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二十二章 福尔马林战术

第二十二章 福尔马林战术

  啊,抓到了什么地方,我的心里只想着这个问题,完全把被击伤的疼痛抛在了脑后,在半空中划过一个美丽的弧线,我重重地撞在了墙上,小影也倒在了我的怀里,然后晕了过去。

  “咦?”那少女显然对我的出现很是惊讶,但仔细地看了看我的样貌后,微微一笑说道:“我当是什么高手呢,原来只是个行尸,低级货!”

  “我是低级货?那么你是高级的?请问多少钱一晚呀?”我将小影放到一边,然后站了起来说道。

  对于这种嚣张跋扈的人,我从来都是毫不客气的顶回去,那少女顿时被我的话激怒了,不过她没有出手,只是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夏月说:“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夏月搞出来的行尸,她肯定是以一年之期要挟你去为她寻找尸玉,我说的对不对?”

  “哼!”我知道此时没有话来反驳,毕竟对于僵尸我知道的很少,连个入门者都算不上。

  那少女见了我的表情,知道她说对了,笑了笑:“我叫丁宁,虽然杀你易如反掌,可是本姑娘今天心情不错,只要你告诉我仇天的下落,我就把一年之期如何保命的办法告诉你,怎么样?”

  靠,叫丁宁的这个小妞正说中了我的心坎,能够不再冒风险去找尸玉就能得到保命的方法,何乐而不为?我被丁宁几句话说得心里砰砰直跳。

  丁宁见我正在犹豫,两腿一偏,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瞄了她一眼,转头又看看躺在解剖台上的夏月,此时的她正圣洁地向我昭示着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我的心灵瞬间就被她雪白的身躯彻底洗涤了一遍,也让我最后拿定了主意,绝对不能把夏月交到别人的手上。

  “麻的,你是哪跑出来的,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着,想对我的夏月图谋不轨啊?”我突然间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骂地丁宁一愣。

  在丁宁眼里,我的妥协好像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了,她甚至已经在盘算怎么处置夏月和仇天,没想到我却直接将她的美梦敲了个粉碎。

  “你……你这是找死!”丁宁咬着牙站了起来,双拳紧紧地握在一起,发出了咯咯地声音,光看力道就比我强上一倍。

  我虽然能够看得出来不是她的对手,可我还有底牌在手,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所以还是有一些底气的:“死不是找的,是作的!”

  刹那间我就决定要先发制人,双脚猛蹬一拳朝丁宁的脑袋砸了过去,出手就是全力,拳头在半空中与空气好像都摩擦出了火花,这一拳的力道足以将一块巨石打成粉末。

  对面的丁宁见我扑了过来,冷笑一声,然后深吸了口气,下一刻竟然在原地凭空不见……

  我一拳打在了她残留在原地的虚影里,巨大的冲击力带着我往前扑了出去,还好我腰板硬,磕蹬了几步将身形收住。

  “人呢?”我左右看了看,根本就不见丁宁的身影,难道她会隐身术不成。

  就在这时,我的心中突然没来由地一紧,顿时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冒了出来,心中暗道不好,赶紧一个前扑,滚出了三四米。

  就听我的身后轰地一声巨响,紧接着无数的碎屑将四周的实验器械打了个稀烂,我回头一看,只见丁宁正慢慢地收回她那纤细的小腿,略有意外地看着我。

  这一脚踹的可够猛的,若不是因为这里是一楼,恐怕地面就要被她踹塌了,这么大的动静估计一会儿就要把保安招来了,我一定要赶紧把夏月的尸体转移。

  “不错,能够躲开我这一脚,看来还有两把刷子。”

  丁宁轻蔑地笑了笑,然后挺直了身子,紧接着一股冰冷的阴风从她脚下刮起……她竟然一点点地……飘了起来……

  “我靠,怎么可能,你能飞?”我被对面的丁宁惊得张大了嘴巴,哈喇子直流。

  丁宁略带自豪地笑这说:“废话,你现在只不过是个最低等的行尸,怎么能和我飞僵相提并论,怎么样,看到你我的差距了吧,给你个机会自裁,否则本姑娘就来好好炮制你。”

  “拉倒吧你,能飞就牛*逼了?屎壳郎也会飞,还不是个推粪球的!”我对丁宁的言论十分不屑,凭什么我一看到她能飞就要自己了断,怎么说老子从小就受武侠电影的熏陶,小卒子干死大坏蛋的事多了去了。

  “不知死活。”丁宁听了我的话,气得差点从鼻子里喷出火来,腰身一拧突然从半空中消失。

  “不好。”我虽然睁大了眼睛,还是跟不上她飞行的速度,看来飞僵对于我来说还不是能够轻易对付的角色,不过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只能下点儿阴招了。

  我一把抓起一只塑料桶,将口上的盖子拧了下来,桶里装的是用来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然后朝着半空乱泼,顿时刺鼻的气味就传了出来。

  果然,丁宁没有冲过来,她这样美丽的女孩,就算是僵尸也一定会讨厌这种东西,我隐约能够看到她躲闪的影子。

  一桶福尔马林很快就泼完了,已经能听到丁宁的冷笑声在慢慢朝我靠近,我暗暗窃喜,把塑料桶朝着她声音发出的地方扔了出去,然后向后一靠,伸出左手朝着我的身体左上方猛地点出……

  下一刻,丁宁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了我点向的地方,举起的拳头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被我一指点在她的左胸,同时将左臂所有的僵气打了进去。

  “你……你……”丁宁的拳头无力地垂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却无比地震惊,一步一步地向后倒退。

  “哼,不给你点儿眼色看看,你都嚣张得翻了天了。”我无比自豪地收回手指,将手指收了回来吹了吹,现在我靠着墙,右边是个铁皮柜,正前方被我泼洒的福尔马林还没有彻底消散,刚才打算从头顶偷袭我的丁宁又被我用塑料桶逼退,她不从我左边冲过来才怪,不过我没有料到会点到她的胸*部……

  可惜的是我双臂中的僵气已经在石屋用去了大半,左臂中最后的那点儿也被用光,接下来只能凭借真拳真脚来对付丁宁了。

  丁宁瞪大眼睛看着我,一步步地朝后退去:“你……仇天的防腐术,你竟然会仇天的防腐术……哈哈哈哈!”

  丁宁大声地笑了起来,好像被我点得很爽。

  “小家伙你叫什么?”

  小家伙,还是头一次听到跟我年龄相仿的人这么叫我,听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再这么叫我,我揍死你信不信。”

  丁宁笑了笑:“好好好,你叫什么?”

  “洛西,怎么了?”见她不再动手,我也懒得跟她打,因为我打不过她。

  “洛西,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天尸族?”丁宁突然问道。

  她的态度竟然变化的这样快,刚才还要杀死我,现在就把我当宝贝似的拉拢,这里边肯定有问题,而且一定跟我点她那一下有关系。

  “我只不过是个最低等的行尸,在您老人家眼里根本就不够看的,怎么着,难道就因为我刚才碰了你一下,你就要缠我一辈子吗?”我用眼瞄着她的胸口说道。

  “你!别不知好歹,当今世界的四大僵尸家族,天尸、血尸、无道、魁宗,血尸族已经被我们打得只剩下了仇天和夏月两个,不对,准确的说还要算上你一个,你们血尸族中大部分人都已经归顺了我天尸族,你要是也过来的话,我不但会将保命的方法告诉你,再给你安排个好差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