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十四章 螟虫

第十四章 螟虫

  果然如刘三儿说的,大洞一直向下延伸了九丈九,一丈是三米,等我们到底的时候离地面已经三十米深了,坑底空气十分稀薄,我倒是没什么,刘三儿可就惨了,喘了半天差点憋死,赶忙从登山包里掏出一只小巧的氧气瓶,然后把管子插在鼻孔里,这才舒服了许多。

  “你丫的准备的倒挺齐全,早就算计好了是吧!”我越来越摸不透眼前这个贼眉鼠眼的室友了,按说平时上学放学完全跟个普通学生没什么区别,怎么一出了校门就变得我都不认识了呢。

  “老大你就别取笑我了,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刘三儿终于从缺氧中恢复了过来,本来他在宿舍是老三,而我是老四,现在却叫我老大,也不知道这辈儿是怎么论的,看来他已经震慑在我的威势之下了,我欣慰地朝他点了点头……

  “这就是你说的存放宝物的密室?”我左右看了看,出去四面黑漆漆的土墙四面都没有,只有一股股的阴风在我俩周围乱窜,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刮来的。

  刘三儿看样子也挺意外:“不对呀,看外边干尸的样子,这里应该从未有人进来过,更别说把这里的宝物带出去了,再说了,古人何苦费那么大劲修这座石屋,既然已经把这里封闭,不藏些东西的话可就太浪费了,还有就是这里四面封闭,这风到底是从哪里刮出来的呢?”

  我也想不透其中的关节,只好借助手电的灯光和刘三儿在四周来回寻找,看看有没有暗门什么的。

  “老大,你看这儿!”

  我正蹲在一个墙角乱摸,就听见刘三儿突然叫唤了一嗓子,转过头一看,只见刘三儿正趴在地上,脸使劲地贴在一面墙的墙根儿。

  “有什么发现?”我走过去问。

  “我知道哪来的风了。”刘三儿用眼瞟了一眼墙根儿,坏笑着说道。

  “哦?”我赶紧把手伸到他看的那里,顿时感觉一股阴凉之气拂过手面,我试着向旁边挪动了几步,阴风依然不停地刮出,原来这整整一面墙的下边都是悬空的,阴风就是从这里刮了出来。

  “看来墙后边就是你说的密室了,估计宝物就藏在了里边。”我看着眼前的土墙说道。

  刘三儿哈哈一笑,把手电筒交给我,然后双手扶住墙开始使劲推,就在他给我手电的时候,我不经意地瞟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明明是在高兴地大笑,脸上的表情却异常地难看,好像是在哭一样,搞得我差点没被他的样子逗笑。

  刘三儿推的那面墙足有七八平米大小,如果是土的也有两三百斤重,要说石头的话,那就要上千斤了,而且立在这里几百年没有挪动过,单凭刘三儿那瘦猴一样的小身板儿,连推了三下墙面动都没有动静。

  我见他不行,一把将他拉开,然后让他给我照着亮:“不行了吧三儿,以后少出去鬼混,看我的!”

  刘三儿嘘了一声,压根就不信我能把墙推开:“拉倒吧你,也不知道前两天是谁出去把妹,回来都直不起腰……”

  就在刘三儿嘬牙花子的同时,我轻轻地用一只手按在土墙上,然后一点点地把土墙推开一条可供人出入的大缝,另一只手还闲情雅致地挠了挠裤裆……

  “你……你不是人!”刘三儿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去你麻的,你才畜生呢!”

  刘三儿急着看里边到底藏着什么宝物,也不反驳,顺着大缝钻了进去,我也紧随其后。

  果然,里边是一间密室,四面墙壁都是用石砖垒砌而成,而且和头顶上的石屋用的是同一种,应该和石屋是同一时期修建的,所以这里就是存放宝物的密室无疑。

  进来之后我们才发现,密室内温度低得吓人,四壁上都挂着无数的冰凌,估计最高也要在零度以下,现在的我们只穿着单层的运动服,所以不由得打了两个冷战。

  密室一进门正中的地方,有一个一米来高的四方石柱,石柱上黑漆漆地好像是摆放着一样东西,个头不大,也就和鹌鹑蛋差不多,在石柱的后边,一个用抹布包裹地严严实实的大墩子直直地立在那里,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果然有宝贝!”刘三儿见真有东西,大笑着跑向石柱,不过他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啊!螟虫!”刘三儿跑到石柱前看了一眼上边的东西,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又蹿了回来,一直跑到我身后哆嗦着说:“快!看它动了没有?”

  “没动,你没看错吧,真的是螟虫?”石柱上的东西也出乎了我的意料,如果真的是螟虫的话就太诡异了,螟虫就是所谓的尸虫,在阴气重的死尸里孕育而出,专门以尸体和活人的大脑为食,如果不小心被螟虫钻进了身体,不出一分钟它就能顺着你的躯体钻进你的大脑,然后把脑浆吃个干净。

  不过这种虫子十分稀有,而且也不能离开尸体存活,除非它暴起伤人的时候才会从尸体里蹿出,以前很多盗墓贼在开棺取宝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死去,大部分都是拜螟虫所赐。

  “绝对没有看错!这里没有宝贝,咱们还是回去吧!”

  刘三儿满脸恐惧地瞪着石柱上的螟虫说道,考古专业的学生,我们都了解过螟虫的资料,虽说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可是这种分分钟就能要人性命的东西早就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所以我相信刘三儿绝对没有撒谎。

  “你在这儿等着,我过去看看,如果它还活着的话我尽量拦住它,你趁机会赶紧走!”我拍了拍刘三儿的肩膀,我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区区财宝,少妇身上的筷子和石屋门口两具干尸抬门柱的秘密还没有解开,我又怎么能轻易地走呢。

  刘三儿听了顿时感激得鼻涕眼泪直流,想要跟着过去又害怕,不去吧又磨不开面子。

  我笑了笑把他推到了门后,吩咐他给我照着亮,然后轻轻地朝螟虫走去,其实我心里也没底,虽说我现在皮厚骨头硬,可这螟虫却不管是活人还是死尸一概通吃,再硬的骨头都能给你咬个稀巴烂,所以我只有全神贯注,一寸一寸地朝螟虫靠近……

  走了两三米后,螟虫的身貌完整地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刘三儿果然没有看错,石柱上趴着的绝对是一只螟虫,而且比资料上写的要大上一倍,通体黝黑,两只前螯,四只腹腿,还有两只健壮的后腿,没有翅膀,这东西伤人完全是靠后腿的弹跳,接触到皮肤后立马用前螯破开皮肤,三角的脑袋和身材利于钻进细小的缝隙,所以正常人根本就难以抵挡,往往是突然感觉身上一麻,螟虫就已经钻了进去……

  一般螟虫在离开尸体半小时内就会死去,而石柱上这只却不知道在上边趴了多少年,一丝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它到底死了没有,如果石屋能够保存宝物原貌的作用是真的,那么螟虫在这种情况下极有可能还存活着,以前教授说过,遇到螟虫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因为没人能够躲过它那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所以我现在是加倍地小心,生怕自己弄出半点声息,万一它要是活的,再把它惊醒的话就太悲催了。

  “咦?这是?”离螟虫越近,它的身躯我就看的越清楚,只见它的背上好像有一根火柴棍似的东西,直直地插在了它的硬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