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二十六章 混搭高富帅

第二十六章 混搭高富帅

  “什么意义,不就是能够给僵尸们治点儿胳膊腿不听使唤,腰肌劳损,牛皮癣白癜风什么的杂七烂八的病吗?”我虽然从丁宁的表情中看得出来这防腐术挺受他们重视的,可也不至于就宝贵到国宝一级吧。

  “没错,就是这些小病,对于僵尸来说都是致命的,如果没有你这样的防腐师去为他们拔除这些病因,他们的身体就会慢慢僵死、腐烂,最后不治身亡,而防腐师在僵尸族群当中则具有很高的地位,就像你要救的仇天,就是血尸族的头尸,血尸族能够稳压天尸族一头,多半是因为他的缘故,因为他的防腐术在所有僵尸族群当中是最高明的,你能学会还真是捡了宝了,如果你登高一呼,说你学会了仇天的防腐术,一定会有大批的僵尸跟随在你身边,听你调遣。”

  “不是吧,那我不是抢了仇天的铁饭碗了?”这还得了,虽然我没有那些称霸一方的想法,可是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也难怪丁宁当时见识了我的手段后,两只眼睛都放了光。

  “你现在也清楚了你的处境了?这样把,咱俩做个交易,我来保护你直到你找到尸玉救活夏月和仇天,得到保命的方法,不过你要在半个月后跟随我去天坑,阻止邪魂营救绿指尸僵!”龙虎山笑着说道。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开始乱跳,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那我的处境真的远比想象中的要危险,不仅是天尸族,就是无道和魁宗都会对我出手,真没想到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竟然会卷进这么大的一个漩涡里,看龙虎山的样子,好像他有把握保证我安全似的,真不知道他凭什么来抵抗三个僵尸大族的高手。

  “你真能保证我的安全?”我不信地问道。

  “那是当然!山人自有手段!”

  “你要真有手段,怎么不自己去对付邪魂,拉上我还有个屁用?”这时候没有必要给他留面子,如果他真能同时对付三大僵尸族,一个小小的绿指尸僵还不是手到擒来,何苦要带着我去。

  “你!”我犀利地提问顿时噎得他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倒上口气来:“我告诉你,对付邪物,我是祖传的手艺,威力无穷,如果要进阵的话面对的就是我祖宗的困阵,我的手段是应付不了的,只能依靠你来帮助我,明白吗?”

  “原来如此,我还有个条件,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话,我就答应帮你的忙!”既然是石屋建造者的后人,实力应该毋庸置疑,所以没有怀疑他能不能保护我,而且从他能穿着那身屌炸天的衣服在大街上乱窜,没被人打死就能看得出来。

  “什么条件?”

  “如果我随你去天坑,到时候里边古尸身上的尸玉都要归我。”我笑着说道。

  龙虎山十分爽快地点了点头,看来那东西对他也没什么用。

  “好吧,以后你就跟着我吧,现在咱们去上课。”我随手把手里的书本交给他,当先朝阶梯教室走了过去。

  龙虎山则把书本放进自己手上挎的布袋里,跟个买菜的老大妈似的跟在我的身后……

  由于他的耽误,现在已经开课了,还好今天上的是公开课,好几个班的同学一起,要是张教授的课不把我骂死才怪。

  推开阶梯教室的门,里边一百多人已经坐好,正全神贯注地听老师讲课,一见我和龙虎山进来,哄地一声就炸了锅了。

  “我靠,那小子谁呀,穿得真潮!”

  “太他麻个性了,西服道袍混搭,回头我也弄一身去!”

  “好帅啊……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了没!”

  真是好评如潮,听得我头皮直发麻,真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是什么眼光,难怪搞行为艺术的人走到哪都那么受欢迎。

  老师见课程被打断,示意我们两个赶紧坐好,我点点头刚要迈步朝里走,突然感觉一道带着寒光的目光朝我看了过来,我抬头看了过去……麻的……丁宁正被十来个男生簇拥着,端坐在阶梯教室的正中间,此时的她挑衅地朝我看了过来。

  我暗中朝她比划了一下中指,然后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龙虎山屁颠地跟我坐在了一起。

  “静一静,继续上课。”讲台上的老师从讲桌上拿起一只小瓷碟子,继续为大家讲解。

  我看了看远处的丁宁,此时的她正在和一个男同学聊地正欢:“龙虎山,看到丁宁了吗?她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的。”

  “看到了,估计今天你危险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她们就要对你动手了。”

  “那为什么不选在外边,现在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她们也不好下手啊?”我奇怪地问道。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刚才一定是我的出现,让他们打消了偷袭你的计划。”

  “你的脸可真够大的,既然刚才都没出手,现在留在这里干什么?”

  “她们肯定听到了我和你的谈话,知道我以后要保护你,所以他们现在选择什么时候出手已经没关系了,估计马上就要动手。”

  我点点头,不得不佩服龙虎山的脑筋,更不得不佩服他的脸皮之厚。

  这时,只听讲台上的老师举着小瓷碟子说道:“这就是清朝典型的民窑瓷器……”

  话音还没落,只听龙虎山大喊一声:“呀……呔!”然后猛地跳起,单脚一踹课桌,蹿到了半空,然后伸手从挎袋中抽出一只小巧的桃木剑朝前方扔了出去。

  只见桃木剑嗖地一声,直冲着老师手中的小瓷碟子戳了过去,铛啷……啪……

  小瓷碟子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老师傻眼了,全班同学也都傻眼了。

  “我的晚清民窑……这可是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淘换来的呀!”老师眼泪都快出来了,用手一指落在自己面前的龙虎山:“你想干什么?你是哪个班的?”

  龙虎山整了整道士帽说道:“这碟子不错,多少钱淘的?”

  “二百五……”

  “恩,民窑的东西也就是这个价,赔你五百!”说着龙虎山不知道从哪抽出来五百块钱,塞在老师手上,然后跑回了我旁边坐下。

  老师看了看手里的钱,然后塞进了兜里,又从讲台上拿起一只小瓷杯,继续讲解。

  “帅啊!”同学们顿时对龙虎山眼冒金星。

  …………

  “刚才你看见了吗?”龙虎山悄声问我。

  “恩,的确是有人要偷袭我,肯定是天尸族的人。”满堂学生看不见,我可看得清清楚楚,一道身影从我的正前方冲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个飞僵,速度出奇地快,若不是被龙虎山挡了一下,恐怕我现在就要遭了他们的暗算了,这帮家伙,竟然如此地肆无忌惮,不过通过这一次短暂的交手,我也对龙虎山的身手放了心。

  我们两个看了看还在那里热聊的丁宁,好像刚才的事跟本就和她没有关系,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我们一眼,如果让她去演戏,绝对能拿个什么金马金鸡金狗奖什么的。

  刚才偷袭我的飞僵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还在这间屋子里,正等待着下一个攻击我的机会。

  “哪里走!”龙虎山又一次高高跃起:“掌心雷!”这小子大喊一声,手掌里不知道扔出了个什么东西,圆不隆冬的,好像是个小铁丸,跟兵乓球一般大小,看样子威力不小……

  铛啷啷!夸嚓,讲台上的老师用手托着瓷杯的底儿,傻愣地站在那:“我的晚清民窑瓷杯……你……”