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九章 腐血难求

第九章 腐血难求

  “靠,我要晚节不保!”这要是被她抓中了可不得了,整个后半生都要背负个菊花残的名声……

  可是我趴在铁皮柜上活动不方便,而且少妇的速度很快,同时又堵住了我的去路,我只能抬脚朝少妇的白毛爪子踹了过去,打算来个硬碰硬,我还就不信了,以我现在强硬的身躯,当真还怕了她不成。

  只听啪地一声,我的脚上那双满是黑泥的运动鞋在少妇的一抓之下竟然被直接拍飞,脚也从鞋里出溜了出来,我就感觉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大脚丫子噗嗤一下踩在了少妇的面门上……

  少妇身在半空,而且爪子拍之后根本没办法回击,被我一脚硬生生踩了下去,一个屁蹲坐在了地上,然后赶忙用两只爪子使劲地擦着嘴,我能够清楚地从她的脸上看出恶心的表情……

  我抬起脚来看了看,只见脚上满是黑泥,一股腥臭之气弥漫而出,这也难怪,先不说好几天没洗脚了,那双运动鞋本来就是便宜货,根本就不透气,平时还好天天洗脚,这几天先是被埋进土里闷了一天,然后又掉进了河里,踩了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年的淤泥,然后又钻进了工地那个水穴,直到现在这双鞋还没有离开过我的脚丫子,现在突然释放出来威力绝对不小于一颗小型核武……

  最关键的是,少妇寻找我的目标完全是依靠她的鼻孔,我的脚臭绝对能让她瞬间晕阙。

  “嘿……嘿嘿,不好意思,是臭了点哈!”我略微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赶紧从铁皮柜上跳了下来,把被扇飞的臭鞋捡了回来传上,幸好我还有思想准备,否则非要葬身在自己的脚下。

  “噗!”少妇狠狠地喷了两口气,然后又慢慢地站了起来,朝着我的方向扑了过来。

  我抬起胳膊将她拍下的一爪挡开,抽身后撤半步,突然矮下身子来了个扫堂腿,朝少妇的双腿扫去,照我的想法这少妇没有视力,完全是靠着气味模糊地朝我扑杀,现在近身相搏绝对对我有利。

  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我的腿扫到她的瞬间,她竟然平地跃起,并且在空中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在一瞬间横在了半空,然后飞起一脚准确地踢向了我的脑袋。

  我心头一沉,瞬间明白低估了少妇,自己的一动一行都已经在她的掌握之中,根本就不能占到一点便宜。现在我单腿点地,根本就避无可避,只好竖起双臂硬挡。

  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少妇使出的根本就是虚招,踢向我脑袋的一腿只是用来诱使我抵挡,另一条腿结结实实地踹在了我的胸口。

  “噗!”我只感觉胸口犹如被大锤狠狠地凿了一锤,胸前的骨头都发出了咯嘣地断裂声,口喷鲜血地被踹得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墙上。

  “洛西!”一旁的黄衫此刻也回过了神,跑过来把我扶起:“你没事吧!”

  “咳咳!还挺得住,这东西力气太大了,我现在浑身没力,看来咱俩就要死在这儿了。”我大口地吐出两口黑血,沮丧地对黄衫说道。

  此刻的我不禁又恨起李峰来,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如果不是吃了他的毛血旺我就不会被埋,更不会落到如今的险境,如果我身体正常的话,最起码应该可以和少妇打个平手,心中不由得将李峰全家问候了一遍。

  “毛血旺……毛血旺?对了!”我突然灵机一动,看着刚才喷出的黑血大叫了起来:“黄衫,我再抵挡少妇一阵,五分钟后用布把地上的血弄起来给我。”

  关键时刻幸好让我想起了僵尸不能吃腐血这档子事,就是不知道少妇这样的诈尸而起的古尸一样不一样,不过现在的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拼死一搏了。

  不等黄衫答应,我一闪身将她拉到身后,却牵扯到了胸口的伤势,又让我吐了两口血。

  “你小心点!”黄衫看我晃悠了两下,连忙出声说。

  “不用管我,记住我说的话!五分钟!咱俩的死活就看这一次了!”我说完,迎着扑来的少妇冲了上去。

  少妇闻到了血腥味,好像更加兴奋了,嗷嗷地嚎了两声,两只爪子同时朝我的胸口插了过来,看样子是用出了全力,速度竟然比先前快出了不少。

  我现在重伤在身,根本就不敢硬接,只能抬起脚朝少妇的小腹踹去,我的腿比她的胳膊要长不少,这样的话能够先一步踹中她的身体,算是取巧的打法吧。

  少妇好像霎时间明白了我的意图,一个转身闪开了我的攻击,仍然是双爪平插,看来是认准了我的胸口了。

  而我也早就算准了她会躲开,赶紧收脚朝右边一闪,同时身子猛地一蹲,在少妇转过身的同时扑到了她的身下,然后使出全力一拳打在了她的肚子上。

  “噗!”这是我第一次打中少妇,一拳将她打得朝后退了五步,但是现在的我浑身无力,根本就不能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能够将她逼退就已经难能可贵了,反而却带动我的胸口一阵巨痛。

  我的目的只是尽量拖延时间,希望五分钟过后利用腐血将少妇一举拿下,不过这五分钟还真是不容易对付。

  少妇受了一拳,根本就不疼不痒,脸上扭曲地跟包子褶似的五官恶狠狠地朝我挤了两下,表示出了她的愤怒,我毫不留情,照猫画虎地还了回去,少妇却跟看到了一样,大口喘了两口气,又冲了过来。

  我拖着两条越来越沉重的腿跑到条案旁,少妇飞速地跟了过来,我却不管她,围着条案转了起来,这张条案通体由角铁焊成,并且直接铆在了地上,以少妇的实力虽说能够将它掀起,可是也要花费不少力气,所以她推了两把没推开,也就跟着我转了起来,同时嘴里呜呜地朝我说着什么。

  我不管他,依然我行我素,同时一个劲地朝她比划着各种国家用来鄙视和侮辱别人的手势。

  少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更加愤怒了,猛然间跳了起来,而落下的方向正好是我即将转到的地方。

  “哼!”我早就防着她这招呢,冷笑一声朝条案下钻了进去,从刚才少妇跃起的地方钻了出来。

  “哈哈哈,怎么样抓不到吧!”我一边笑着一边站起,照这样躲闪的话,五分钟应该可以挺得过去。

  要不说人不能得意忘形呢,我这一得意不要紧,却将地上的一件东西踢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我的另一只脚踩了个正着,就听噗嗤一声,这东西深深地扎进了我的脚里……

  “啊!”我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一阵奇寒从受伤的脚传了上来,瞬间在我浑身上下结下了无数地冰凌,我勉强地抬起脚来看了看,只见一根筷子正扎在我的脚心,正是先前从少妇后腰抽出的那件古怪的东西,按说我的皮肤已经坚硬异常,没理由被它这么轻易的就刺破,可确确实实是一刺而进。

  现在的我开始浑身僵硬,根本就不能把那筷子拔出来,急的我心如火烧。

  而这时少妇已经发现了我的情况,两步蹿到我的面前,双手直直地插向了我的胸口,也不知道我的胸口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让她如此着迷,非要得手不可。

  危机时刻我只能使出浑身力气,猛地挣动双手,将少妇的两只白毛爪子抓住,然后全力抵挡,不过少妇的力气太大了,现在的我只能是垂死挣扎,眼睁睁地看着少妇的爪子离自己越来越近,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止。

  “黄衫,几分钟了?”我咬牙问道。

  黄衫也急了,看了看表:“还差两分钟!现在给你弄过去吧?”

  “不行,离开身体不到五分钟的血根本没用,我快挺不住了,你趁现在赶紧走吧。”还有两分钟,以我现在的体力根本不可能支撑那么久。

  黄衫急得满头大汗,看样子作着十分激烈地思想斗争,突然扭头对我喊道:“是不是离开身体五分钟的血都可以?”

  我勉强地朝她点点头,然后下一刻,一只白色的……带着小翅膀的东西朝我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