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十九章 冷库事件

第十九章 冷库事件

  我听到头顶的呻*吟声,知道刘三儿已经醒过来了,抬头一看,顿时被刘三儿的样子逗得笑出了声。

  此刻他正像只大虾一样弓着身子,四肢伸直在身前做着狗刨,屁股撅撅着,被瑞兽的角勾在半空,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痛苦,又略微有些别的意思……

  “刘三儿,你在上边干嘛呢?”我明知故问道。

  “大哥,亲哥,快救救我吧,受不了了,肛裂了……”刘三儿气喘吁吁地回答。

  我噗嗤一乐,知道再不把他救下来,恐怕就真的出事了,于是挣扎着站了起来,全力一跳蹿道刘三儿身边,然后啵地一声把他拔了下来。

  落地后我俩都支撑不住了,摔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一个小时后,我将他被邪魂迷住心窍的事大概地说了一遍,不过也没说的太深,恐怕他一时接受不了。

  “唉,都怪我太贪心,好端端的干嘛想来刨这石屋,结果弄得现在……唉!”刘三儿看着已经被沙土填满的大洞唉声叹气道。

  “你就别颓了,能活着回来是咱俩命大,趁着天还没亮,咱们赶紧出去吧,否则被警察发现咱俩可要进局子了。”我把刘三儿扶起来,然后朝石屋外走去。

  “对了,你用手捂着点儿……小心脱肛……”

  …………

  我俩来到石门外,将石门关好,我用手将门口的石柱轻轻托起,抬柱子的干尸也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将左手胳膊中的僵气慢慢点回他的膝盖,干尸就又变回了原貌,仍旧是背着石柱子站在那里,从外边根本就看不出有人进过石屋。

  一旁的刘三儿现在对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要不是他身子不方便,估计早就磕头拜师了,即便是这样还是央求我收下他,不过我给了他屁股一脚算是做了回答。

  我俩回到帐篷后,黄衫睡的正香,刘三儿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一歪身子躺在钢丝床上,我依旧是站在黄衫的床边。

  刘三儿看我站着有点儿不好意思,朝我招了招手,销魂地说道:“哥,来嘛,咱俩睡一张床!”

  我强压住掐死他的怒火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关节用僵气固定住,然后疲惫地睡了过去。

  我不得不佩服我的恢复能力,一身的伤第二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看来除去腐血对身体的伤害难以痊愈外,一般的外伤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问题。

  而刘三儿就没那么幸运了,一整晚都能听到他的呻*吟声,而且他昨天好像还吃错了东西,泻了两回,我看再这么下去他的精神就要崩溃了。

  “刘三儿,你昨天到底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才一晚上就给拉成这样了?”起床后,黄衫看着满脸煞白,屁股翘得老高,趴在床上哼哼的刘三儿问道。

  刘三儿实在是没有力气说话了,用手指指了我一下,意思好像是让我来解释,不过黄衫饶有意味地噢了一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然后深深地点了点头……

  吃过饭后,教授们开始研究方案,最后那些古建筑学家没能击败张教授,决定以保护干尸为主,用切割机将与干尸接触的那一部分石柱切掉,然后将门栓放下。

  当最后他们打开石屋之后,出了满地沙土没有任何发现,这让所有人都为之可惜,当然除了我,在这次科考行动中唯一的获利者就是我,得到了一大一小两根阴木,还收了一只螟虫,现在我可不怕诈尸了,像水穴少妇那样的,在我面前都不够看的,不知道对付起夏月或者仇天会怎么样,看他们的样子身份还挺高,尤其是仇天,好像是什么族里的头尸……

  最后一些专家发现了地面上的沙土有些奇怪,经过勘探石屋地面下是个大坑,结果工作人员向下足足挖了二十九米还是没有挖到底,最后只能放弃,其实他们再往下来几铁锨也就发现了那间密室,不过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可惜……

  科考圆满结束,最大的收获就是张教授带走的两具干尸,我们在警察的护送下回到了学校,先送刘三儿回宿舍休息,然后我和黄衫跟着张教授搬运干尸到冷库,结果却发现几名校领导正围在这里,好像在商量着什么,见到我们回来,校长赶忙喊道:“张教授,你可回来了,冷库出事了!”

  张教授错愕道:“冷库?出什么事了?”

  校长叹了口气:“今天新来了一具尸体,结果学生在往冷库放的时候,发现十八号柜子里有一具没有编号的女尸,一查名册发现咱们学校根本就没接收过这样的尸体,而且还穿着衣服就给冻上了,显然就不是咱们这儿的。”

  “啊?”张教授还没说话,我和一旁的黄衫却大声地叫了起来,听校长说的,这女尸是我冻上的夏月没跑了,是哪个不长眼的学生,那么多的柜子不用,非要用那最偏僻的十八号。

  “你们?”校长和张教授见我俩反应这么大,不解地看着我们。

  “哦……咳咳……这冷库一直都是我俩负责的,怎么可能会有别的尸体呢,我们进去看看!”我连忙拉了拉有些愣神的黄衫,然后跑进了冷库。

  一进冷库门,就看见角落里的一只冰柜被抽了出来,前边还有两个学生在那里指指点点,我跑过去一把将他们推开,然后往冰柜里看去,夏月!将我变成僵尸的僵尸,此刻正保持着在旅馆时的一脸坏笑,被死死地冻在那里,我用眼角撇了一下她右上角的一只冰柜,那里躺着的是仇天,不过还好我做的记号还在,柜子缝里插着的半根火柴还没掉下来,看来仇天还没有被发现。

  我身边的黄衫也直往那里看,我对她使了个眼色,黄衫立马醒悟过来,把两个学生请了出去,然后跑回我身边问:“这可怎么办,校长他们该不会是要报警吧。”

  “有可能,你在这看着,我去看看校长和张教授他们这么说。”我转身出了冷库,然后来到走廊,正好见到校长朝我招手,我赶紧跑了过去。

  “洛西,咱们走之前你查过冷库的尸体数吗?”张教授问。

  “走的前一天我和黄衫查过,那时十八号柜还是空的。”冷库一直是我和黄衫负责,现在黄衫已经是我这边儿的人了,也不怕她出卖我,所以矢口否认。

  “洛西你可要想清楚再说,人命关天啊。”校长在一旁敲边鼓道。

  “校长你放心,这里一直是我负责,出了问题我也跑不了,没有必要撒这个谎!”我态度坚决的说道。

  校长和张教授点点头,然后带着几名领导和那两个学生朝冷库走去,我心里打着鼓跟在了他们身后。

  一进冷库,校长就回身把冷库的门关好,张教授则走到十八号柜前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看着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是有事儿。

  “各位,我刚才已经打电话到市局我的一个同学那里问过了,咱们市近两个月来没有一起人口失踪案,看来这个女子绝对不是本地人士,而且眼看下一季招生就要开始了,如果咱们学校出现不明来历尸体的事情传扬出去,对咱们学校的名誉也不太好……”校长边说边看了一下众人的表情。

  只见所有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校长这才舒了口气继续说道:“以我看,这事儿咱们就不要上报了……”

  众领导们齐齐地点了点头,十分赞同校长的意思,校长见状,慧心地笑了。

  “洛西黄衫你们四个,这件事就此打住,不准对任何人提起,否则对咱们学校的前途将极为不利,知道吗?”校长义正言辞地对我们几个学生说。

  靠,我巴不得能把这事儿瞒住,没想到校长就替我给办了,我赶紧把黄衫拉过来,一同说道:“校长放心,什么尸体不尸体的,我们不知道……”

  校长点了点头:“哈哈哈,不错不错,我看今年的奖学金非你们莫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