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十六章 美食当前

第十六章 美食当前

  “啊!”我惨叫一声跌掉在地,滚出去三四米远,最后撞在密室正中的那根石柱上停了下来,大汉的这一巴掌虽然拍出的有些仓促,可是他本身力量就出奇的大,而且身体坚硬如铁,我的胸口就好像被大锤砸了一样,骨头都酥了。

  “你这混蛋,没想到你还知道露出空挡诱我上钩,哼,虽然我伤在你手上,可你也别想好过,肩膀动不了了吧!”我挣扎着扶着石柱站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对大汉说道。

  对面的大汉呜呜叫了两声,甩了甩左臂,发现左边半个身子都已经僵硬,根本就动不了分毫,眼神一狠朝我走了过来,现在的他整条左臂都挂在胸前,右脚拖拖拉拉地,走起来跟脑中风后遗症差不多,不时地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

  我也好不了多少,被打之后两脚发软,双臂无力,见他走了过来只能围着石柱逃跑,说是跑,其实跟走速度也差不多,看病情比大汉的脑中风还要严重,幸好现在这里没人,否则非要被人家给笑死。

  我们两个病人就这样围着石柱左转三圈右转三圈,谁也跑不过谁,最后只好停下来狠狠地瞪着对方,不过我发现大汉的肩膀和脚踝已经开始慢慢地恢复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追上我了,要赶紧想个法子制住他!”我见情况不妙,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可是想了好几种办法,最后都不可行,急得我额头上的汗滴滴答答地往下直掉。

  正当我无助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发现眼前的石柱上的那只螟虫的脑袋此刻正冲着大汉,虽然还是个死物,不过任然能够看出它那如临大敌架势。

  “不对呀,刚才它明明是冲着大墩子的方向,也就是在我的右手边,现在怎么会冲着这里呢?”

  我心中不由得奇怪了起来:“难道?好,试一试!”

  我现在心中隐隐有了个想法,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于是挪动脚步朝右边走了两步,我对面的大汉见到后紧跑两步来堵截我。

  而我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直在死死地盯着石柱上的螟虫,只见它在大汉挪动的同时,竟然奇快地那头转向了大汉的方向,速度快地连它的动作都没有看清。

  我赶紧调整方向避开大汉,仍然依靠石柱跟他兜圈子。

  “石屋、螟虫、大汉……能够保持宝物原状不损……奇怪的筷子,靠,我知道了!”

  将所有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我顿时想通了其中的关节,这石屋绝对是用来保存螟虫原状的,因为它离开尸体后就会死去,石屋的作用就保证了它的存活,看样子这只螟虫是专门有人放在这里来对付这大汉的,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人没有能力将这大汉彻底杀死,后来虽然用那根筷子似的东西制住了他,可是怕以后万一有人误闯进这里将大汉放出,所以将一只螟虫镇在这儿……

  想通之后,我朝石柱慢慢挪动了几步,突然一伸手抓住了螟虫身上的那根火柴棍似的小针,然后紧紧地盯着对面的大汉。

  那大汉见状,脸上不再是刚才那副苦相,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急色。

  “拼了,大不了再多个对手。”大汉的表现更加坚信了我的想法,于是毫不犹豫的将小针拔起……

  “哧!”小针离体,螟虫的口中突然喷出一股炙热之气,紧接着它的爪子使劲地在石柱上刨了几下,将石柱刨了个烂七八糟,看来它的四肢力量十足,这要是在我身上来这么一下子,估计当时就要皮开肉绽。

  那大汉见状呜呜地哭了两声,可以看的出来这次是真哭,连忙转身朝密室门外跑去,可他现在已经脑中风了,连个正常人都跑不过……

  只听嘭地一声,石柱轰然崩塌,上边的螟虫突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刚跑到门口的大汉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打着滚挣扎着,刚开始是捂着后腰,再然后是死命地挠后背,紧接着就是使劲抓自己的脖子,最后捂着自己的脑袋抽搐了两下就不见了动静,整个密室中再也没有了动静,只能听到咔哧咔哧嚼骨头和吸溜吸溜嘬脑髓的声音……

  “就这么简单?”虽然我知道螟虫一出,大汉必定难逃一死,可就这么一击毙命还是大出了我的意料,死里逃生之后虽然有些庆幸,不过转瞬就变成了恐惧,那只螟虫吃完大汉的脑髓后……接下来该是我了吧……

  这可怎么办,听着密室里回荡的咔哧咔哧声,好像螟虫啃的不是大汉,而是在大口大口地嚼着我的骨头……

  我看看手里的那根小针,虽然它原本是插在螟虫身上的,能够克制螟虫,可以我的眼神和速度根本就不可能准确地扎中它,为今之计,只有趁着螟虫还没有吃完,赶紧跑路吧,但是看螟虫啃食的速度,估计我也跑不出多远……

  能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吧,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把晕倒在地上的刘三儿拽了起来,刚要朝密室外走去,突然感觉地上有件什么东西被我踢了一下,低头一看只见刚刚被螟虫踩塌的石柱中掉落出了一个小黄盒子,上边写着几个蝇头小字,借助手电微弱的灯光我扫了一眼:“食之保命!”

  我心中一动,难道古人已经算准了今天要发生的事情?我脑中略微一合计,就算现在往外跑的话,以螟虫的速度,估计我也逃不了几步就要被它追上,如果这个盒子中真有逃生之道,那可真算是我的造化!

  危机时刻不由得我再犹豫,连忙把刘三儿扔到一边儿,俯身把盒子捡了起来:“让我把里边的东西吃掉?这样就能保住性命?麻的,原来古人也会装比,吃就吃吧,还食之!”

  我又看了一遍盒子上的字,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于是我微一用力将盒子打开……

  只见里边的东西个头不大……活脱脱一只螟虫……

  “我滴妈呀!”当我看清楚后,顿时吓得我两手一软,盒子也掉了,我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让不让人活了,一只都不知道怎么对付,又跑出来一只,这他麻谁出的馊主意,还让我吃……”

  我连滚带爬地跑到墙角,此时的我彻底无助了,因为听声音大汉脑中的螟虫就要吃完了,而从盒子里掉出来的这只虽然没什么动静,可是也正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来呀,吃我呀,我戳死你!”此刻的我经过一连串的刺激,略微有些歇斯底里,发疯似的掏出我怀中的那根筷子,然后朝地上这只螟虫比划着,可是它却不为所动,也可以说压根就是无视我,仍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哼!”我最看不得别的人蔑视我,虫子也一样,于是冷哼一声,攥着那根筷子朝这只螟虫刺了过去。

  眼看就要得手,筷子已经到了螟虫的后背,也不知道怎么的,脑袋里突然想起了什么,迫使我在最后关头竟然不顾危险地停住了手……

  “这……这只螟虫后背为什么没有插着那根像火柴棍似的小针?怎么我刺过来它也不躲开,而且也不攻击,难道?”我再一次仔细地观察着眼前这只螟虫,只见它与先前那只基本上一模一样,不过这只的颜色通体暗红,而且略微有些干瘪的迹象,我心中不解,壮着胆子用手中的筷子敲了敲它……没有反应……

  就在这时,只听哧地一声,倒在地上的大汉的脑袋突然破开了一个大洞,进去吃脑髓的螟虫从里边爬了出来,见到我正在敲地上那只暗红的螟虫,顿时朝我哧哧地嘶叫了两声。

  “不好!”生死攸关的时刻已经到了,虽然我刚才略有发现,可是都还没有得到证实,如果我的判断有误,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是如果不按照我的判断去做,同样是死,所以我决定拼了,就在大汉头顶那只螟虫跳起的同时,我一把抓起地上暗红色的螟虫,张嘴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