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十八章 十八尸僵困绿指

第十八章 十八尸僵困绿指

  我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死也不让老妇人得逞,万一被她假借我的身体跑出去为非作歹,那我的人可就丢大了,而且我刚刚成了僵尸没几天,手上也有了几分手段,还没来得及装几天逼就死在这里,那岂不是太冤枉了。

  我的手指已经扣进了喉咙,如果是个正常人这时已经因为缺氧死翘翘了,我现在倒是想是个正常人,早点把自己掐死,可是没有办法,只能再加把力把喉咙掐断才可以办到。

  就在这时,突然感觉我的手指碰到了一股冰寒的东西,好像正贴附在我的左半边身体里,当我的手指触碰到它的时候,隐隐间感觉到了它正在刻意地去避让,这让我顿感心疑。

  我试着加了把力,将它一把掐在手里,顿时感觉右手一松,一直在掰我手指的左手好像突然间没有了力气,松开了我的右手,紧接着我的左半边身子也渐渐有了知觉。

  这一下大出我的意料,不过看起来对我有利,于是我狠狠地将那东西拉了出来,一道淡淡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手中,脖子正被我狠狠地掐住,正是刚才抢占我身躯的老妇人。

  “既然能抓住我,应该是纯阴之体,你是行尸!”老妇人首次开口说话了,而且一语道破了我的身份。

  “不错,羡慕啊你!”我手上加了把力气,想要直接把她给掐死,可是却突然掐了个空,老妇人竟然凭空从我手中脱离了出去,好像投影一样飞上了半空。

  “羡慕?哼哼,就你这无用的身子,抢过来也没用!”老妇人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转身飞出了密室消失不见。

  这下我可愣住了,从她的话可以听出我的僵尸身体她是不能占来用的,可是也没理由就这么轻易地放过我呀,弄得我一头雾水。

  不过下一刻我就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了,被螟虫毁掉的那根石柱地下咔嚓一声轻响,然后有一节桩子慢慢突了出来,应该是没有了石柱的抵压,触发了某些机关,紧接着蒙蒙细沙从密室的屋顶飘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刹那间就像无数水柱一样喷了下来。

  “你这该死的老太婆,我说你怎么跑的那么快!”密室是不能呆了,我无心再管喉咙上的伤势,赶紧把地上的刘三儿抓了起来,然后捡起地上的那根筷子和装螟虫的盒子,飞身跑出密室,可是来到外边的洞底我才发现,原来从大洞的四壁上也开始有无数的细沙正在流出,如果刚才我晚出来片刻,恐怕就被封死在密室里了。

  时间不等人,我把手上的东西塞进口袋,然后抓住刘三儿一只胳膊一只腿,使出全力朝洞顶扔了上去,就听嗖地一声,好半天也没见他落下来,看样在已经到了地面,于是我双腿一用力,猛地朝上蹿去,中途扒住墙壁上的小洞倒了几次手,终于从大洞内跳了出来,而大洞也在我逃出后不久彻底被沙土掩埋……

  石屋内没有老妇人的影子,看来认为我必死,已经走掉了。

  “好家伙,再晚一点儿就完戏了,咦?刘三儿呢?”我左右看了看,却没发现刘三儿的身影:“不对呀,这小子难道摔醒后自己跑掉了?”

  我在石屋内来回找了半天,终于在石屋的屋顶上找到了他,屋顶是用石头垒砌而成,上边雕刻了许多瑞兽和雕饰,正当中的吊着一个小石盘,四只带角的瑞兽端坐在石盘上,而刘三儿……屁*股正好被勾在一只角上……随着石盘在空中荡来荡去……

  我没有把他摘下来,不是不想摘,而是我实在是太累了,刚才和老妇人争斗的时候喉咙差点就被掐烂,而且全身都是被自己打的重伤,面对老妇人的时候还能支撑,现在精神一松再也站不住了,赶紧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

  “刘三儿,你就给老子在上边吊着吧,就当是你害老子这么惨的代价。”我喘着气看着在半空荡来荡去的刘三儿,估计他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是不可能再像正常人一样去厕所方便了。

  我从口袋里把装螟虫的那只小盒子掏了出来,我把它从密室里带出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我打开它的时候,不仅看到了螟虫,在螟虫的脚下还看到了一张写满小字的纸,当时被螟虫吓了一跳,所以没有太过在意,不过在刚才往外逃的时候猛然间想了起来,所以就把它一同带了出来。

  我打开盒子,将里边写满字的纸抽了出来,然后看了起来,结果这一看顿时把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纸上所说,大概是三百年前,有一家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一种邪术,然后开始修炼,他们或是诱骗或是劫掠,将一些年轻人弄到家中,然后用尽各种方法将他们折磨七七四十九天而死,然后再以密术将他们的魂魄融合到自己的魂魄里,将自己修炼成邪魂,那些人的尸身也被他们用另一种方法炼成尸僵,人死后再变成僵尸,就称之为尸僵,有白毛、绿指、红眼、飞尸四种,十分邪恶。

  这老妇人和那水穴少妇本是母女,老妇人练的是邪魂,而少妇练的是尸僵,还有一人就是少妇的爹,已经修炼成了绿指尸僵。

  后来建造石屋的人将少妇的爹困在了一处阴湿之地,这对母女也分别将她们降服,然后关在了不同的地方,少妇是用阴木降服的,也就是插在她后腰的那根像筷子一样的东西,之后葬进了她已故的夫君墓中,而老妇人是魂魄之体,所以只能将他困在一具尸僵之中,然后镇压在石屋之下,为了防止有人误闯进石屋将尸僵放出去害人,所以留下了螟虫,不过对老妇人这样的邪魂是没有办法了,只能任由她逃走,如果真被她跑掉,肯定是要赶到阴湿之地去救她的丈夫。

  所以在纸的最后写了这么一段话:“如果你能看到这张纸上的内容,相信邪魂已经逃脱,而你能保住性命实乃万幸,螟虫虽然因为你服下它配偶躯壳而不去伤你,可它也活不了多久,不要指望能归你所有,那邪魂逃离此地一定会赶往阴湿之地去救那头绿指尸僵,如果你能以天下苍生为念,可率领天下有道之士前往阻止邪魂,诛杀邪魔!”

  再下边就是阴湿之地的所在和进入的方法。

  “天下有道之士……现在还有这样的人吗,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比一个畜生,让他们去诛杀邪魔,跟直接杀了他们差不多!”我真替这位修建石屋的人感到惋惜,如果这里早一两百年被人发现,兴许还能像小说上写的那样召集一帮所谓的正道之士,然后将邪魔群起而诛之,现在这个年代嘛……

  我简单地看了看对阴湿之地的介绍,看描述应该是一个天坑之内,坑底有一座溶洞,这人用九阴尸九阳尸摆下了一座困阵,利用九九一十八具尸僵的力量将那具绿指尸僵困在了溶洞内,可想而知绿指尸僵有多么厉害……

  “好家伙,一共十九具这么厉害的尸僵,绝对会有尸玉,如果上边写的是真的话,这天坑还真有必要去看一看了,可是就怕到时被揍得连我妈都不认识了,这种危险的地方,还是离远点儿好,不过话说回来,刚才太匆忙没有查看地下的那个大汉,万一要真有尸玉岂不是平白错过了,唉!”我摇着脑袋叹息道。

  将那张纸收好,我一边躺在地上休息一边琢磨着天坑的事,就在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呻*吟:“哦……我这是……捡肥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