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十三章 小黑屋

第十三章 小黑屋

  “好小子,果然有鬼!”我冷笑了一声,踮起脚尖远远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十多米的距离很快就到,刘三儿直接转到了石屋的正门,站在那里上下打量那两根被干尸抬着的石柱,然后将手中的登山包放到地上,从里边抽出来一把小号的冻镐。

  这冻镐是专门砸硬地面用的,刘三儿既然带了这东西来,看来早就已经打上了石屋的主意,如今石屋左右没有警察把守,如果真被他强行打开石门,那后果不堪设想。

  刘三儿掂了掂冻镐,左右看了看没人,一镐朝着石门旁的一具干尸砸了过去,看样子他已经用上了全力,这要是真的砸上,别说是一具干尸,就是一根水泥柱子也要被生生砸裂。

  眼看干尸就要毁于一旦,刘三儿突然感觉冻镐在半空中生生地停止了前进,自己用力过猛,只听腰间咔吧一声,整个身体已经扭曲成了飞天一样的造型……

  “谁……”刘三儿慢慢回过头来,看他的样子都快吓得尿裤子了,颤颤巍巍地说道。

  再然后他就看到了一脸阴笑的我,正潇洒地用两根手指捏着冻镐的一端:“是我,你可爱可敬的父亲大人!”

  “靠,吓死我了,我还当警察来了!”刘三儿见到是我,精神一放松扑通坐在了地上。

  我把冻镐拿起来,笑着问:“刘三儿,我还真不知道你还有这门手艺,说,你是不是认识这座石屋?”

  “洛西哥,你就饶了我吧,今天你可是第二次坏我的好事了!”刘三儿两只小眼睛轱辘乱转,一看就知道没说实话。

  我冷哼一声,转身要走:“行,你不说我去问问警察,看他们知道不知道!”

  “哥,你是我亲哥!”刘三儿闻听一把将我拽住,哭丧着脸央求道:“我告诉你不行吗,来来来!”

  刘三儿把我拉到石屋下,然后神秘地四处看了看,叹了口气说:“就像你说的,这石屋我确实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不过它的来历我不清楚,你只要答应不追问我为什么会知道,我就告诉你!”

  “好,你说吧!”我一眼就看出他在跟我动心眼儿,从一开始他的出现就透出那么地诡异,再加上他后来一系列古怪的行为,让我坚信了他绝对不是什么好来路,所以我不想把他逼得太紧,先套出石屋的用处再说。

  “这石屋根本就不是什么墓穴,里边也没有棺椁,它的作用是用来存放一些珍贵的物品,而且具有保持物品原貌的神奇效果,你来看!”

  刘三儿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周围说道:“一般的墓穴,必定选在背山面水,藏风聚气的所在,而这里却恰恰相反,石门的方向正对荒山,漏风无水,地上的土都是黑色的,所以这里不会是墓穴,但是这样风水极差的地方却适合盖这种石屋,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门口的双尸抬门利用极阴之气将石门封锁,把石屋内的生气封闭,内中修成循环之势,必定是向地下延伸了九丈九,然后才是石屋的正室,那些珍贵的物品就放在那里。”

  听了刘三儿的介绍,我惊讶地看着他,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刘三儿见我生疑,笑了笑:“咱们可是说好的,你不许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看着石门两旁的干尸问:“这么说你是冲着石屋里存放的宝物而来的?你就不怕被教授和警察发现?”

  刘三儿呲呲地笑了两声:“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脱身的方法,怎么样,只要你不妨碍我,里边的东西我分你一半!”

  这小子,竟敢就这么直接地贿赂我,不过他不知道,现在的任何财富对我来说都是浮云,我现在最想要的只不过是古尸里边孕育的尸玉……

  虽然我不去贪图里边的财宝,可我还是不会去阻止刘三儿进石屋,因为我想要弄清石屋到底和水穴少妇身上插的那根筷子到底有什么联系。

  “好吧,我不阻止你,不过你就想这样直接敲碎干尸进石屋?”我看着石屋说。

  “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办,干尸和石柱已经连成一体,想要进洞必须要把干尸砸下来。”刘三儿坚决道。

  我上前两步,在干尸身上捏了捏:“这么好的干尸,砸了的话太可惜了,你要把他们毁了教授非要跟你拼命不可。”

  “管不了那么多了,等他发现的时候早就找不到我了!”刘三儿从我手中把冻镐抢了回去,抡起来就要动手。

  “等等,让我来试试!”我闪身拦在他面前。

  刘三儿坚决不信我能把干尸完整地取下来,不过也乐得看我出糗,所以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收手站在旁边。

  我走到干尸前,用手轻轻地抓住了压在干尸身上的柱子脚,然后稍微用力抬了抬,柱子颤了两颤稍微有些松动,我看有门儿,然后一只手抬着柱子,以防它突然掉下来把干尸压坏,然后另一只手按在了干尸的膝盖上,轻轻地揉捏了起来。

  片刻后,干尸膝关节上的僵气被我轻巧地吸了出来,然后存进了双臂,而那具干尸就好像腿软了一样,慢慢地开始下跪,我灵巧地把握着僵气吸出的速度,所以干尸的下跪的速度很慢,不至于突然的活动而使他受伤,扶着柱子的手也随着干尸的节奏慢慢下落……

  一旁的刘三儿此刻已经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哈喇子都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干尸终于完全跪倒了地上,我扶着柱子轻巧地放在他身上,然后慢慢地松开了手,干尸依旧保持着背柱子的动作,只不过石门的门栓机关已经开启了一半。

  我如法炮制,让另一具干尸也跪了下来,只听咔嚓一声,石门的门栓开启,一股土气从石门内吹了出来。

  “怎么样,我的手艺还成吧,现在你进去就没有问题了!”我笑着对刘三儿说道。

  “大哥,你是我亲哥,快告诉我你刚才是怎么弄的,真他娘的威武霸气上档次。”刘三儿顿时满脸媚笑地扑到我的身前。

  不过我看着他那张驴脸就恶心,一把将他推开,说道:“你进不进,不进的话我可把门栓插回去了!”

  “进啊,不进是傻子,那咱哥儿俩就先发财再说。”刘三儿嘿嘿地傻笑着,轻轻一推已经松动的石门,就听吱嘎一声,石门由左朝右打开,顿时一股阴湿之气扑面而来,同时伴有阵阵呜呜之声,再往石屋的地面一看,只见黑漆漆深不见底的一个四方大洞,几乎占据了石屋内的整个地面,那股阴湿之气就是从大洞里吹出来的。

  我往里一看,只见黑压压地什么也看不见,阴风阵阵从地底吹了上来,顿时让我和刘三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三儿,你还下去吗?”我问身前已经有些哆嗦的刘三儿。

  “你……你说呢?”敢情他现在也怕了,估计以前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阵仗,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哈哈哈,你自己拿主意吧,天就快亮了,到时候被教授或者是警察发现,你小子的牢是坐定了。”我不管他,径直走到大洞前,仔细地看了看,只见洞的一个侧面上有许多小坑,左一个右一个,看来是专门供人上下爬行用的,我单手撑着地面,一翻身跳下大洞,然后一脚一个踩在小坑里,左右倒换爬了下去。

  “大哥,我服了,以后跟定你了!”刘三儿见我竟然这么胆大,顿时心生膜拜,咬了咬牙,打开手电筒叼在嘴里,然后跟在我身后爬了下来,其实他哪里知道,若不是因为我现在是僵尸,能伤我的东西少之又少,在洞口看一眼早就吓得我屁滚尿流了,更别说下去了。

  我们两个就这样慢慢地向下爬,不过我们没有注意的是,空中回响的呜呜声在我们下洞的一刹那竟然略带了一丝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