拍着胸脯一边说道。

  我死死地瞪着黄衫那两团随着手掌上下跳动的娇美,流着哈喇子答道:“是啊,也吓死我了!”

  黄衫此时也发现了我邪恶的目光,一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掐住了我的耳朵,然后用小拇指用力一扣我的腮帮子:“好你个死洛西,再不老实让你尝尝老娘的老婆儿端灯!”

  “呀呀呀,疼,我错了,快放手!”这招太狠了,整个腮帮子一阵剧痛,迫使我连连求饶。

  “哼!”黄衫见我服了软,狠狠地端了我两下就放了手。

  我捂着腮帮子,一脸委屈地看了眼黄衫,然后就把注意力又放回到了少妇身上。

  “刚才从她小腹传出寒意的分明就是件外物,绝对不是她本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片刻后,一个奇怪的想法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走到条案的尾端,然后用手抓住了少妇的双脚,轻轻地朝两边挪动……

  “洛西。。。你想干什么?”一旁的黄衫见我竟然当着她的面轻薄起少妇的尸气,一时间羞愤交加,连忙出声阻止。

  这也难怪,少妇的尸体虽然略微萎缩和变黑,可是毕竟腐蚀不是很严重,而且由于几百年没有见过阳光,处在真空的状态下,皮肤要比寻常女子都要好很多,再加上刚才我又给她来了一套大保健,现在的她跟一个熟睡中的少女没什么区别,而我此刻却要去打开她的双腿……

  我略微有些尴尬,不过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少妇在我的巧手下很快被摆成了个大字,然后把脸凑上去仔细观察……

  此时黄衫也发觉了我不是在玩笑,也跟着凑了过来。

  我俩人把双眼瞪得正圆,仔细地在少妇身上寻找着不寻常的东西。

  “洛西,你找什么呢?”好半天后,黄衫眨了眨酸疼的眼睛问道。

  “不知道!”

  “你……”

  找了半天,丝毫没有问题,皮肤上一点破损都没有,这可奇怪了,刚才那股奇寒明明就是从少妇的小腹传出来的,分明就是有异物刺进了她的身体,可是却找不到半点伤痕。

  我略加思索,伸手把少妇翻了过来,让她趴了下来,然后用手在她后腰下方的脊柱上仔细摸索。

  “呲!”

  一丝寒意透过少妇的皮肤传到了我的指间,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同时无菌室内的灯又闪了闪……

  “找到了,果然不出所料,这少妇不是正常死亡的,一定是被人害死的。”我心中大奇,如此美貌的少妇,死去的时候最多也就是二十来岁,而且容貌娇美,又有谁忍心将她杀死,难不成是因为她夫君死去,要让她陪葬不成?

  我晃了晃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摒弃,然后用手指找到奇寒发出的地方,用力地掐了下去,果然,随着我掐紧的手指,一根坚硬的好似筷子一样的东西被我捏在了手中,好奇心驱使着我将它拔了出来。

  噗,一股黑气随着我拔回的手,从少妇的后腰喷了出来,瞬间就在我的胳膊上结下了无数的冰渣,一股无可比拟的冰冷从胳膊上传进了我的大脑,同时,无菌室内的灯终于彻底熄灭,四周顿时归于黑暗。

  “不好!”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连连后悔不该这么轻易地就把这根东西拔出来,可是已经晚了,现在的我即便是想把那东西再插回去也已经办不到了,我的整条胳膊已经被冰封住,就算是打弯都不可能了。

  “哧啦……哧啦……”突然一阵阵指甲用力抓铁板的声音从少妇的身下传来,那种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刺耳声音直接传到我和黄衫的脑海中,好像指甲抓的不是铁板,而是我们俩的大脑……

  “洛……洛西,这……这是诈尸了吧,咱们快走吧。”黄衫这时已经快被吓得瘫坐在地上了,幸好抓住了我的胳膊,勉强支撑着,不过精神已经临近了崩溃的边缘,毕竟她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就算胆子再大,碰上这种诡异的事情,心理也承受不住。

  而我呢,丝毫不必她强,能够不尿裤子已经称得上一条汉子了,一边哆哆嗦嗦地把黄衫挽在怀里,一边把手中的那根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扔掉,这才使我的胳膊舒服了一些,上边的冰也开始飞速地融化,这让我不由得感谢起把我变成僵尸的夏月来,如果现在的我还是个普通人,胳膊被这么一冻非要截肢不可。

  “别怕,咱们先退出去再说。”我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条案上的少妇,然后扶着快要瘫掉的黄衫朝门口挪动。

  我们俩离门口只有不到五米,可就是这短短五米,让我感觉走了好像一年之久,眼看着门口近在咫尺,就是到不了,急得我差点骂街!

  “到了,终于到了!”我俩终于逃到了门口,长出一口气,然后用手抓住了门把手,胜利在望。

  可是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的,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一股阴风从我俩后方刮起,一团白色的影子飞似的朝我们扑了过来,两只长满白毛的爪子直接抓向了我的面门。

  “不好!”我大喊一声,把怀中的黄衫推了出去,然后就地一个驴打滚,堪堪躲开了白影的双爪,可是我不敢停下来,滚了两圈双腿用力一蹬,朝不远处的铁皮柜蹿了过去。

  幸好我现在力气大得出奇,反应和速度也不错,这才没有被一击毙命,双腿的巨力直接把我的身子扔上了两米来高的铁皮柜,在半空中我优雅地来了个鹞子翻身,轻飘飘地落在柜子上边,然后定睛朝白影看去。

  果然,那团白影就是刚才躺在条案上任自己摆布的少妇,此刻的她浑身已经开始长出长长的白毛,就好像食品腐烂后长出的菌丝一样。

  不过她的双眼好像不能睁开,加上浮肿后萎缩干瘪的脸庞,五官都扭曲地不成样子,此刻正用两只喷着寒气的鼻孔来回嗅闻,看样子她是通过我身上的气味来寻找我的,而且她对理她近在咫尺的黄衫不闻不问,转过身来朝着我的方向大步跑了过来,难道她真的在意我对她的轻薄……

  刚才的一番交手,我的心中有了些底,虽然还是有些害怕,不过已经能够看出少妇的速度和力量都跟刚变成僵尸的我差不多,可是我因为吃了毛血旺后差点送命,现在虽然恢复了不少,可还是浑身乏力,只能勉强支撑了。

  眨眼间少妇已经跑到铁皮柜下,两腿一蹬跳起来一米多高,一爪子朝我扫了过来,看样子她是用出了全力,而现在的我趴在铁皮柜上,少妇的爪子抓来的方向正好是我撅着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