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十七章 自残

第十七章 自残

  臭,螟虫入口,一股呛人的腥臭顿时让我打了个哆嗦,简直比臭豆腐沾咸鱼还臭上百倍,不过我没有因为这个而把它吐出来,甚至连嚼都没嚼就直接咽了下去,螟虫下肚,攻击我的那只也到了面前,两只前螯都已经碰到了我的鼻子……

  十分庆幸,古人没有欺我,在我生死存亡的关头,从我的身体上发出了一股炙热的气息,隐隐间与先前见到的螟虫口中喷出的一模一样,而攻击我的那只螟虫此刻正用腹腿牢牢地抓住我的鼻子,前螯上的钳子都已经张开了,不过在闻到我身上的那股气息的时候,它停止了攻击。

  我眼看着它愤怒的表情开始慢慢松弛了下来,再然后略微有些迷茫,最后一丝丝柔情竟然浮现了出来……

  “啵!”螟虫用它的六瓣嘴在我的嘴唇上深深地香了一个,然后跳到了我的肚皮上,温顺地趴了下来。

  “靠,不是吧,它把我当成配偶了,我呸呸呸。”我使劲地用手擦着腥臭的嘴唇,终于弄明白了盒子里那只暗红螟虫的作用。

  估计现在我肚子上的螟虫也不会再攻击我了,于是我轻手轻脚地将它拿了下来,还好它没有反抗,好像还抬头朝我笑了一下。

  我尴尬地撇了它一眼,自言自语道:“总算是保住小命了,还好我见机得快,回头一定弄清楚是谁弄的这间石屋,挖了他丫的祖坟!”

  话音刚落,我手中的螟虫突然一阵剧烈地挣动,强行从我的手中脱出,然后落在我的面前,然后如临大敌似的瞪着大汉的尸身。

  “呜呜呜……”突然,阵阵哭声从大汉身上传出,依旧是个老太太的声音。

  听着如此凄惨的哭声,还没来得及奇怪,心里就不由地难受了起来,好像其中有一股奇怪的力量,让我不由自主地也想哭两声,紧接着我的脸开始出现悲伤的表情……

  “坏了,差点着了道儿。”我突然想起来刘三儿那丑陋的哭相,心中暗道不好,一巴掌狠狠地抽在自己的脸上,脑子这才清醒了许多。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想要害我。”我指着大汉的尸身骂道,此刻的我已经确信,这哭泣的老太太与这大汉绝对不是同一人,而且相对于大汉来说,这老太太好像可怕了许多。

  这时大汉的身躯周围突然冒出一股黑气,转瞬间就将他包裹了起来,然后一道淡淡的黑影从黑气中浮了出来,慢慢地飘上了半空,从黑影的形状来看,正是一个老妇人的样子。

  见到黑影显现,地上的螟虫突然一蹬后腿,猛地朝半空中的老妇人冲了上去,两只前螯直冲冲地戳向了老妇人的脑袋。

  不过半空中的老妇人好像根本就没拿螟虫当回事,甚至连阻挡的意思都没有,就任由螟虫冲进了自己的身体。

  那螟虫满以为会得手,正要大展拳脚,却不想直接从老妇人的脑袋里穿了出去,直接撞向了后边的土墙,螟虫微微一愣,半空中一转身又折返了回来,同样是穿了过老妇人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对她造成任何的伤害,好像她根本就是虚无一样。

  我见螟虫伤不了她,微微一招手,螟虫跳回了我的掌心,虽然我现在心里还是很膈应,不过它也算是受了我的控制,这东西离开尸体没多久就会死去,于是我指着自己的手掌对它吩咐道:“咬!”

  螟虫看了看我,略微迟疑了一下,不过不敢违抗我的命令,两只前螯微微一夹,就破开了我手掌上的皮肤,然后三角脑袋一拱,带着小巧的身躯就钻进了我的掌心……

  没办法了,这么厉害的东西总不能看着它死在外边,幸好我现在是僵尸,被它咬伤也没有关系,用不了多长时间手上的伤痕就会痊愈,就这样把它养在体内,如果以后再遇到像大汉和少妇这样的对手,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们消灭了。

  我不得不佩服螟虫前螯的锋利,切开我的皮肤就像切豆腐似的,要知道现在即便是用菜刀砍我两下,最多也就是留两道白印子。

  半空中的老妇人看到后,好像十分意外,饶有兴趣地看了看我,然后猛地朝我扑了下来。

  看她那虚无的身躯,应该是邪魂之类的东西,一定十分难缠,连螟虫都不是她的对手,同样是以蛮力伤人的我又怎么能对付得了她。

  也就是眨眼之间,还没等我决定是逃跑还是迎战的时候,老妇人就已经到了面前,我只能是一拳朝她的面门打去,不过根本就没指望能够伤到她,只希望能够稍稍阻止一下她的攻势,好给我留开空挡逃跑。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妇人根本就没有留给我任何机会,直接在我的面前爆成一团黑雾,然后将我团团包裹了起来,我只感觉四周一下子变得漆黑无比。

  我知道现在已经被老妇人困住了,而我的巨力,我的速度,我的点穴手都失去了应有的效果,难道真的就只能任人宰割了吗。

  此时的我真的是后悔,当初真不该为了弄清那根筷子的真相跟着刘三儿跑到这儿来,其实那跟我有半分钱的关系吗,还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还不是对自己的手段太过自信,说白了这都是犯贱,自己跑过来送死。

  我猛地挥了几拳,却像是打在了虚无里,根本就没起到任何作用,只感觉身体越来越沉重,那些黑雾开始慢慢地缠在我的身上,而且越勒越紧……

  “老东西,你想干什么?”我大声喊道。

  不过那老妇人却没有回答我的意思,依旧是呜呜地哭着,然后在我的面前来回荡着,等到我完全不能反抗的时候,她突然停止了哭声,然后正面朝我扑了过来,两只手抓住了撬开我的牙齿,然后化成一股黑烟朝我的嘴里钻了进去……

  “你大爷,我还是个孩子……”

  不等我说完,老妇人就钻进了我的喉咙,一阵奇寒瞬间充斥了我的全身,老妇人好像已经舒展开了四肢,与我的身体重叠在了一起,他麻的这是要硬夺我的身体呀。

  突然间,我的四肢恢复了自由,却发现右半边身子还能受我的控制,而左半边已经没有了知觉,好像根本就不是我的一样。

  还没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左边的胳膊抡起拳头一拳打在我的右脸上,紧接着一把抓住右胳膊开始使劲掰,疼得我直咧嘴。

  “靠,用我的拳头打我的脸,老子跟你拼了!”我突然一松右腿上的劲儿,身体失去了半边的支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然后我就和我的左半边儿拳打脚踢了起来。

  现在的我就像个醉汉一样,疯了似的在地上捶打着自己,真是拳拳到肉,可是最后不管结果怎么样,反正挨打的都是我,苦地我心里鲜血直流啊……

  “我跟你同归于尽!”打了半天也就算是个势均力敌,可是我的身体已经受不了了,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淤青,骨头也断了好几根,再这么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我大喊一声,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咽喉,打算跟钻进我体内的老妇人来个一拍两散。

  老妇人刚刚从大汉的躯体里出来,可不想就这么死掉,控制着我的左手开始掰我右手的手指,虽然两只胳膊力气差不多,不过庆幸的是我是右手,略微占了点上风,五根手指一点点地嵌进了我的肉里,脖子上的皮肤也被指甲掐得皮开肉绽,喉咙的骨头也咯嘣咯嘣直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