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二十五章 爱新觉罗·龙虎山

第二十五章 爱新觉罗·龙虎山

  眼前这小子见我转身,连连朝我抛媚眼,然后朝我笑了笑。

  对于他的衣着,我实在是不敢苟同,心里直琢磨:“这小子是搞行为艺术的吧,接下来是不是该脱光了然后躺地上摆个造型了……”

  “你好啊,介绍一哈,我系过掉西!”这人操着闽南口音说道。

  “哦,你是个屌丝……”我诧异道,这年头真是怎么称呼自己的都有。

  “不系屌丝,是掉系!”他听了我的话,略微有些着急。

  我不置可否地看着他……

  “靠,非逼我说普通话,我是个道士!你好。”这人突然变成了北京口音,大声地说道。

  “道士就道士嘛,装什么大尾巴鹰,叫我干什么?”我见这小子挺招人烦的,没耐心地说。

  这人整了整衣帽,十分严肃地说:“我叫爱新觉罗·龙虎山,有件事要问你,你是不是去过阴府了?”

  “阴府?还下地狱呢,我没时间跟你这瞎扯淡,没正经事我去上课了。”什么爱新觉罗龙虎山,我看就是个痴傻呆捏。

  我刚要转身离开,只听身后那个叫龙虎山的东西小声说了一句:“荒山,石屋,密室!”

  顿时我浑身一震,惊讶地转会身来,瞪大眼睛看着我眼前这个年轻人,从他的话中明明可以听得出,他对先前自己和刘三儿去的那座石屋了如指掌,可是当时明明没有别人啊场啊。

  “你……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我警惕地握紧双拳,然后直直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有一丁点威胁到我的举动,立马出手。

  “别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这样吧,耽误你几分钟时间,我把其中的缘由跟你仔细地说说,怎么样?”龙虎山面带微笑,看上去丝毫没有要侵犯我的意思,当先朝远处的一处长椅走了过去,一片腿儿极为潇洒地坐在了上边,然后示意过去。

  我点点头,走过去坐在了离他不远的地方,不过拳头仍然没有放松。

  龙虎山看着我的样子,大笑了两声:“你太紧张了,这样吧,我先把我的情况给你说一下,这样你就不会对我有敌意了,那座石屋是我的先人留下的,而且祖训有言,后世子孙必须对其严加看守,绝对不能让外人闯进去。”

  “放你麻的屁!”我听了他的话,顿时发现了他话里的一个大漏洞:“那座石屋明明存在了至少两百年,当时应该是大清朝,你丫的既然姓爱新觉罗,不躲在皇宫里享清福,还有工夫去降妖除魔?”

  “哼哼,爱新觉罗不过是我为了吸引妹子随便加上去的,我本姓龙,名虎山,龙虎山!”龙虎山丝毫没有因为我骂了他而生气,悉心地为我解释,这一点我非常喜欢!

  “哦,你继续说!”我因为骂错人有些脸红,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作为后代子孙的我,只知道其中镇压着一个很邪的东西,其他的任何信息都不清楚,只是遵守祖训看守石屋,不过上个月我有事离开了,等回来后发现石屋已经被毁,唉,愧为龙家后人啊。”龙虎山长叹一声说道。

  “哦,那个地方好像是一伙盗墓贼最先发现的。”我解释道。

  “谁发现的已经不重要了,当时我办完事回来,发现石屋已经被挖了出来,顺着地坑找到了密室,结果里边除了一具古尸外什么都没了。”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按说我们走的时候有警察,有教授,好几十个人,为什么偏偏找上了我呢。

  “因为你拿走了阴木,我自然有办法,顺着阴木的气息找到你。”龙虎山说道。

  “哥们,以你的能耐,不去报考警犬大队算是屈才了,不错,阴木是我拿的。”

  龙虎山点点头:“我找你是想问清楚,密室里到底镇压着什么东西,你们进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了龙虎山的话,我已经确认他没有对我撒谎,因为密室里边的情景没人比我更熟悉,看来他真的就是修建石屋的人的后代,于是我把当天的情况向他复述了一遍,然后把那只装螟虫的小盒子连带三根阴木从兜里掏出来交给他,这些东西放在哪都不安全,所以我一直带在身上。

  龙虎山将盒子里的纸条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默然不语,我知道他此时也在作着抉择,所以没有打扰他。

  邪魂是龙虎山的祖宗亲手抓起来的,现在她既然已经跑掉,绝对会去救她的丈夫,也就是那只据说很厉害的绿指尸僵,对于龙虎山来说,去诛杀邪魔责无旁贷,可是看他的样子,既想去又有些犹豫。

  好半天后,他将盒子和阴木都收了起来,然后笑了笑:“看来我的清净日子结束了!”

  “你真的决定要去?那邪魂我交过手,十分邪门,而且这都过了好几天了,没准现在她早已经把绿指尸僵救走了。”我对于他这种有担当的正气十分敬佩,连忙劝阻道。

  “我祖宗在纸上写的明白,他老人家摆下的困阵必须要在每个月的阴历十五才能有机会进入,否则任凭邪魂多大能耐都不可能闯进去,算算日子,离下一个十五还有半个月,所以邪魂还没有得手。”龙虎山笑了笑说。

  “哦,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不再挽留,兄台走好!”我朝他抱了抱拳说道。

  “谁说我要走了?”龙虎山笑道。

  “你不走?想我请你吃顿饭?学校门口的板面不错!还送个蛋……”

  “拉倒吧你,现在说说你的问题吧,僵尸同学!”龙虎山笑眯眯地看着我。

  对了,我都差点忘了他是祖传捉邪的,我这个僵尸摆在他的面前他又怎么能放过:“你想怎么样?我可是个好学生,还拿过奖学金呢!”

  看到我紧张的样子,龙虎山哈哈大笑:“实话跟你说吧,我都来了两天了,基本上是与你同时到的学校,这两天你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总体表现还不错,对抗天尸族的丁宁,荒山上没有为了保守秘密杀掉刘影,足见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僵尸。”

  “我靠,你丫的偷窥我!”我从长椅上跳了起来,指着龙虎山的鼻子骂道。

  我说怎么这两天总感觉后背一阵阵的发凉呢,原来是犯了小人,遭了偷窥。

  “哈哈哈,看把你紧张的,有句话我要告诉你,天尸族可不是好惹的,是四大僵尸族最弱的一支,不过他们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能够一举将血尸族铲除,族中必定有大能之士,现在吸纳了血尸族许多人手,已经能够和无道族比肩了,除了最厉害的魁宗还能压制于他们,世间再也没有他们能够顾忌的势力,这次你得罪了他们的人,以后的麻烦会源源不断地找来。”

  龙虎山这些话可是说到了我的心坎上,自从丁宁逃走之后我就一直在犹豫,是不是先离开学校去躲一阵,可是一旦我走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机会接触到古尸,更谈何得到尸玉来救夏月和仇天,只怕一年之后我只能自生自灭了:“我也知道这些,可是目前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既不能将夏月和仇天交给他们,又不能离开学校。”

  “现在他们的目标应该已经不是仇天和夏月了,你将是他们以后攻击的对象。”龙虎山看着我说。

  “我?为什么?”

  “防腐术,你学会了仇天的防腐术,恐怕还不知道这东西对于僵尸的意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