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十一章 二尸抬门

第十一章 二尸抬门

  原来照片上是一座类似石屋的一座四方古建筑,坐落在荒无人烟的野岭中,上边满是黑土,看样子石屋以前是埋在地下的,不知道被谁给挖了出来,在石屋上还刻有许多古怪的花纹,不过被黑泥遮着,看不出画的什么。

  让我吃惊的不是这些,而是在石屋的正面有一块类似大门的石板,石板的两边立着两根石柱,而这两根石柱则是悬在半空,底端由两具干尸驮着才不至于掉落,这石柱的样子远远望去,分明与我手中的那根筷子一模一样。

  “这照片……你从哪拿到的!”我抬头看看黄衫问。

  “嘿嘿,说来真是巧了,天海市的柳南县前天发生了一起盗掘案件,警察赶到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石屋,据说那些盗墓的也没想到这里根本就不是墓穴,费了半天劲也没能推开石门进去,当地的专家也束手无策,而那两具干尸则保存的不错,想请张教授去想办法保护下来,同时又调集了其他地方的古建筑专家,希望能够进到石屋,进行抢救性发掘。”黄衫笑着说。

  我拿着照片和手中的筷子比较着:“这也太巧了,这筷子下端的刻纹估计就是一具尸体,只不过年深日久不太清楚了,这个东西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一具古尸和一座石屋的?两者之间一定有着联系。”

  黄衫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从教授那里要来这张照片给你,明天教授就要去柳南县了,我对他说咱们俩也想跟着去开开眼界,他已经同意了。”

  “哈哈,好,你个鬼灵精!”我大笑着说。

  黄衫晃悠着额头上的瘤子,撇着眼看着我:“你要怎么谢我?”

  “谢你?这样吧,回头我亲自给你来一套大保健……”

  …………

  第二天一大早,我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张教授和黄衫早就已经到了,两人拿着文件夹和工具箱在那里聊着什么,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还有一个人也和他们在一起,这个人我还认识,而且非常熟悉。

  “刘三儿?你怎么在这儿?”原来这个人正是我同宿舍的老三,姓刘名三,正背着一个登山包朝我打招呼。

  “哈哈哈,意外吧,我是跟着张教授去学习的!”刘三儿一本正经地推了推眼镜说道,不过我知道那只不过是他用来装比用的平镜。

  我连忙嘻嘻呵呵地点头,心里却奇怪了起来,按说刘三儿跟我们是不同的专业,他主修古代墓葬构建专科,同时张教授又是个十分古板的人,其他系的事情他根本就不会管,更别说带着别的系的学生去现场了,这让我在感叹刘三儿手段的同时,对张教授也产生了一丝疑虑。

  “车来了!”张教授冷冷地说了一句,当先朝一辆正停靠在我们面前的帕萨特走去。

  我们几个赶忙停止了嘻哈,跟在他的身后,把工具箱扔进后备箱,然后上车。

  上车后才发现,司机原来是个二十出头的女警,一边和张教授核对着身份一边把我们几个的个人资料记录了一下,这是出现场的老规矩了,毕竟发掘现场难免会有各种值钱的文物,如果让身份不明的人去,有所丢失的话,这责任可是很大的。

  女警记录完后客气地喝张教授寒暄几句,然后带着我们几个人朝天海市的柳南县而去,一路上她把发掘现场的大概情况和张教授介绍了一边,大概和黄衫对我说的差不多,所以我也无心去听,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我身旁的刘三儿却听得异常用心,而且还用本子断断续续地记了下来,我想要看看他写的什么,娘的还不让我看……

  连赶路带休息,两天后我们赶到了柳南县境内的五道沟,那座奇怪的石屋就在五道沟的一座荒山脚下,等我们到了石屋前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人,看样子都是各地的古建筑专家,现场没有被封锁,这荒山野岭的也不用担心有围观的群众,所有人都聚集在石屋前的空地上。

  带我们来的女警把我们领导一个中年警官的面前,将张教授介绍给他。

  “张教授辛苦了,这次可有劳您多费心了!”中年警官客气地和张教授握了握手。

  “不辛苦!”张教授还是那不冷不热的态度,松开手后径直朝石屋走去。

  这老头子,这么大岁数了依然是那么盛气凌人,每次出现场都要我给他擦屁*股,害得我连忙跟中年警官解释:“您别介意,我们教授说话就是这个样子,其实没有什么恶意,您多包涵!”

  听了我的话,中年警官铁青的脸这才缓和了下来,然后在前边给我们和其他专家带路。

  我们一群人转到了石屋的正面,纷纷朝正门看去,果然和照片上的一样,一块石板被两根柱子紧紧地箍着,然后两个保存完好的干尸一左一右地将柱子抬到了半空。

  正当众位专家对着石屋发表自己的看法的时候,我身后的黄杉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扭头一看,只见她正浑身上下不停地颤抖,满脸大汗,无比恐惧地看着那座石屋。

  “你怎么了?”我吃惊地问。

  黄衫哆哆嗦嗦地摇摇头,然后把我拉倒一边:“那……那石屋里好像十分恐怖的东西,我……我怕!”

  我不解地看着她,奇怪地问:“你是真没看出来的,你能看到石屋里边?别逗了你!”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一座石屋,可是看起来却是一团漆黑,深邃无比,跟照片上的完全不一样,像是要把我给吸进去似的……”

  “不会吧,你有阴阳眼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没骗你,咱们还是走吧!”黄衫满脸恐惧地说,看样子她是真的害怕了。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石屋,虽然对黄衫的话不是十分相信,毕竟先前水穴的少妇诈尸,而且她身上的那根筷子一样的东西又和这石屋的两根石柱一模一样,可想而知这石屋里必定有什么古怪,可我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弄清楚筷子和石屋有什么联系,又怎么能甘心呢,更何况我是僵尸啊,我怕谁,切!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石屋背面人影一晃,一个人钻进了石屋后边的乱石堆里。

  “是他?他跑到那里干什么?”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人,连忙出声安慰了黄衫几句,让她回到车里休息,然后悄声地朝石屋背面摸了过去。

  以我现在的身手,乱石堆里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所以当我悄悄走到他身后的时候,他正趴在地上的一块嵌进土里的大石头上,然后将耳朵附在石头表面,手上拿着一块小铁敦子在石头上轻轻敲击,看样子好像还有规律似的。

  我悄悄摸了过去,突然伸手捂住他的嘴,然后身子一扑,将他紧紧地压在了身下。

  “刘三儿!干什么呢?没看出来你还会整摩斯密码……”

  原来我身下那人正是跟我们一起来的刘三儿,被我突然抓住,挣扎了几下,听到我的声音后顿时松了口气,放弃了抵抗。

  我见他不再动弹,松开了捂着他嘴的手,不过仍然趴在他身上压着他。

  “是你呀,吓死我了!”刘三儿说道。

  “你在这干什么?”我语气不善地问。

  刘三儿被我压得喘不过气来,使劲呻*吟了两声,还没说话只听身后一声叹息:“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大白天的就瞎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