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十二章 站着睡

第十二章 站着睡

  突然听到背后有人说话,我和刘三儿都吓了一跳,赶紧回头观瞧,只见我们刚来时接待我们的那位中年警官正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叹了口气然后走了回去。

  原来他也发现了鬼鬼祟祟的刘三儿,从石屋的另一边跟了过来,却发现我们俩原来跑到这“私会”……

  “你丫的,老子名节不保了!”我狠狠地掐这刘三儿的脖子说道。

  刘三儿鼓着两只鱼泡眼死命地挣扎了,还好我没有真伤害他的意思,稍事惩戒后就松了手。

  “说,你在这儿干什么?”我再一次逼问。

  刘三儿咳嗽了几声,满脸赔笑:“洛西老弟,我还能干什么,肚子疼到这儿想来泡野的,谁知道让你给发现了,害得我差点拉裤子!”

  我看着他那媚笑的样子,恶心地差点吐出来,哼了一声:“你小子肯定有鬼,不说拉倒,反正这里这么多人,你也搞不出什么名堂!”

  我踹了他屁股一脚,然后回到石屋正面,这时众位专家已经开始发表各自的意见了。

  “这石屋用的石头并不是这座山上固有的,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运来的,应该是釜山的釜山石,距离这里有一千多里,看来修建这个五米高石屋的工程算是比较好大的。”其中一个专家说道。

  “不错,这些石头小则百余斤,大则上千斤,运送这么远的距离实为不易。”另一个说。

  “这两根柱子应该就是开启石门的关键,石柱后边有滑槽,两根柱子落下,就会打开隐藏在内的门栓,石门就能打开,不过需要把这两具干尸撬下来。”

  “不行,这两具干尸保存完好,不管是肌体还是衣物都没有损坏,已经是一件难能可贵的文物,如果强行从石柱上取下的话必定会碎裂。”张教授终于说话了。

  其他几个专家也发表了自己的态度,大部分还是支持把干尸取下来,只要小心损伤应该可以控制,然后进石屋去一探究竟,不过张教授死活就是不同意,所以双方僵持不下,直到天黑了也没商议出个结果。

  确实如张教授所说,两个干尸支撑着整根柱子的重量,而且经过多年的接触,柱子和干尸已经胶合在了一起,强行拉扯的话必定会将干尸损毁,到时候两件难得的文物就要毁于一旦,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不把他们取下确实不能放下石柱,石屋里边的发掘就要搁浅,这么多人耗在这里,各种资源浪费也是很大的。

  中年警官略微思考了一下,只能是先请各位专家在一旁空地上搭起的临时帐篷内休息,等明天大家一起商量个完全之策再动手。

  没有办法,专家们一个比一个固执,尤其是张教授,眼见着没有个结果,只能跟随民警而去。

  黄衫由于害怕,非要钻进我和刘三儿的帐篷,死活要跟我在一起,刘三儿傻愣地看着我俩,心里好像在算计着什么,最后恍然地坏笑了一下:“洛西,没想到你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呀,原来你们俩……恩?”

  听了刘三儿的调侃,我还没来得及发火,黄衫一个箭步蹿道刘三儿面前,抡起胳膊啪地一个嘴巴扇在刘三儿脸上,刘三儿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黄衫用脚踩着刘三儿的胸口,瞪着他说:“刘三儿,我现在是非常时期,心情不是很好,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算你活该!”

  刘三儿跟黄衫虽然认识,平时开开玩笑什么的从来没见过黄衫发这么大火,被打得一愣,听了黄衫的话不由得点了点头。

  黄衫松开了踩着刘三儿的脚,又小鸟依人地跑到我面前央求我别赶她走。

  “祖奶奶,你这情绪波动也太大了吧,万一也给我来这么一下子,我可受不了!”对于刘三儿的遭遇我是深表同情,看着吓得跟耗子似的钻进被窝的刘三儿,我顿时感觉和黄衫呆在一起是一件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的事。

  “谁让他招我的,今天晚上我睡钢丝床,你在旁边站着!”黄衫不管我同意不同意,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

  “为什么!”我大声喊道。

  黄衫把嘴凑到我耳边,悄声说:“你不是僵尸吗,僵尸不是最喜欢站着吗?”

  说完她往钢丝床上一躺,盖上被子开始睡觉。

  “没天理了!”我委屈地看了看她,然后又朝刘三儿看了一眼。

  刘三儿刺溜一下把脑袋缩进被子:“我不要你!”

  “你们这群畜生!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没辙了,我又不想躺在地上,站着吧!虽说我是僵尸,可也从来没试过站着睡的,这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不过还好我有办法。

  从学校赶来的这两天时间里,我偷偷地开始练习释放两臂僵气的方法,已经初见成效,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哼,今天老子就让你们开开眼,看老子到底能不能站着睡!”说完我吹灭桌子上的蜡烛,帐篷里顿时漆黑无比,然后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脑海中将僵气点出的方法过了一遍,突然伸指连点我脚踝双膝后腰等十余处关节,将一丝丝僵气打了进去。

  顿时感觉周身上下一硬,每个关节都好像被钉子钉死了一样,再也不能动弹分毫。

  “哈哈,果然好用,不过僵气费的挺快的,这就已经用掉了一半了。”现在的我跟本就不用出半分力气,比躺着还要舒服,就这么站在黄衫的床边睡了过去,也不知道黄衫晚上起夜的时候会不会把她吓个半死……

  夜晚的荒山是很静的,这么荒凉的地方警察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来偷盗,所以就没有设置岗哨,所有人都进到离石屋不远的一片空地上的十来座帐篷里睡觉,除去偶尔传来两声猫头鹰那犹如小孩儿啼哭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

  “唰!”熟睡中的我能够感觉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人在轻轻地挪动,衣服间的摩擦发出了十分轻微的声响。

  虽然声音很小,不过还是把我给惊醒了,我悄悄地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只见我对面床上的刘三儿正掀开被子,然后悄悄地穿好鞋,慢慢地朝我走了过来。

  “这小子想干什么?难道想报我白天压他的仇?”我见他鬼鬼祟祟地,没有出声惊动,看他到底想捣什么鬼。

  只见刘三儿慢慢地摸到我的身前,然后用手探了探我的鼻息,用近乎于听不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靠,这小子还真站着睡着了,妖孽呀!”

  我没有管他,不过心里早就问候了他祖宗几百遍。

  “洛西……洛西!”刘三儿竟然小声地喊了起来,不过我早就知道他这是在试探我,所以没有搭理他,打了两声呼噜就当是回应了。

  “睡的还真死……”隐隐地能够看出刘三儿坏笑了一下,然后踮着脚拿起他的登山包,悄悄地掀开帐篷溜了出去……

  “这小子想去干什么?”我不禁联想起他白天的古怪举动:“不好,他要打石屋的主意。”

  肯定是,这小子本来就出现的十分离奇,从他跟张教授来现场,再到悄悄溜到石屋后敲石头,肯定是想要弄清石屋下有没有暗室,再加上现在又溜出去,让我十分坚信刘三儿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石屋。

  我一瞬间就决定跟着他去看一看,所以双手连连揉捏已经僵硬的关节,将里边的僵气收了回来,不过已经损失掉了一大部分,轻轻地活动了下手脚,然后悄悄地出了帐篷,只见不远处的刘三儿左右看了看没人,径直朝石屋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